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引子

  • 炽焰桃花
  • 玥央
  • 2280字
  • 2014-12-30 11:36:26

晨间的雾气朦胧胧似一片轻纱披在云月山上,正直初春,山的颜色本应显得愈加沧桑,可云月山却一派翠绿的装扮,傲视在周围的群山中,如一位朝气蓬勃身着绿衣的年轻女子站立在一群老叟之中。每当这个季节,云月山的神奇就越来越明显,于是人们因为此山的不闻四季,周年轻雾缭绕,一传十,十传百,渐渐的云月山就被尊称为仙山,人们认为只有仙迹的存在才使云月山永远如春。

这时一声如雷的虎啸划破了春晨的宁静,一只老虎正在山间狂奔,它虽跑得很慌很急,但却并不平稳,凡它跑过的路上都留下一串血迹,“该死的畜生,看我不扒了你的虎皮,叫你跑,还伤人。”老虎身后紧紧地跟着一群人,他们手拿棍棒刀枪,一个个身着麻衣麻裤,身强体健,看样子是附近的村民。“老大,可不能让这只老虎跑了,柴大人喜欢虎皮,这只老虎虎皮成色这么好,一看就是兽王,这里其他的老虎身上虎皮已经让我们献去了,终于逼出兽王,我们还的靠它加官晋爵呢!”为首的那个人听完身后人的话,突然从后取出根竹管放到嘴前,冲着离自己不远的老虎吹出根银针,此时的老虎已经精疲力竭了,哪有力气躲避飞来的银针,针转眼入肉,那只老虎已再也支持不住,摊倒在地,丝毫不见了往日兽王的风范,只有力尽之时发出的低吼和泛着不屈的光的眼神彰显着他唯一也是仅剩的尊严。

"老大,看来这兽王不过如此嘛,也是病猫一只,我去把它的皮扒了,这畜生还不用老大亲自动手。"哎呦---"在人们未及反应之时,一抹黄影闪过,瞬间这只老虎就扑向了前头的人,一口咬住了那人肩膀,顿时鲜血淋漓。那群人见状忙上前去,走在最前头的好像是他们头领的人拔出一把匕首,朝虎头刺去。突然,一声闷哼,那只粗壮的手扎了朵桃花,黑手粉花分外不匹配,却更衬得那朵桃花娇艳无比,五朵花瓣绽放的灿烂,似乎隐隐能嗅出阵阵清香,只是原本美好的花朵下却冒着鲜血,于是这朵纯洁之花也在鲜血的衬托下显得异常凄美。

众人正在想这朵花的来处时,忽然听见"你们残害完这林子里所有的野兽,不觉得有愧吗。"这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划破了树林的宁静,众人闻声望去,不由屏住了呼吸,这声音的主人是一位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一身淡粉色衣裙,裙摆处缀以朵朵桃花,一看就是一位大家小姐亦或是偶入凡尘的仙女。让众人更为震撼的是虽年纪较小,但五官已初见绝色,周身尤其是一双眼睛透着灵气。那位领头的人敛了敛心神,对眼前的少女说道:"小姑娘,你小小年纪还是不要管闲事了。"本来他觉得应该要威胁她的,可看着眼前这张脸却这重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不由暗自奇怪这明明是个小丫头怎么会给人不想招惹的印象。

"碧桃,怎么了。"“这又是谁啊,”当大家怀着这种想法看向又来的不速之客时,这回那一个个山野村夫都瞪圆眼睛,惊讶张着嘴巴。眼前又来了三人,不,正确的说是四人,两男一女,那女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当先问话的男子,剑眉星目,一头红色的头发如烈火一般燃烧着,如天上下来的火神一般,威严遥远,让人不敢亲近。他后头站立的男子,有着一头银雪白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面若温玉一般,虽也是面容惊世,却较之那火神多了不食人间烟火之感,前者如君临天下的王者让人敬畏,后者却如天界的神佛让人膜拜。那两位男子虽是面貌惊人,但对于都是男子的村夫们来讲,他们就是再美,再英俊,也不会太让自己惊讶,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集在那两人身后的女子身上,那女子杏眼弯眉,五官柔美,一条粉白长纱在周身围绕,长发微卷,缀以朵朵白梅,莲步款款,风姿绰约。这样姿容绝色的女子,平时这些山村野夫们如何会见啊,最多也是讨论讨论村里的村花或是争着去看柴大人家的小姐。今天见了这一大一小两位仙女,方知道什么是云泥之别,什么叫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也许绝色美人就是有着让人着迷的气质和身上散发的灵气,这些东西任岁月蹉跎也不会凋谢只会愈加浓郁,就如落花般的化作春泥,清香永存。

一声婴儿的啼哭,惊醒了如在梦中的众人,大家看着那女子怀中所抱着的婴儿不由得露出失望的表情,有些羡慕地看向那两个男子,心想谁这么有福气能如花美眷在怀。这时,当先的红发男子发话了:“这世上万物皆有灵性,烦请各位放过这只老虎,予它重生之机会,这也算为各位积阴德。”“你说什么,你给…”人群中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可这话没说完,那群村夫们忽觉心脏剧痛,颈部似用一双手扼住般呼吸不能,虽短短数秒众人却觉得仿若过了一世纪之久。终于能呼吸,痛感渐消,就如梦魇一样,梦醒一切痛苦消失。此时,耳边想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还不走”。大家已来不及思考,身先心动,等回头发觉想知道刚才的生不如死之感是怎么回事,可那时自己却已早出林子了。

老虎看着危险远去,伤痛交加,再支撑不住,正迷糊间,一股力量忽源源不断的涌入自己体内,身上的伤痛转瞬消失,向后望去,一只如玉般的小手搭在自己身上,正给自己治疗。纤长手指,白玉肌肤,老虎低下头看看自己的爪子,心中此刻好像有什么马上萌发,正在想这种感觉是什么,那如清风般的声音在头上想起:“你没地方去吗?那跟我走吧。”碧桃看这只老虎亲昵地蹭蹭自己,心中不由欣喜,抬腿跑向身后的几人,冲那几人挥手“炽烈大哥,白冷二哥,梅霜姐姐我收了个灵兽呢,咦,姐姐,那婴儿是?”“这是炽烈大哥的孩子,快来看看。”看着这柔软可爱的小娃,碧桃好奇心顿起,忙牵着那只老虎跑向那婴儿身边。这是那三人第一次见面,想起那时三人都不由的有这种感叹:“只是当时年纪小,不识秋夜寒风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