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又摘桃花换酒钱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336字
  • 2015-03-01 23:57:27

都城人的日子一直是平平淡淡的,只有每逢牡丹节和皇亲的生辰与婚嫁,都城的百姓才开始热闹起来。今年有些不一样,因为一个名为桃花坞的歌舞坊的出现,都城的百姓都十分兴奋,茶余饭后都饶有兴致的谈论着这个神秘又有着致命魅力的地方。

桃花坞里有几大过人之处,一是这里的菜品味道美味至极,较之临水阁的饭菜有过之而无不及,创造创新菜品好吃也就罢了,更让人们赞赏的就是能将普通的家常炒菜做的令人垂涎欲滴,这坊里的厨师的厨艺该是多么高超,能将普通的变为特别。二是动听的音乐,和动听的歌声。桃花坞的中心有一水幕,这里的琴师和歌者就藏在了它的后面,仙乐飘飘,歌声淼淼,配合轻灵的水声,让来客们仿若置身那遥远的桃花源,一位天女在遥远的瀑布之上歌唱,天庭的乐师精湛技艺衬得她的嗓音越发空灵,仙女,乐音,水声仿若还听见鸟叫蝉鸣,这些美好的因素交织在一起,走着最美最动听的乐章。三是能说会道的老板,八面玲珑的老板徐烨,她虽是徐娘半老的年纪却还是风韵犹存,她在大堂里招呼这个安排那个,一会儿接待那些王孙公子一会儿又逗得朝廷股肱们哈哈大笑,多亏有她的八面玲珑,桃花坞的名气才在短时间内远播开来,造就了今日的门庭若市。

光是这些只能吸引没事爱装高贵的豪门贵胄们,真正引起百姓们兴趣的就是每到傍晚表演的歌舞表演,跳舞的女孩美妆容精致,服装艳丽,尤其是她们的身材样貌最够让一些登徒之子垂涎三尺。因此,白天桃花坞里阳春白雪,气氛高雅,听琴品茶,安逸非常。刚到傍晚,仿若一夕之间置身于两个世界,歌舞升平,美酒佳肴,掌声不断。

桃花坞正是楚云皓他们到达都城后一手建立的,缨络主管这里的菜肴,她做出的可口饭菜让许多人都赞不绝口,虎臣与秦邪负责起了这的保卫,也是因为如此,一些虎视眈眈的混混才不敢冒犯这里,楚云皓和碧桃一人弹琴一人唱歌,楚云皓高超的琴技和碧桃动听的嗓音一夕之间在都城内传为佳话,不少王孙小姐,朝臣商贾争先邀请他们到府表演,以求增加自己的名气。这些人里最舒服的莫过于杜仲先生了,桃花坞的茶水均由他调制,口味清香而且有益身体,除了配茶他一天大部分时间就呆在后院摆弄药材,偶尔听听乐曲喝喝茶,给璎珞的饭菜提点意见,几日下来确是长胖不少。

几人刚开桃花坞时并不如现在一般顺利,他们虽各怀技艺却是经营手段欠佳,刚开业没多久桃花坞乱成一团。还是碧桃沉思片刻,招来一只仙鹤送去她亲笔写的信,过了一天徐烨就带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来了,也许是她们真有能力还是因为她们都是福星,自打来后,桃花坞就一举成名,客源滚滚。

“碧桃,碧桃,那几个公子又来了,行啊,魅力够大,竟然还未露脸就吸引不少王孙公子啦,我看那个就不错,柴相府大公子柴方域,如果你这跟那小子,别忘了给我分一半相府财产。”徐烨风风火火的跑到水幕后面,一把拉住准备上台唱歌的碧桃,兴奋地说。

“你如今少说都活了三百年了,两百年前你就出来挣钱,你的财产最少·也能买下几座相府了吧,你还贪恋他们的财产?”碧桃不屑地看了一眼徐烨。

“咳咳,”一旁的楚云皓尴尬的咳了几声,示意二人自己还在此,话题可以不要这么露骨。

“我的财产,你还敢说,我的好多钱不是让你败光了,哪有人找你看病,不收诊金也就算了,你还倒贴钱,有多少都让你赔光了,你看看人家夏姒的病人都是些达官贵人什么的,她的荷包可是越来越满了。”

“我要钱没有,你找他要。”碧桃调皮地指指楚云皓,抬起裙摆几乎是跑到台上,徐烨狡猾的眼神落到楚云皓身上,“公子就不用像那烂桃花一样给我钱,你愿意以身相许的话,那我…”徐烨说着搔首弄姿地向楚云皓这边靠来。

“再给你加一成股份。”楚云皓咽了一口口水,好像逃命般的撂下这话跳到了台上。

“人家虽说没那烂桃花年轻貌美,好歹聪明优雅,那朵桃花是年轻,不过你可不能看脸,她可是二百来岁的祖先了。”

楚云皓听见这话,表情奇怪的盯着碧桃看了半天,碧桃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你刚知道我活了有二百年啦?看什么,再看就叫我姑姑。”

楚云皓连忙回头,坐在了古琴旁边,心里实在有些羡慕这些妖啊仙啊,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和年轻人样貌分毫不差,可要像她们这样长久的活着,生活会否如世人想象般如意,自己若是百年之后,碧桃在百转千回间,顺而回首时,可会记得自己,记得这些岁月。

这时,表演开始的铃铛声响起,二人专心的奏唱起来,将在场的人带入了另一番场景。一曲终了,不知是谁的鼓动,台下的人闹着要楚云皓和碧桃露面,这要求一下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附和,连一直在雅间不发声响的柴方域也向水幕后的二人投来好奇的目光。

“出来,出来。”大家有节奏的念着,楚云皓和碧桃一时有些为难,若是楚云皓现在露面必会引起柴相的注意,到时别说是进宫救人的计划受阻,连他们的性命也会被柴相觊觎。

“怎么办,你先走?”碧桃催促着楚云皓。

“既然大家这么要求,二位就让我们看看庐山真容,莫非是丑的不敢见人。”这时柴方域说话了,他离开楼上的房间,一步一步的向水幕走来,每一部似乎都踩在碧桃和楚云皓心上,引得二人随他的动作紧张起来。

碧桃眼看柴方域要走到水幕这里,对楚云皓悄悄说:“我出去,他们不认识我,你趁乱快走。”说完慢慢地走出去,她一出去,吵闹的大堂顿时安静下来,柴方域本是戏虐之意走到台上想逼那二人现身,没想到水幕后藏着一个仙女,一见她,就连他这种阅人无数的人心脏也漏了几拍,就想这样看着她,看着看着,直到天荒地老。这一天,他第一次落荒而逃,这一天,也成为了他永远不会忘记的时间。

即使是多年后,自己已是面容苍老,一想起今日的不经意的一瞥,心脏还是会不由己的乱了节拍,嘴角也会悄然爬上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