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宴会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352字
  • 2015-03-06 23:20:57

云帝当先起身,举起酒杯,其他人见状纷纷起来,举起身前的酒盏。云帝瞟了眼自己的左下方,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微微皱起眉头,小声问坐在自己身旁的荷妃:“楚易怎么还没到?”

荷妃一听,面露尴尬,“他抱恙在身,实在无法参加这次宴会。”

云帝听完,不悦的转过头,看到楚云皓和樱后之后,这些不快一扫而光,笑眯眯的说:“得天庇佑,保佑朕在有生之年找到失踪多年的皇子楚云皓,诸位,这位江湖上久负盛名的折笛公子就是朕的皇儿。”

楚云皓听到这话,走上前来,冲大家微扬酒杯,“楚云皓见过诸位。”

“恭喜陛下,恭喜曦王。”朝臣们向二人祝贺,云帝和楚云皓微微一笑,饮尽杯中的酒水,紧跟着众人也纷纷饮尽杯中酒,重新坐在了座位上。

“皓儿,这两位漂亮的姑娘是谁啊,你何不给我们大家介绍。”樱后关心的问道。

“母后,这是医仙碧桃也是桃花坞的出色的歌者。还有璎珞,是从小和孩儿在一起的璎珞,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是吗?好啊,谢谢你们,替我照顾皓儿。”樱后温暖的笑着,衷心的向下面的两个女孩子道谢,还好楚云皓没有违背她的愿望,阳光坦荡的生长着。

“不用客气,皇后陛下,对于我们来说楚云皓就是楚云皓,麻烦还是轻松他都是我们的朋友。”碧桃给了看着她笑得灿烂的楚云皓一记白眼。

“对啊,我很喜欢庄主哥哥的,都是他照顾我。”璎珞不好意思地说道。

樱后和云帝听完开心地点点头,皓儿有了这么多可靠的朋友让他们大感欣慰,想他们少年闯荡江湖,结交了不少好友,如今,却早已物是人非,但愿他们的儿子,随着光阴逝去身边还留存温暖。

楚云皓刚回敬了一杯一个来攀关系的朝臣的酒,正要坐下,看见柴相几人自己走来,他打了打精神,柴相老奸巨猾,自己可不能随意对待,教他们小看了去。眼看这些人越走越近,楚云皓有些紧张,他不知道一会儿应对柴相自己的言辞是否无懈可击,回头看见碧桃和璎珞吃的正香,好像还在充满闲情逸致地争抢着仅剩一只的鸡腿,楚云皓灵机一动,坏坏一笑,抓住了碧桃拿鸡腿的油手,将鸡腿塞给璎珞,不顾碧桃抗议,把她拉出座位,陪自己站在那里。

“楚云皓,你干嘛,放我回去吃饭,皇宫的厨师果然不一样,做出来的东西没话说。”碧桃舔舔嘴唇,回味无穷。

“你在这里陪我一会儿,等应酬了他们,我就带你去吃个够。”

“真的”碧桃忽然安静下来,理理衣襟,淑女地站在楚云皓身边,那样子像极了名门闺秀。

柴相满脸微笑的走进楚云皓他们,身后跟着他的四个儿女,“没想到皇子吉人天相,如今恢复身份真真是可喜可贺。”

“是啊,要不是一些处心积虑之徒,我的人生会更加平顺的,可能不会只是才恢复身份了。”楚云皓回答道。

柴相一听这话,笑容僵在唇边,不过他很快恢复了笑容,“这是我的四个孩子,你应该都见过了,柴方域,柴木南,柴雨迟和柴雪芝。”他指指站在他身后的的四个人,他们都冲楚云皓行了一礼,楚云皓摆摆手,“不用那么客气,咱们都差不多年纪以后就兄妹相称吧。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楚兄,我们干嘛要遵守这些繁琐的礼节呢?”他一手搭在楚云皓的肩膀上亲昵地说,眼睛还瞟了一眼大吃特吃的璎珞。

“二弟,别太无礼。”柴方域看见柴相的表情,抢先父亲一步,斥责柴木南的行为。

柴相冲柴方域点点头,这个儿子总是让自己如此满意,他和其他儿女不同,让自己摸不清楚,心里总是莫名其妙会对柴方域起戒心,这也是自己这么久限制柴方域权利的原因。

“见过曦王殿下。”柴雪芝早已按耐不住,不顾女儿家的矜持走上前来给楚云皓问安。

“柴小姐,多礼了。”楚云皓温柔的看着柴雪芝,男俊女靓,尤其是那女子眼含情意,真真是一对璧人。

碧桃看到这样的场面突然有些不舒服,在背后掐了楚云皓一下,疼得楚云皓差点失态,他瞪了碧桃一眼,再无刚才看柴雪芝的能融化坚冰的眼光。

碧涛在心里暗骂楚云皓双面人,两人就在背后掐来掐去,碧桃看到楚云皓不肯让步的小气模样真想就这样大声叫喊,让所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撕下他翩翩君子的面具。

“曦王殿下好福气啊,可以让闻名的医仙碧桃成为伙伴。”柴方域突然抛出这么一句,他的眼神**裸的盯着碧桃。

楚云皓挡住了柴方域的视线,心想这柴相真跟自己不合拍,他不但在朝堂上打压自己,如今他的儿子还打自己身边人的主意,想到这里看柴相的眼神有些反感。

“哪里,哪里,我们只是性情相投而已,她很缠人的。哎呀。“楚云皓被碧桃掐地叫了起来,而那罪魁祸首朝柴方域他们微施一礼,跑出了大殿。

楚云皓也借故告别柴相他们,跟着碧桃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他吩咐秦邪先回去,他看得出来秦邪有些呆不住了,他一向讨厌这个场合,果然,秦邪听完楚云皓的吩咐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璎珞还趴在案上苦思糖莲藕的做法,可是她都吃了三盘了,还在有些调料上纠结,究竟糖莲藕的红色色泽是用什么染上去的。

这时,一盘糖莲藕被放到自己面前,抬头一看,见是那个奇怪的黑炭头柴木南,他冲过着自己呲牙一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吃吧,我看你爱吃。”说完坐在了璎珞旁边。

他还没坐下,“这是你坐的地方吗?”听见璎珞有些生气,他的屁股好像被蛰了下似的,猛然弹起来,满脸通红的看着璎珞,此刻他不知所措到了极点。

璎珞转念一想,问道:“你是不是在皇宫长大。”柴木南乖乖的点点头,“那你认识厨师吗?”柴木南摇摇头一见璎珞失望的神情随即有点点头。“到底认不认识。”

“认识,只不过李师傅脾气不好,小时候偷他做的鸡捱了他不少打。”

璎珞一听这话,激动地跑过去拉着柴木南的衣袖,“快带我去找他啊,我要去向他请教。”

柴木南机械地点点头,跟着璎珞离开宴会到后厨找李师傅去了,璎珞出门的时候猛然一拍头,拉住门口的侍从:“你见到曦王就说我回家了,知道吗?一定要带到。”说完才放心的一蹦一跳的出去,身后跟着身材魁梧的柴木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