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冷月葬梨花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379字
  • 2015-03-14 21:41:06

月黑星稀,听见响动客栈里的人都聚到了饭厅处,说是所有人其实也就是璎珞,柴木南还有秦邪,那个老妇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看来她与这群黑衣人的关系就不言而喻了。

客栈角落里还蜷缩着一个身着素衣的少女,她躲在角落里,双手捂着耳朵,好像如此做就能远离一切纷扰和危险。

客栈原本脆弱的大门被那群来历不明的人踢开,当那门一挨地立马就被摔得四分五裂,破碎的木头滚得到处都是。他们一见站在客栈里的璎珞等人,都挥刀就冲着他们砍来。

“小丫头,躲到我后面。”柴木南拔出佩剑,应付着敌人的攻击,另一只手将璎珞环在怀里,保证她不受伤害,璎珞被他牢牢地护在怀里,她的心脏不由得砰砰直跳,这种被人重视的感觉是她从来也没有感觉到的。这种生死一线的危险,这些年她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楚云皓和秦邪也会保护她,但更多的是像同伴一样并肩作战而不是全身心的守护。

这时一个人又扑了上来,这次是冲着柴木南怀里的璎珞刺来,柴木南没有料到这些人的反应这么快,瞬间转移了目标,他反手一挡,那锋利的剑锋就划过他的手臂,柴木南闷哼一声,将剑刺入那人胸膛,那人的鲜血喷涌而出,之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璎珞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杀人场面,吓得窝在柴木南怀里不敢抬头。这边的秦邪不像柴木南有人要顾,他迅速解决了好几个敌人,突然听见一声尖叫,就见那角落里那白衣女子被人拖了出来,那人似是看在他们这里讨不得半分便宜,于是决定杀了那女子泄愤。

那女孩并没有哀求其他人救她,秦邪后来有时想若是当时那女孩给自己求救,自己究竟会不会救她,不过世事大抵就是如此有意思,当你回想往事的因果,你会恍然大悟,若是那时选择另一条路,那么一切就不会是如今日这样。

她面对向她举起的剑锋,没有挣扎地闭上了眼睛,就是那种绝望的神情让秦邪心里有了触动,一向不爱管闲事的他,竟然就在那剑要刺入她心口的那一刻救下了那个女人。

也许一直是在绝望里挣扎不幸的人吧,云丽反而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所以当死亡临近自己的时候,她竟有些开心。等了很久,并没有想象般疼痛传来,云丽睁开了双眼,幸运第一次眷顾了她,这天,在濒死的瞬间,她仿佛看见了威风凛凛的救世主。她的眼皮越来越沉,不争气的病在这种时刻朝她袭来,难道就不能让他和心目中的神明在多呆一会儿吗?就在她快要倒地的时候,秦邪稳稳地扶住了云丽的身体,自己为何这么做,他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这种神情让他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所有的敌人都被干掉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可是危险还未结束,也许在人卸下了心房时,才是最大的敌人攻击的时刻。

几个黑影倒映在月光之下,显得越发诡异,璎珞几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那人手里冒出的黑烟弄晕过去。

楚云皓和碧桃引着那群人跑到一处开阔的地方,两人并肩携手,默契十足,那些人就被他们打倒了。

“哈哈,起来啊,我们再打。”碧桃开心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笑道。楚云皓无奈地看着这位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正想嘲讽碧桃一下,猛然间觉察到什么警惕地看着周围,连碧桃也一脸严肃地警戒着。此时这里安静地有些异常,而这种安静往往意味着更大危险的到来。

果然,两股像是两只巨大的手臂朝他们二人袭来,他们不敢轻敌,用尽全力应付着这两只如鬼魅一般的东西。

这手臂怪异至极,无论你怎么砍它都不会断掉或是有一丝撼动,可是却能实在地伤到他们,若是不找出控制这些东西的人,恐怕他和碧桃就算躲过了这手掌的攻击,也会活活累死。

楚云皓正在想着,就被那手掌带倒,朝地面摔了过去。“楚云皓。”碧桃大声喊他,“我没事。”楚云皓扶着树慢慢站了起来,他的伤还是不轻的。

楚云皓暂时的退出,让那两只手同时朝他攻来,碧桃试图用仙法固定住那两只手,好给他们二人时间逃跑,可是就连本来能和那鬼魅黑影抗衡的仙术也没用了,它们冲破了碧桃设下的屏障,两只手臂将碧桃狠狠的掐住,让她不能动弹。

“碧桃。”楚云皓跑了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刺着那黑影,可均是收效甚微。

他刚爬上来想救碧桃,新生长出来的黑色手指就将他甩了出去,倒地后他又挣扎着爬上来,再被打飞出去,楚云皓心里有些焦急,渐渐急躁起来原来他如今还是如此渺小,保护不了对自己重要的人。

碧桃被勒的喘不过来气,“楚云皓,快走。”碧桃清楚的意识到这次自己也许逃脱不出,她希望楚云皓快走,离开这里不要管她,至少他们二人要活下去一个。

那两只手臂慢慢的抬了起来,紧接着一甩碧桃就如飘落的樱花一样掉了下来。

就在她要接触地面的那一刻,一个白影闪过接住了她,两人同时跌落溅起了一大片尘埃。

“楚云皓。”碧桃赶忙爬起来看看楚云皓的伤势,“你干嘛,怎么这么傻。”楚云皓此时已没力气说话,他无力的朝碧桃笑笑,安抚着他的情绪。

此时黑色的风暴越刮越大,有些还未到多少年份的树木被连根拔起,碧桃紧紧地抱着楚云皓,害怕他被卷入这风暴之中。

风渐渐平息了,在风暴的中心的一个男子显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能使出这么可怕术法的人原本应是凶神恶煞,可是这人确实面若雕刻般,白发胜雪。就如片片梨花纷飞而下。月光清冷的洒在他身上,月光的清冷气氛与他周身气质不谋而合,似乎这个男人就是为月而生的。

碧桃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二哥。”她不自觉地叫出声来,眼前的人分明是那个自己许久未见的白冷二哥,可是他周身弥漫的黑色雾气又让碧桃觉得他十分陌生。

白冷听见碧桃的呼唤,瞬间出现在碧桃面前,他大力的抓住碧桃:“你认识我,你说我是谁。”他看碧桃的眼神似乎想把她烧出洞来。

“你不认识我了?”碧桃反问他,“你忘了,梅香姐姐还有炽烈大哥。”

“梅香,炽烈。”白冷一听这两个名字,许多回忆一下涌入了他的脑海,白冷难受的抱住了头,扔下碧桃就飞走了。

碧桃突然觉得有些讽刺,好像自己拼命的逃避着的所有,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自己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