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曹全郃阳功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1760字
  • 2019-01-05 15:20:03

”收合余烬,芟夷残逆,绝其本根...“

曹全紧闭着双眼盘坐在言叶寺大殿之中,默念功法心决。双手摊开置于膝上,手指自然弯曲,指心向天,舌尖上翘抵在上排门牙之后。吸气之时,气由鼻灌入,直下丹田,于其真气之外环绕一圈,再次由鼻而出。吸气腹鼓,呼气腹收,呼吸之间隐见黑气排出。每过少顷,曹全之脸色便更显红润。

双手十指微麻,隐有一股莫名之气由曹全指尖灌入,沿手臂、胸腹经脉汇入丹田。如此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曹全只觉得自己浑身炽热无比,唯独丹田一片冰凉。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后微微摇动,丹田之中内息迅速壮大。

“看来曹全兄弟的性命是保住了。”青衫男子看着盘坐在其前方的光头男子,轻声说道。“而且他的内息增长极快,再给他数月时间,想要在江湖上打出名号也不是什么难事。”

盘坐在佛像下的言叶大师垂首默念了一句佛号,开口应道:“机缘深厚如曹施主者,老僧之前也从未得见。能汇集阴阳平和三极真气于一体,本身剑元有缺但却凝实稳固,古往今来或许也只此一人。而且之前曹施主伤势虽不致命,但其蛰伏体内的天阴真气被外伤引动。若非陈、温二位施主仗义相救,恐怕活不过三天。“

青衫男子闻言正色道:”当时我看曹全兄弟虽然剃着光头,但是面相宽厚,不似奸邪之辈,并且又是由于我冒然试探而遭危险。若不相救,岂不是枉称侠义之辈!“

站在他身旁的高个男子也点点头,说道:”后来我输送内力之时,也感受到曹全兄弟原本的内力,虽然薄弱但是气息纯正透彻,隐有堂皇之气。若不是侠义正道之人,绝无可能练出这种内力。“

言叶大师又唤了一声佛号,说道:“的确如此,曹施主背后纹有紫色断剑,应当是文刀山手下墨夜军中之人。老僧曾与文刀山有过数面之源,知道其人刚正不阿,身有豪侠气概,绝不会容忍手下存有奸邪之辈。”

又是两炷香的时间过去,盘坐着的曹全忽然双手翻掌下压,吐出了一口浊气,脸上青红二色突显然后慢慢淡去,缓缓归于常色。

少顷之后,曹全回过身子,面朝殿中三人跪下一拜,说道:“多谢诸位前辈救命之恩,曹全无以为报,愿效犬马之劳!”

言叶大师微微摇头,伸手凭空一托,曹全只觉一股厚重真气于身旁涌起,不自觉间已经站直了身子。

“曹施主不必如此,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青衫男子点点头说道:“见死不救,非正道所为!”

曹全只好抱拳行了个礼,开口说道:”还不知道各位前辈名讳?“

老和尚竖掌行了个佛礼:“老僧法号言叶。”

青衫男子:“大旗镖局温祷福。”

高个男子:”陈晓明。“

曹全默默念了念三人名字,心中震撼非常。原来这三人俱是当今江湖中赫赫有名之人。言叶大师人称当世活佛,一手黄岐之术超凡入圣,传言可生死人而肉白骨,吹泥絮以上青天。大旗镖局温祷福刀法无双,自上任镖局主人与所有镖师一同失踪之后,一力撑起了整个镖局。而陈晓明则被人称为江湖第一轻功高手,一手机关术与轻功俱已臻至化境。

曹全知道当下无以为报,只得再次拱手行了一礼。突然感受到体内澎湃无比的内力,又再开口问道:”还未多谢大师赠送奇功,不知道这功法叫做什么名字?“

言叶大师答道:“此功法原名为郃阳功,如今被曹施主习得之后,有天阴真气与炽阳真气为基,行功路线已做修改,与原功法并不完全相同。若今后曹施主想要开宗立派,传承功法,可称之为曹全郃阳功。”

曹全拱手欲谢,但还未开口就被温祷福打断。

温祷福看了一眼屋外,说道:“如今情况紧急,无需多礼。如果于二先生昨日便到了十八山庄,那么我们最多还有三天时间,必须立刻启程。曹全兄弟你是留在言叶寺中继续养伤,还是与我们一起前往十八山庄?”

曹全刚欲说话,陈晓明却先问道:“曹全兄弟你是墨夜军中之人?”

曹全点了点头,回答:“我师傅是墨夜军统领刘尚佶。”

“那这一趟曹全兄弟还真是非去不可。”陈晓明走近两步,搭着曹全的肩膀率先走出了大殿。“据我所知,文刀山曾只身前往十八山庄,破开了所有机关并找到了魔说般若功的所在。虽然之后文刀山对魔说般若功闭口不谈,讳莫如深。但是文刀山也曾亲口承认他根据山庄里机关原理,自创了十三套合击军阵,这才有了墨夜军纵横沙场的不败神话。如果我们想要赶在于二先生之前找到魔说般若功,还得仰仗曹全兄弟才行!”

温祷福与言叶大师对视了一眼,心中了然,知道如果能够率先找到魔说般若功,将能够为正道免去一大灾祸。于是再无异议,紧随其后走出了殿外。

温祷福差人送来的十数匹好马早已在山下,四人各捡了一匹,由陈晓明带路,向东北方向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