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繁华之中 恍如梦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207字
  • 2015-02-22 21:21:28

“不——”众人听见一声惊呼,这声音充满着悲伤与无助,还未反应过来,一个人飞快的冲过来抱住了卓洋的身体,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汲取着他最后的温暖。

看到雪儿会对卓洋的死有这么大的反应,碧桃并不感到多么意外,当年还是小雪妖的她离开的原因,现在想来也是因为这个男人,确切的说不是他,自小雪妖跟那个男人离开已有百年之久,他不知是那男人的第几世转世之人。可怜的雪妖,为何如此执着啊,碧桃飞身而下,站在楚云皓身边悲悯的叹息,不只是感动还是可惜。

“姑姑,求求你,帮帮我救救他。”雪儿猛地抬起头,几乎是爬到碧桃脚边紧紧拽住她的衣裙,哀求道。

“追了几世的他,为何还要如此执着,再次等待不可吗,我也回天乏术,天命若违背必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我,追了他四世,这种死别的悲哀并不是没有尝过。姑姑,你看不出来我的寿命还剩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我没有机会再去陪伴他。况且他还有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我纠缠了他这么多年,现在该还他自由。”雪儿重新爬回卓洋身边,温柔地摸着他的脸,轻轻地说,好像害怕吵醒她旁边陷入沉睡的卓洋似的。

“他有妻有子,你又何苦再执着,如今除非你用你全部精气救他,一命换一命,不然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听完碧桃的话,雪儿开心地笑了起来,她深情地看着卓洋安详的面庞,“姑姑你知道吗?他自杀前看了我一眼,只一眼,我就满足了。我任性的呆在他身边那么久,害得他混乱不堪,我欠他的,要还了。”说完,从雪儿口中吐出一缕白气,那气源源不断的都输送到卓洋口中,而随着大量精气的消散,雪儿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直到她的身体慢慢消失,化成几个光点升入天际。

碧桃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快要飞走的光点,“唉”叹了口气,手一挥,将那光点纳入手中,洒向插在卓洋身边的宝剑里。“小雪妖,以这种方式跟着他,你应该很开心吧。”仿佛听见了碧桃的话,那剑闪过一丝银光,就如雪儿的笑脸一样,她是真的很幸福吧,碧桃这样想着。

手被人轻轻地握着,转头一看,楚云皓冲他笑笑,两个人就那样静静的站着,不知要这样多久,不知此时要说什么话才能让彼此心里少点悲哀。

任务完满的结束了,楚云皓接到通知,靳王不久就会率领大军赶来,清剿敌方残余势力,并在信里大加赞扬了楚云皓的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他并没有多么兴奋,楚云皓走到一个个带着红巾士兵的尸体旁,为他们一一解下写着他们遗言的巾书,其他活下来的士兵也自发的默默跟着楚云皓做起了这些工作,当然碧桃,虎臣和秦邪也不例外。

碧桃走到一棵树下准备解下一个士兵的红巾时,突然震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久久的站在那里看着地上躺着的人。楚云皓赶忙走近,一看那人心里也是说不上的难过,这不是那个不会写字的小士兵吗,他还这么小就…。他这么想着,双手捶打着自己,恨自己为何不对他再关心一些,那么也许结果就不会是这样。

碧桃蹲下身子,温柔的掏出手帕为那小士兵擦去脸上的血污,动作是那样轻柔,就像生怕弄疼他一样,只是小士兵此时已感觉不到疼痛了。拿下绑在他脖子上的红巾,碧桃将它展开,看清上面的字,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滴在了红布上面,泪滴晕染开了一部分墨迹,那上面写着“希望和平之后,自己长大就娶一个像碧桃先生一般长相的女子。”

碧桃不知怎的大哭起来,将那红巾死死地按在自己胸口,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对仅有一面之缘的小男孩的死这么难受,她碰到更难过的事情都不会如此无能哭泣,只是此刻她觉得特别累,累的只有眼泪才能缓解她的疲惫。

每个人听着碧桃的哭声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有的也跟着碧桃掉起了眼泪,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安慰对方,在随时处在生死之间的战场,“一句不要哭,没事的。”听起来更像是刺耳的嘲讽,不会让人感到一丝欣慰。而他们真正该做的就是痛快的悲伤,然后继续向前行进,直到有一天自己能够永远的休息。

靳王大军终于到达了,他们通过了回头谷,与敌军残党展开激战大获全胜,夺回了紫堇山,晚上军营里灯火通明,靳王大摆庆功宴奖赏此次有功的将士们。

靳王的帐篷硕大无比,里面铺着红色的地毯直通靳王的座椅,靳王下分别坐着诺尔将军和谢衍先生,红毯两旁摆满了桌子,大大小小有军衔的人都坐在那里,其他的小士兵也在账外享用者美酒佳肴。

楚云皓碧桃等人坐在一排桌子的最前方,连璎珞,杜仲先生和千里也被邀请了,只不过他们坐得相对靠远。

“哈哈——”靳王大笑着举起杯,众人见状纷纷站起来,也对着靳王举起酒杯,“感谢在座各位的努力将敌人打退还我紫堇山的安宁。”话毕将酒一饮而尽。大家也喝完酒,随即都坐了下来。

“对了,这次立了头功的英雄,叫出云是吗,来本王再敬你一杯。”他又拿起仆人斟满的酒杯,向着楚云皓举起。

楚云皓站起身来,举起杯,“在下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若王爷真想感谢在下,就答应用在下一位叔叔教我喝酒的方式与我共饮一杯如何?”

“好啊,说来我一见你就有亲切之感,我这年龄学你叔叔与你共饮一杯有何不可?”

楚云皓听完靳王的话,向他深鞠一躬,拿起眼前的桂花糖包,将它撕开,里面的桂花糖水流出,楚云皓将它们都倒进酒杯里,再在里面斟满酒,随即举起朝向靳王。

靳王看到楚云皓喝酒的方式当即愣在当场,这明明是自己教自己那失踪的侄儿的喝酒方法,莫非…。“你究竟是谁?”忍不住好奇,这句话就脱口而出,原本吵闹的营帐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靳王和楚云皓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