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原来唯一梦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452字
  • 2019-03-05 21:37:58

圣教教主话音刚落,便见在空中飞舞的数枚圆珠同时变作飞灰散去,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机括开启声疾响,地面也开始不断震动。

文刀习乘二见状面色一沉,平起推出一掌,磅礴真气透掌而出!

那圣教教主脸上笑容微敛,双手握拳齐出挡下了这一击,但到底之前所受伤势未愈,受此重击之下连连退了几步,面色也有些发白。

文刀习乘二还欲出手,却见祭坛突然从中裂开,一分为二,从中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隐隐能看见一段石梯,不知通向地下何处!那圣教教主仰天一笑,脚步一动,下一刻便消失在洞中。

文刀习乘二反应最快,当即运起身法跟了进去。曹全和言叶大师则稍慢了一步,待两人冲进洞中之时已看不见文刀习乘二的身影。

好在洞中并无歧路,两人只需一直向前便是。

数息过后,阶梯消失不见而道路趋**缓,同时通道两侧每隔不远便有点燃的油灯照亮,应是方才与暗道一起激活。曹全看这通道延伸方向,似乎是通往圣教总坛之外。

曹全虽然没有学过什么高明轻功,但言叶大师所学佛门武功亦不擅身法,于是要跟上言叶大师的脚步也不算吃力。

此时道路平坦,前方文刀习乘二两人似乎又已到了极远处的地方,一时也无法赶上。曹全便趁机向言叶大师问道:“方才大师在见到那圣教教主面容时惊骇非常,莫非大师曾与那人有旧?”

言叶大师唤了声佛号,回答道:“老僧与那人并不相识,但那人却是正道中赫赫有名之辈。不知曹施主是否还记得兰竹山人?”

曹全心中一震,脱口道:“前任武林盟主兰竹山人?”

言叶大师微微颔首,道:“正是,这兰竹山人在十八山庄被于二先生击败之后,道心被破,几乎不敢拔剑。久而久之江湖上便见不着他的踪影。老僧一直以为他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但依现在情形来看,他恐怕是暗地里投入了圣教之中。”

曹全闻言沉默片刻,突然抬起头看着前方仍看不见尽头的通道,问道:“不知这条路会通到何处。”

“在很久以前江湖之中便有传言,称圣教总坛之中藏有天下第一奇功风刀雪剑决的隐秘,老僧看这通道中砖石制式古朴,应当修建于五百年之前,而天下第一奇功也正是于五百年前消失不见,若江湖传言不虚,恐怕这密道的尽头便正是那风刀雪剑决的所在!”

曹全点头,刚想要开口称是,却忽闻头顶传来一阵巨响,通道更是剧烈震动!抬头一看,只见那通道顶部似乎正在缓缓下落!

曹全及言叶大师两人心中同时一惊,这通道之顶如此之长,恐怕重百万均不止!若是落下,通道中人如何能活?!

于是也不再说话,全力催动身法向前疾冲。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曹全与言叶大师终于见着道路尽头隐有一片开阔之地,知道生机就在眼前,但此刻那通道之顶却已压下过半,两人再无法像之前那般纵身疾行,只能俯身爬动,速度大减。而这通道顶部下落速度却是愈来愈快,以当前形势来看,恐怕两人还未爬出通道,便已被压在其中。

两人奋力又爬了几息,通道之顶几乎已经压到了两人躬起的背脊,但两人离那出口,恐怕还有着数百米之遥。

言叶大师看了眼出口所在,突然叹了口气,唤声佛号,竟是就地盘坐不动。

“曹施主,你继续往前走吧,老僧会帮你顶住!”

“这如何使得?!”曹全见状眼眶一红,便要回身去拉言叶大师,却见言叶大师手掌一推,一道柔和真气推在曹全背后,将曹全向前推出了数丈。

“曹施主无需多言,向前走吧,莫要让老僧白白送命。”

言叶大师说罢两手同时一翻,然后向上撑起,正抵在通道顶部,身上金光闪烁,真气汹涌,那通道之顶的下落之势竟然一时停住!

曹全知道自己若要再拖,两人都得死在通道之中,只得跪地一拜,死咬着牙关向出口爬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曹全终于爬到了出口之处,脚底运力一推,人便站到了一处大厅之中。

不及喘息,曹全刚想要回头看向通道,却只听到一声佛号远远传来,下一刻,通道又是一震,那通道之顶竟是直接落到了底部,未留下丝毫的缝隙。

“言叶大师!”

曹全朝着通道跪下,眼眶含泪,又拜了九下!

今世之恩,只有来生再报!

许久,曹全终于从悲痛中缓过,站起身来打量自身所在,却发现自己应当是在前殿之中,向前看去,果然还有一处更为广阔的区域。

曹全捏了捏长枪,踏步向前走去。

数百步行过,又是一道短廊,再往前走,这才到了正殿。

一入正殿,曹全便看见文刀习乘二似乎是被困在一处机关之中,数十道刀斧在机关的驱动之下交织成了一张密网,将文刀习乘二困在了其中。

而那兰竹山人则是已经走到了大殿中央,拿起了一卷竹简。

曹全知道再要阻止已来不及,只是冲到文刀习乘二周围,枪尖连点,将数柄刀斧挑开,文刀习乘二则趁机一跃,终于脱困而出。

“言叶大师呢?”

曹全只觉喉咙里似乎堵着什么东西,过了好半响才开口说道:”他没能从通道里出来...“

“通道里也有机关?!”

曹全点头,刚欲细讲,却忽然听到正殿中央传来声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不是风刀雪剑决....这不是....谁偷了我的秘籍...谁偷的!”

曹全和文刀习乘二两人闻声望去,只见兰竹山人手捧着竹简,表情忽而狰狞,忽而狂喜,语气凄厉,夹杂着无意义的嘶吼。

又过一会,兰竹山人突然一阵狂笑,随手一扔,将竹简抛到了远方。空出的双手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和脸皮,直到满脸血痕,几乎看不出模样。

曹全和文刀习乘二相视一眼,缓步向兰竹山人走去。

待两人走到近处,那陷入癫狂的兰竹山人却是突然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人,嘴角一咧露出一个傻笑:“我是天下第一...我不会输了...对....我是天下第一!“

话音刚落,却见他纵身一跃,一头撞向地面。一声闷声响起,那兰竹山人竟是自己撞死在了殿中!

文刀习乘二走上前去,探了探兰竹山人的脉搏,回过头向曹全点了点头。

兰竹山人的确是已经死了!

曹全站在兰竹山人尸首之前,没有说话,他并没有感到复仇的喜悦,他只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悲哀。

文刀习乘二捡起了被兰竹山人扔开的竹简,看了半响,然后吐了一口长气。

“原来如此。”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风刀雪剑决的确可以让人击败世间的一切高手。

这是一种类似龟息大法的奇功。

只不过这功法在龟息之法上更为神妙,习练者一次运功,便会昏睡整整两百年。在这两百年里,习练者的身体不会衰老,也不需要呼吸与吃喝。

等到两百年后醒来,习练者的身体仍与两百年前无异,而他的敌人,却都早已老死。

这的确是一门无敌之法。

只不过它和兰竹山人所想要的,截然不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