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少年不识愁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226字
  • 2014-12-30 11:42:31

永和四年的正月初一被史书这样记载着:“永和四年春,极夜无光,狂风大作,浪如巨龙,忽而雨似盆撒,忽而白雪飞扬,百姓疑神仙怒起,遂拜神供奉,望平神怒。”这段文字是对那天的一段描写,这天由于没有白天雨雪交加,让人们对这天的情形有了不少的猜测,其中有位自称半仙的黄姓男子说这是因为天界的火神炽烈触犯天规,已被天界用雷刑诛灭,一时间天地大乱,至于这段传奇的真伪,也许只有天界的神仙才知道了。随后一切又风平浪静,似那激烈的风雨和大雪不曾发生,这天也很快被人们淡忘,但这天也悄然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都城内最令人神往的要属皇宫和丞相府了,娄丞相近几年控制朝政,一人独揽大权,渐渐权势膨胀,开始扩建自己的府邸。据说丞相府内珍奇异兽,古宝珍馐随处可见,小到房顶的瓦片,大到房间的小摆饰,随便拿出一件就够普通百姓一辈子的吃穿。丞相府虽说是富丽堂皇,但毕竟新建没多久,虽大气有余但气韵不同,少了一座建筑蕴藏的历史光阴,所以人们多数只会感叹它的豪华,而对那华美的府邸产生不了敬慕之情。

相反,皇宫虽少了奇珍耀目,但光它通体金黄的帝王色的宫墙,就足以让人震撼,远远看去就似黄金屋。更为神奇的是宫殿细节的讲究,宫里的每个宫前都伫立着栩栩如生的雕塑,传说的神兽威严的站立在每个宫殿两端,保卫着宫殿的安宁,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宫殿的每个瓦片上都雕刻着一种植物,而植物的种类从不重复,而最有特点的是每一宫都以一种植物的名字命名,这宫殿里也会种满这种植物,花开季节,百花齐放,达官贵人们都被邀请赏花,一时冷清的皇宫也变得热闹非凡。

此时,皇宫紫薇宫内,八岁的大皇子楚云皓,正站在池边够着池中的莲蓬,年少且英气逼人的小脸憋得通红,他手臂长度有限,始终够不着莲蓬,急得将嘴死死抿着,一双眼睛就快要滴出水来,那样子让见者都忍俊不禁。大家正欣喜的看着这幅童子采莲图时,忽然这小小的身影往下倾斜,眼看就要掉进池塘里。“皇子!”众人惊呼,忽见一明黄闪过,回神间一身着黄色长衫的男子抱着楚云皓站立在湖心的云亭之中。众人见来人纷纷跪下向那名男子恭敬道:“陛下金安”。原来救人这正是当今天朝的统治者云帝,云帝不善治国所以自登基以来频频受制于相国柴闽,在政事上很不得志。但他九岁就能做出传诵千古的文章《登临云月山》,其中一句:“人间俗事千百种,唯愿泛舟碧水间。世人只看天上月,哪知路边野果鲜。”更是道出他不慕名利的避世之心,除文采造诣,云帝在还是皇子的时候游历天下,创作了许多画作,尤以花鸟为佳。可惜事与愿违,原本是闲散王爷的他由于大皇子景王爷的去世,这个他不愿要的沉甸甸的王位交到了他的手中。

一晃十年过去了,虽然已弃风月掌权利多年,可此时的云王一袭黄衫站立在白色的云亭之中,文人独有的风雅气质还依然在他的身上留存,再加上他的五官有一种异于男子的柔美,此时他孑然独立,黑色的发丝随风飘荡,含笑地望着怀里的漂亮娃娃,旁观的众人望去觉得这更是一幅优美的画,一幅自己如何也走不进的画。

云帝抱着楚云皓一跃而起从莲池翩然而来,轻轻落地,将楚云皓放到地上,楚云皓向云帝调皮的眨眨眼,正想说什么,突然就向前方跑去,扑入了一位身着宫装的女人怀中,口里喃喃的说着:“母妃,皓儿好想你。”“参见皇后娘娘,参见荷妃娘娘,参见二皇子”。原来来人就是当今皇后徐樱,樱后待字闺中时就是有名的才貌双全的女子,更令人敬佩的是她非常喜欢游历江湖,虽说身份尊贵但却没有世家小姐的娇气,反而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因此在江湖上结交了不少朋友。数年过后,以为人母的樱后淡扫娥眉,一袭淡黄色绣着金莲的宫装,面容秀丽,眉目温柔,就向四月的阳光暖人心,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接近。她的身后跟着一袭朱红衣裙容貌艳丽的女子,她就是荷妃,丞相柴闽的妹妹,她与樱后一明艳一清丽,一似水涓涓入心,一似火融融醉人。荷妃紧紧的牵着一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他就是楚云皓的弟弟楚易,细看他的五官长大后也是一位面容英俊的佳公子,他见这么多人,忙躲近荷妃身后,似有些好奇,露出一只眼睛观察着前面的众人。樱后慈爱的摸摸楚云皓的头,拉起它走向云帝,云帝忙上前将自己的披风屁到樱后身上,“樱妹,看你,小心着凉了。”樱后望着云帝浅浅的笑着,这一笑显得她更加温柔美丽。荷妃此时上前,向云帝撒娇道:“陛下,臣妾也是很冷,陛下眼里都是姐姐,真偏心。”樱后见状将云帝的外衫脱下,向荷妃递来,说:“妹妹若冷就披着吧。”荷妃正要接过,一双手将披风按住,云帝会头对下人说到,去给荷妃娘娘拿件披风,说罢就将那披风又重新披在樱后身上。随即朝众人点点头,一手揽着樱后一手拉着楚云皓,向前走去。楚云皓似是想起什么挣脱云帝的手将手里握着的莲蓬递给楚易,朝楚易笑笑,然后就拉起云帝的手继续向前走去。

望着他们远走的背影,荷妃灿烂的笑着:“恭送陛下姐姐了,回头我做了莲子羹给你们送去。”荷妃一直目送着那背影直至消失,她一直望着,灿烂的笑容渐渐变成苦笑,嘴里小声的说到:“陛下,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她又朝前方望了片刻,回头看见楚易在把玩那朵莲蓬,心一怒,快步走上前去一把将那莲蓬打掉,训斥楚易:“你没有哥哥,只是你自己,记住了。”然后,踩着那莲蓬头也不回的走了。此时的莲池边已不似刚才热闹,只余楚易的哭声,以及他仆从的劝慰声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