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莲香入心事事易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146字
  • 2015-03-05 23:01:18

楚云皓漫步在晨曦阁中,这个本应该对自己来说很陌生的楼宇,不知为什么却有如此熟悉,每一件摆设,每一处布置,与儿时记忆相差无几。云帝自放弃朝堂权利后,一心督监晨曦阁的修建,他一直不愿放弃楚云皓还活在世间的希望,期待着有一日儿子能够住进自己亲手为他准备的新家,在这里幸福安稳。

这几日,楚云皓频繁进宫拜见云帝与樱后,他们还是当初的摸样,只是眼角的皱纹与发间依稀可见的白发彰显着岁月的无情,只要除掉柴相一伙儿的威胁,父王母后便能无忧安度晚年了吧,楚云皓这样想着,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柴相的权利夺回还天下安宁。

四目向周围望去,璎珞在前面的果园摘着瓜果,秦邪已经得到自己的允许去兵器房参观,他一向爱兵器成痴,这么多年,每跟自己去到一处,就定要去参观那里的兵器库,导致璎珞总嘲笑他拉些破铜烂铁回来。可他看向周围,碧桃和虎臣却没了踪影,他下意识的去寻找她们。

走到府里的一片假山附近,这里周围的湖面上种植者成片的莲花,许是它们盛开的正艳,那荷香沁人心脾,引得楚云皓不禁走到此处想更多的细闻荷香,谁知他突然看到前方的走廊上虎臣抱着碧桃的情景,仔细听着两个人似乎还说些什么,风将他们的对话带了过来,传入楚云皓的耳朵里。

楚云皓没有躲藏,他有些希望两人能发现自己,心里隐隐地想去阻止他们的亲密,可是本来轻易就能发现自己的二人,不知是太过专注还是装作没有看见自己,竟是一无所觉。直到虎臣走后,碧桃呆呆地坐在荷花池边的廊柱上,平静的看着远方。

碧桃突然有些累了,无力的坐了下来,任由夹杂着莲香的风吹拂着自己,楚云皓不发一言地坐在了她的旁边,静静的陪着她,听到二人的对话,他知道此刻所有的安慰都无济于事。

楚云皓感觉肩膀一沉,嗅到碧桃身上淡淡的香气,她疲惫地靠着自己的肩膀,“楚云皓,你说为什么我们回不到以前了,我觉得好累,我努力假装一切没有变化,可是,我今天突然发现我们都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了。”

“累了,就睡一觉。”楚云皓笨拙地轻抚着碧桃的后背,像母后以前哄睡自己一样,这个方法的确奏效了,碧桃沉沉的睡去,她的睡容自己第一次见,安祥又宁静,卸去了以往所有的锋芒,此刻就像一个乖巧的孩子。看着看着,楚云皓也靠着碧桃也进入了梦乡。

“快点,你们俩咋了,走路姿势咋那么奇怪呢,还有脖子怎么都扭了。”璎珞冲跟在自己身后的楚云皓和碧桃质问,她今早一见两人,一个扭了左边脖子,一个扭了右边脖子,不由对两个人受伤的原因感到好奇。连秦邪也侧首等待着听着二人的回答。

“我,摔得,在莲池走廊那里。”碧桃被问得有些心虚,赶忙回答。璎珞冲碧桃点点头,看向楚云皓等待着他的回答。楚云皓避开璎珞的视线,“看来莲池走廊那里得找人修了,咋这么滑呢?”说完轻咳一声,大步向前走去。

璎珞可不满意这样的答案,追着楚云皓继续盘问去了,碧桃松了一口气,用手轻点自己扭伤的脖颈,瞬间就活动自如,算了,就委屈楚云皓,她才不会好心的替他治,最好疼他个几天。

今天,是云帝和樱后正式向天下将楚云皓公之于众的日子,也是樱后昭雪后第一次公开露面,朝廷重臣们今天也会携家眷前来恭贺。

楚云皓穿着一袭浅黄衣衫更衬得他风姿俊朗,他此刻坐在主位旁的右下方的酒席上,他身边依次坐着碧桃和璎珞,碧桃今日穿着水蓝色的长裙外面罩着白色绣有金花的短衫,长发松散挽着插着一支镶有蓝色宝石的簪子,显得气质脱俗又不失贵气,璎珞还是一身粉色衣裙,绑着双髻发间装饰着桃花衬得她肤色若霞,可爱非常。秦邪也穿起了银色新衣,面容冷峻,站在楚云皓身后保护着他的安全。

他们引得在场的朝臣与家眷们纷纷侧目,都在讨论着他们的身份,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公子与小姐们,看向这边的次数更加频繁。

“你看,顾太师带着顾玉雪来了,哎呀,顾小姐可是越发美丽动人了。”碧桃看着刚到的顾太师与素有双雪之称的顾玉雪小姐说,只见顾太师满面笑容带着顾玉雪与人打招呼,顾玉雪虽然不太说话但她的礼数无懈可击,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将那些千金小姐都比了下去。

楚云皓听见碧桃的话,也向那二人看去,看到顾小姐大方的举止和淡然的态度,不禁在心里也对她多了一份欣赏。

“看什么,小心口水流下来。”碧桃看着楚云皓的眼神调侃道,“唉,你别吃了,小心你庄主哥哥被抢走。”她拉拉正在埋头苦吃的璎珞,可她非但没有反应,还不耐烦地拨开碧桃的手,“我要研究出来这道糖莲藕的做法,别干扰我。”

“你说这很好吃。”碧桃知道能让璎珞如此在意的菜肴一定美味非凡,当下再也没了捉弄楚云皓的心情,加入了璎珞一起吃了起来。

楚云皓无奈的看着两人笑笑,眼光猛然间撇到门口,见到来人表情马上变得异常严肃,柴相领着柴方域,柴木南,柴雨迟和柴雪芝缓缓走入宴会现场,他们一到,基本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他们身上,许多人都满脸堆笑的围了上去,想借此与柴家搞好关系,特别是许多朝臣借此机会介绍自己的孩子,希望幸运得柴家后代垂青,从此得到自己仕途的最有力保障。

宴会正在间吵闹间,“云帝陛下,樱后娘娘,荷妃娘娘驾到。”随着侍从的呼喊,云帝携樱后到达,身后跟着装扮豪华的荷妃。一见来人,众人安静下来,纷纷跪地行礼,等他们三人落坐,满怀心思的宴会终于要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