第44章 为谁披红装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175字
  • 2015-03-27 23:49:05

从宫里刚出来,楚云皓心情大好,看到不远处一位宫人赶着一批新进贡的御马向他们这边走来。楚云皓突发奇想,“碧桃,我们也好久没骑马了吧?”

“啊,你干嘛突然说这个?”碧桃有些不解,她还未问完,只见楚云皓飞速地越上了一匹马,在众人还未反映的情况下,就向前飞驰而去。

“曦王殿下,那是柴相爷的马,您这样我没法交代啊。”

“去告诉你主子,过些日子这匹马原物奉还。”声音渐远,那宫人想追已是来不及了。

宫人正愁如何给柴相交代,他心里自我安慰道,幸亏还剩下一匹好马,自己还好交代,这么想着,手抓紧了马缰绳,突然手一麻,眼前出现一名女子,白衣飘飘,姿容美丽。

不过在他发愣的片刻,碧桃早已经将那匹马骑走,原来仙女也是小偷啊,那宫人悲伤的想,完了,他这个月的工钱啊,搞不好自己的小命都难保啊。

“你们太不够意思了,又撇下我,璎珞也要去。”说完她也准备爬到马背上。这宫人这下聪明多了,他忙拉住眼前这小祖宗,今日自己真是不宜外出,怎么一下惹了这些大神。

楚云皓和碧桃一路狂奔,转眼快速跑出都城的林立楼阁,开始在苍翠的山林里跑起来,两个人奋力的竞速着,一会儿碧桃在前,一会儿楚云皓在前,不知不觉二人停在了一片瀑布前。这里也不知是哪,只是他们此刻脑海里已无别的想法,因为眼前那瀑布美的让人沉醉,让人着迷。

“碧桃”楚云皓开口道,那表情欲言又止。

“怎么了?”

快说啊,请她成为自己的王妃,他们二人从此携手共进退。

“我…”正当楚云皓在酝酿勇气准备开口的时候,远方似乎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楚云皓和碧桃都有武功,再加上这里极其安静,所以远处的刀剑碰撞声在两人听来异常清晰。

“楚云皓,我们去看看。”碧桃想声音传来的方赶去。

他们刚到那里,他们均吃了一惊,虎臣此刻正浑身带血的倒在血泊中,他身边有一黑袍男子,他戴着面具,气质清冷。正冷漠的挥刀砍向他,眼见刀锋就要触到虎臣身上。

楚云皓和碧桃见此情况,忙出招阻止,那刀锋应声而断,那黑袍男子看了楚云皓和碧桃一眼,微微一笑,转眼就消失了踪影。

“虎臣,你怎么样。”见那人一走,碧桃和楚云皓忙跑到虎臣身边,楚云皓慢慢地扶起虎臣,看清他的伤势,楚云皓有些担心地看着碧桃,虎臣的伤势太重了,此刻已经奄奄一息,若不及时救治的话,恐怕性命难保。

碧桃一替虎臣把脉,心凉了半截,他的武功已经全部被废,就连他的妖气也在消散,止住慌乱的情绪,“楚云皓,我们快走,虎臣要更快的医治。”楚云皓点点头,背起虎臣两个人就往回赶。

一路上碧桃为争取时间,都用仙法控制着她和楚云皓在天空上飞行,快到都城们那里,碧桃的法力再也支撑不住,于是二人落了地,一路快马加鞭地赶了回去。

一回府,楚云皓叫来了杜仲先生联合碧桃一起为虎臣治伤,大概过了三盏茶的功夫,杜仲先生一个人面容憔悴地出了房间,所有人一见他出来纷纷围住他询问虎臣的情况。

“唉,我和仙子尽力了,勉强保住他的性命和人形,只是他的武功若是没有灵珊,恐怕这辈子就是一个虚弱的半人了。”

“那就赶快去找那个什么灵珊的。”璎珞忙喊,催促杜仲先生道。

“这灵珊千年开花,千年结果,珍贵异常,据我所知现世的灵珊寥寥无几,而且若是没在一个月之内服用,就算找到它对虎臣也无用啊。可我们又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呢?”

“一定有办法的,我这就发动所有人,包括折笛山庄里的人都去寻找,我就不信他们找不到。”楚云皓坚定的说,“对了,碧桃呢?怎么没见她出来?”

“仙子,用自己的灵力护住了虎臣的命脉,此刻疲累地睡了过去,我不忍心叫她,于是我先出来了。”

“这样啊。”楚云皓望了门扉紧闭的房间一眼,他心中有些酸涩,这种滋味他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来,悄悄抓紧想要敲门的手掌,楚云皓飞快地转身,离开了这里。

碧桃累极了,她沉沉的睡着,眼前不断出现一些人,有虎臣,有白冷,有炽烈大哥还有楚云皓,他们都向自己伸出手,要求自己跟他一起走,碧桃将手向前伸去,正当要看到她握住手的那人时,碧桃醒了。

她一阵迷糊,半晌,她猛地起身,摸摸躺在床上的虎臣,还好虎臣的身体还是温热的,看来治疗起效了。对了,自己还得跟楚云皓商量灵珊的事情,想到这里碧桃忙起身,离开了这间房间。

“行,我知道了,我已经将找轻声灵珊的命令下发给了折笛山庄的人。”杜仲先生给楚云皓说。

“是吗,谢谢了,希望虎臣能平安的度过这关。”楚云皓背过手看着天上的月光,今夜的月色仿佛显得格外阴冷,楚云皓打了个寒颤,暗想碧桃,醒过来了吗?

“庄主,这次的相亲大会,您怎么决定的?”

“杜仲先生说这话的意思,是否有了高见了。”楚云皓转过身来看着杜仲先生。

“这次的婚姻您必须得缔结,而且最好娶柴家千金柴雪芝。”

“哦,愿闻其详。”楚云皓好奇道。

“庄主要架空柴相的权利,只有成为柴家的一份子,这样才能了解敌人软肋。再说了,柴雪芝小姐倾心于你,传言她不是柴相爷亲生的女儿,因此,我们有很大的机会将她争取过来为我们效力。”

“先生说得话全有理,这似乎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了。”楚云皓赞同的说着。

楚云皓的房门外,碧桃静静地站在那里听到了门里的所有对话,她站在那里片刻,苦笑一下,是啊,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如此依赖着楚云皓,她似乎忘记了他们二人终有一天要分开,这条路终有一天会走到尽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