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初露锋芒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621字
  • 2015-02-21 23:27:17

一切准备就绪,士兵们整齐的排成两列,表情神圣坚定却找不出一丝恐惧。一队人马由楚云皓虎臣带队小心翼翼地走进山谷之中,此时的风雪越来越大,挡住了大家的视线,甚至想睁开眼睛都有些困难,

“碧桃,拜托你了,”楚云皓向后面喊着,碧桃冲他点点头,飞身而上站在生长在悬崖上的一根树干上,从她手中升起一道金光,飞向天空中,那光遇到天上的乌云散射出了道道光芒,紧接着光渐渐扩散,有些让人无法直视,而随着这光消失,久违的晴朗天空就露出了它的面容,一道彩虹不合时宜的出现在山谷之间,触动了每个人心里柔软的心弦。

“快,就是现在。”楚云皓提醒身后的士兵们,大家这才如梦初醒,将一个个绑有黑色布包的箭射到山谷上面,当箭撞击到山石上产生了一大片烟雾,埋伏在崖上的弓箭手吸入这些烟雾之后,都一个个瘫软下来,再不能动弹。

楚云皓他们趁着这个混乱的当口,向前方奋力的冲去,希望在短时间内突破谷口,为靳王大军的行进创造更好的条件。当他们刚到达山谷中央,就被一骑着马的强壮男子拦住了去路,他的身后跟着黑压压的士兵,楚云皓他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丝毫不敢懈怠,他们知道这次任务最困难的部分已经来了,他们进退维谷,唯有孤注一掷方能创造奇迹。

那男子似乎对楚云皓他们能到达这里,十分惊奇,不过老练的战场经验和对征服敌人的欲望,让他如一头嗜血的猛兽般看着前方的敌人,他的一双手紧紧握着手里的大刀,手臂颤抖着,但那并不是畏惧后的不知所措而是抑制不住的期待与激动。

他指着队伍前面站着的楚云皓,“你叫什么,竟能突破我卓洋的埋伏到这里,看来有两下子,不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真正的战场我马上就会让你见识到。”

“那就要看看鹿死谁手,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最好不要自信,在下折笛公子楚云皓,这是我的真名,如今向你表明,不论一会儿结果如何,你还不至于当个糊涂鬼。”他的话音刚落,后边的士兵们就议论纷纷,“别分心,如若想知道我隐瞒身份的原因,只要大家能活着回去,酒席宴上我自会向你们道明。”

众人一听这话,瞬间安静下来,死死的盯着前方,随时等待着与前方的敌人拼杀一场。

“雪儿。”卓洋冲着前方的山崖上喊道,众人向上看去,这才注意站着一个身穿银装的女子婷婷玉立,隔着老远虽看不清面容但依稀可见那人窈窕玲珑的身材。

那女子终于动了,她从远处的崖上飞下,也站在一根树干上,看清她的面庞大家有些失望,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天姿国色,五官平平无奇,眉毛有些黑粗,但奇怪的是她的面容却让人见之不忘,印象深刻。她此刻神情有些不安,一会儿看着卓洋一会儿又抬头看着对面站着的碧桃,似乎处于两难的境地。大家纷纷猜测难道碧桃与那女子原是旧识?

碧桃原见那女子并没有多想,见那女子看自己的神情自己似曾相识,似乎在很久以前自己就看见过,脑海中的记忆片段不断闪现,一张张脸庞与眼前的这张面孔重合着。

“小雪妖。”碧桃差点脱口而出,虽然她的模样变化很大,这么多年看自己的表情和眼神还是依然不变,充满着崇拜与惧怕,但现在好像更多的是惧怕。

“昨日事昨日毕,对今日最好的就是尽全力诠释好自己的立场不是吗?记住现在的是什么,谁对你来说最重要就够了。”碧桃平静地对那个叫做雪儿的女人说。

雪儿听完这句话,表情充满感激,她轻声唤道:“谢谢,姑姑。”低头沉吟片刻,再抬起头来,已再无刚才的动摇,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一运功发出一道白光直冲入云霄,碧桃见状,飞身上天,再送出一团金光直追雪儿的那道白光,紧接着来两个人就在天空中较量起了法力,从天上下来的雪忽大忽小,风力忽强忽弱,能感觉到二人的实力相当,一时胜负难分。

碧桃心中那个感叹啊,以前连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上的小雪妖,现在却和自己不分上下,唉,果然是一代新人胜旧人啊,自己的功力退步的厉害。

“趁现在,让他们留在回头谷,绝对不能让他们通过,冲啊,给我放箭。”卓洋向身后的士兵们下命令,他的话音一落,一大片箭矢如黑色的风暴铺天盖地而来,而跟随这些箭而来的还有一群群蓄势待发的“狼”。

“拿出盾牌,大家并在一起。”楚云皓紧盯飞天而来的箭雨,向后跑去,与士兵们并在一起,拿出盾牌不留一点缝隙的挡住了扑面而来的箭。这一波袭击刚刚过去,楚云皓马上下命令,“快,移开盾牌,拿起药弹,朝前面发射。”随即飞越而起,向前方的敌人冲杀过去,他身后的虎臣也紧随其后,冲向前方。二人所到之处,敌人躺倒一片。

楚云皓放倒一名敌方士兵,回头感谢的看着虎臣一眼,他很好的解决了楚云皓后面的敌人。突然看见离虎臣不远处有个人用弓箭正面准他,楚云皓捡起地上的刀朝那人扔去,“啊-”那人惨呼一声,直直倒下。“多谢。”虎臣向楚云皓微微一笑,楚云皓点点头算是回礼,两个人默契的背靠着背专注砍杀眼前的敌人,一时间那些士兵们都被他们的厉害吓到,迟迟不敢近前。

看到敌人开始畏惧,楚云皓找准时机,冲后面自己的士兵们大喊:“我们的机会来了,赶跑外敌,回家团圆。”这句话一下激起了士兵们的斗志,他们大喊着“赶跑外敌,回家团圆。”全力与敌人拼杀。秦邪也受到了这群士兵的感染,手下也来了劲头,在他身边也倒下了一大片敌方士兵。

原本是以多胜少的毫无悬念的战役,但由于聚集三位以一挡百的高手,缜密的作战计划和有着坚强意志对他们指挥官无限信任的士兵,现场的局势渐渐发生扭转,双方互相僵持不下,谁也不能占得半分便宜。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楚云皓看了身后的虎臣一眼,虎臣心领神会的替他挡住周围的士兵,楚云皓一脱身就冲向骑在马上的卓洋,他一见楚云皓来了,立刻砍倒身旁的士兵,迎向了楚云皓刺来的剑。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比招式,比力量,不过卓洋力气虽大但在招式灵活方面却逊于楚云皓,他只顾砍伤楚云皓要害部位,而不顾分析楚云皓故意所做的假动作,当真正的招式而来,他已无力闪躲,胸口一痛,楚云皓的剑已没入胸口,随着楚云皓的收剑,他再也支撑不住跌下马来。

“胜负已分,不要多做挣扎。”楚云皓大叫,用剑指着卓洋的脖颈。看到自己的将军被擒,敌方士兵纷纷丢掉兵器,这场战斗看来是楚云皓他们大获全胜了。

卓洋眼看大势已去,一双眼睛无神的盯着前方,绝望的叹了口气,随后慢慢向天空中那抹银色身影望了一眼,眼里有着一丝不舍,低下头,眉头一皱,猛然间拉过楚云皓的剑锋,刺向自己的咽喉。

楚云皓不料卓洋倔强到这种地步,匆匆撤剑,但已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卓洋从自己眼前倒下,再不动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