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江湖云初涌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1603字
  • 2019-01-10 15:53:36

三日后,皇帝于曲水上遇刺身亡的消息传开,天下震动,四处风起云涌。西北金刀候龙心靑起兵叛乱,连下燕州十五城。圣教重出江湖,多年隐藏暗手尽出,掀起各地反叛不断。而朝廷之中由于先皇未立遗诏、未立储君,廷中群龙无首,混乱不堪。各皇子为争皇位手段尽出,杀机频现。一时间宫内宫外人人自危,朝廷对各地之管制顿时形如虚设。

同日,魔教四大顶尖高手魔宗曾玉、天极阴魔刘广隶、邪王嫡姜、魔帝钟蒂与三位神秘高手大战于帝王谷外,魔教教众死伤无数,七位高手俱身受重伤,未分胜负。

蜀素派下诡剑宗宗主吉衣炬与霸剑宗宗主谭幽潜同时出关,皆称其所在剑宗方为蜀素正统,两方争执不下,相约于一月之后,决战蜀素之巅,胜者为尊。

又两日,正道两大巨擘多宝塔塔主颜文公与鲁郡帮帮主张猛龙相继被神秘白衣女子刺杀而亡,颜文公之徒木子火山平继任塔主,并广发英雄帖,称其将于白衣刺客不死不休。

隐居多年的北极双侠郭伶与杨阁水替木再现江湖,助京都巨贾倪亚蓝逃脱叛军围杀。闭门五年之久的有间客栈重新开张,据称其掌柜袁晓紫武功大成,臻至化境。

又有人称在废弃已久的十八山庄外见到了消失三十年之久的前代武林第一高手于二先生,天下第二奇功魔说般若或将重现江湖。

这一连串的消息打破了江湖的平静,就像石子落入死寂的湖水,激起无数的波纹。

然而这一切,有一个人却是毫不知情。

三山林外,言叶寺中。

一个老和尚正坐在蒲团上为一个昏迷的光头男子把脉,他的脸上满是皱纹,两条灰白色的眉毛几乎连成了一片,眼神清澈柔和,嘴未含笑,却已给人以温和善良之感。

一名青衫男子站立一侧,看着老和尚良久未放下的手皱了皱眉,说道:“言叶大师,他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吗?”

被称作言叶大师的老和尚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虽然那日你们来时我便助其护住了心脉,暂无性命之忧,他腿上的暗伤与破损的经脉也已经治好。但是其丹田之中的那四股真气,却仍是冲突不断。更奇怪的是那三股无源真气,质量相当且没有后继之力,早应该互相抵消。但如今非但未消,反倒有凝实、增长之象。老僧怀疑,这位施主体内原本的内力乃是剑元!”

“剑元?那是何物?”

“剑元,承高深剑法而生,包容万象,可滋长任何真气。老僧曾在不少高明剑客身上见过,倒是不足为奇。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老僧观这位施主手中老茧,不像是使剑之人,反倒像是常与枪棒为伍。如此一来,老僧便不敢妄下定论。”

“若真是剑元,可有解决之法?”

言叶大师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出厢房,一会后手持一张破旧羊皮纸而进,说道:“老僧曾有幸得到一门域外奇功,正是以剑元为基础,可融合阴阳两极真气。如果这位施主体内的确是剑元,那么只需老僧输送真气助其苏醒,让其自行修炼即可。修成之后不仅能够免去内息之争,还可以获得一番大造化。但是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剑元,会怎么样?”

“当有性命之危!”

青衫少年在厢房中来回走了两圈,看着躺在床上的光头男子,突然问道:”大师为什么不直接叫醒他,是不是剑元,一问便知。“

言叶大师垂首竖掌,默念佛号,然后说道:”老僧也只是暂时护住这位施主的心脉,此时他仍在昏迷,血行缓慢。而一旦这位施主被唤醒,心血上涌,又无法及时解决内息之争,到时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再救不得他!“

“那该如何是好?”青衫男子转头望向门外,脸上满是忧虑之色,继续说道:“如果于二先生真的出现在十八山庄之中,那么他的目标肯定是魔说般若无疑。如今魔道兴盛,如果再被于二先生得到了这般惊世魔功,恐怕江湖正道将陷倒悬之危!言叶大师,我们最迟明日便要动身,没有时间可以再拖了!”

言叶大师知道青衫男子所言非虚,面露豫色,沉思良久。突然迈步走出厢房,面朝西方盘坐而下,仰望星空。

许久,言叶大师长叹一声,站起身子走回了厢房。

“大师如何决断?”青衫男子问道。

“罢了,缘法如此,且尽力而为!”

言叶大师说罢扶起了光头男子,使其坐于床上,左手食指中指并拢点向其背后某一穴位。

只见光头男子身躯一震,脸上青红二色不断转换,少顷之后缓缓睁开了双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