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岷县之春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384字
  • 2015-03-24 00:19:31

碧桃用力握紧了手中的瓶子,坐在楚云皓身边看了良久,没人知道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做了什么决定,她深吸一口气,将那快要被自己捏碎的瓶子打开喂给楚云皓,之后,她能做的,他们所有人能做的,此刻已经完结,现在就等时间给她们想要的答案。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流逝,从还是阳光当空闪耀的午后至夜幕西沉的傍晚,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大家也越发的焦急,莫非这药有问题?这样想着,碧桃突然有些害怕,害怕眼前这个万分相信自己的人永远也醒不过来。

正当大家焦躁不安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传来,楚云皓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见他醒来,大家赶忙都冲到他床前,确认他是否无恙。

经过片刻的迷离,楚云皓终于清醒,看着紧张地众人,他笑笑说:“干什么这样子啊,我又没有死去,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行啊,碧桃没想到你还是很厉害的嘛,看来相信你真是值得的。”

碧桃暗暗松了一口气,平复好现在还砰砰直跳地内心,“那是,我是谁,不过也要赖你的狗屎运强,要不,我喂你另一瓶其他的东西,可能你真就永远睡下去了。”

楚云皓的恢复,振奋了每个人的心,紧接着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碧桃开始大量的制造解药。托他们的福,没过两天,原本还是毫无生气等死的村民们,全部都清醒过来,活蹦乱跳的。

楚云皓他们一下子在岷县被奉为神的存在,常是拒绝不了村民的热情,这几天从这家被请到那家,柴木南和璎珞在回去的路上已经撑得走不动了,谁让楚云皓和碧桃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秦邪又压根不来这种场合,这可苦了他们俩,村民们又喂食物又灌酒,俗话说盛情难却,他俩就照单全收,于是如今只能互相搀扶着回去了。

碧桃戳戳璎珞圆鼓鼓的肚皮,“你揣个西瓜干啥啊,你看看地上有这么多。”

璎珞气得白了碧桃一眼,“我没空跟你说话,等我好了,在,嗝…”话还没说完她就打了个大嗝,瞬间脸就烧起来,悄悄看了一眼同样摸着肚皮傻笑的柴木南。

“黑小子,麻烦你带我们的大厨师回去吧,你们俩走的太慢了,看来等你们回去,天都亮了。”说完她冲璎珞眨眨眼,拉着楚云皓朝前跑去。

“哎,你慢点…”楚云皓本想叫碧桃慢些,但当眼神看到他们俩交握的双手,他就将这句还未出口的话咽下,任由碧桃拉着自己向前跑去。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小跑回到他们所住的房间,不知是他们有意还是无意,两人在一起紧握的双手这一路上再没有放开。

隔日,原本安静的岷县一下热闹了起来,这几日楚云皓他们一直在研究如何彻底地救这些人的命。要知道岷县的人们连温饱都只能在那个粮食丰收时节解决,何谈过得富庶了。在江栾的协助下,楚云皓他们发挥所长,准备教这些人一些谋生的技能。找了一处空旷地接受村民们报名。楚云皓是折笛山庄的庄主,山庄之所以有如今的规模,他的经营能力可谓是功不可没的。

他挑了一些有生意天赋的人教给他们自己做生意之道,为让村民们能很好的理解他所教授的内容,他都用浅显易懂的话语说。原本还是万分紧张的人们,一见那位佳公子也懂农事,也会唠家常,瞬间对楚云皓好感暴增,学习热情也空前高涨。

碧桃传授给他们医学基本的常识,这里缺少大夫,人们一有大病大灾总会去祈求巫祝,碧桃看着他们虔诚地跪求上天施恩,心中总是感慨万千,若是天上的神仙真是无所不能的话,那她又何至于陷到这样的泥潭里挣扎痛苦呢。

可是,同情感叹都放到一边,她还是经常捉弄这个嘲笑那个,若是你见人不停地抓着痒,或是脸变得通红,不要怀疑这就是村民们口中的仙女干的好事。

璎珞根据当地的特产,研究出了好多道菜,她将这些菜肴教给了这里的妇女们,那些女人本来是不相信这么一个小丫头,会做出什么样子的饭食,这样的念头在见到璎珞拿刀切菜之后,她们就再无轻视之意,纷纷做出一副认真的样子,向璎珞学了起来。本是驰骋沙场的大将军出身的柴木南,此刻也用它珍贵削铁如泥的宝剑砍起了木头,若是剑中真有剑灵的话,柴木南真要怀疑他会不会被气的跑出来。

江栾督促着村民们按楚云皓的设计建造房屋,秦邪也一改往日的事不关己,和其他人一起扛材料,用双手建造房屋,此刻,这房屋已经初具雏形,引来了许多人的称赞。

搬完最后一根木头,秦邪停下来休息,顺手抄起旁边放上的一块湿布,刚想往头上擦,那布就在半路上被一双白净的手截住,然后他手里被塞上一块干净散发着香气的方巾。

“你,谢谢。”秦邪看着云丽,终于说了感谢。云丽有些吃惊,这些日子自己一直这么照顾秦邪,未见他说过半句,可如今,她欣慰的笑着,那笑容猛然间在秦邪心里摔出万道金光。他默默地将脸转到一边,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只有他知道他此刻有多么异样。

“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应该注意。”楚云皓正在绘声绘色的讲着。

“楚云皓,吃饭了。”只见碧桃站在屋门口拿着一个巨大的食盒冲他这里叫喊,此刻,学生们哪还管老师是否同意,早已经一拥而上,抢饭去了。

楚云皓无奈地摇摇头,他拍拍自己身上一尘不染的青衫,做在一张椅子上捧起了一盏清茶,眼睛望着窗外秀丽安逸的景色。

一丝饭香飘过,碧桃献宝似地捧着饭碗递到楚云皓面前,表情有些奇怪。看着眼前焦黑的不明物体,楚云皓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适。

碧桃似是看出他的为难,“不行,你必须得吃,我可是第一次做饭。”

“额,我记得璎珞会给我做饭啊。”楚云皓不解。

“那个,太香了,我吃了你那份,所以为补偿我又亲手做了,怎么,不满意。”

“我害怕吃了,我就得魂断于此了。”楚云皓揶揄道。

“不吃算了,早知道就用树枝变了,让你吃这些。”碧桃撇撇嘴。

“好了,这样我吃一口你吃一口,要不这交易不成立。”

“什么”

“好吧。”碧桃一脸无辜,拿起了筷子夹了口菜放到嘴里,那表情就像吃了狗屎,楚云皓笑着接着也吃了一口,虽他的表情控制住了,但渐紧的拳头体现了他的痛苦。

今日,风景依然,阳光灿烂,适合与你同食“糟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