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烟花几时休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3567字
  • 2019-03-05 11:07:02

在这之前,陈晓明有想过他与有间客栈最终落败的情形,但却绝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也绝没有想过,他们的落败是因为这样原因!

一道来势极快的刀影擦着陈晓明的腰间划过,将陈晓明的青衣划开一道裂口,用刀者还欲追击,却见陈晓明抓着铁扇的手腕一转,一道黑光从扇骨中疾飞而出,用刀者无奈,只得侧身躲过,而陈晓明则趁此机会连退数步,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用刀者没有立刻上前,只是站在原地打量着陈晓明手中的铁扇,她面上戴着的银色面具,在烛火中反射出璀璨的光芒。

陈晓明的面色也未见轻松,他用手指掂了掂铁扇,空了大半的扇骨与扇叶相撞叮当作响。

他扇中的暗器已经不多了。

魔宗曾玉的绝世快刀,的确名不虚传。

陈晓明又微微转头看向了客栈之外,有间客栈的掌柜袁晓紫正与圣教教主缠斗在了一起,两人身形不住变换,掌影上下翻飞,剧烈而澎湃的真气浪潮一波波的向四周涌去,将沙尘与碎屑远远推开。

这个情形似乎与陈晓明赶到的那日非常相似,只是今日的袁晓紫却没能占到半点便宜。

闭关多年的袁晓紫在功力上实际是比那圣教教主要高上几分的,若不是圣教武功变化奇诡,恐怕在之前数次交手时圣教教主便早已败在了袁晓紫手中。但即便是占了招式之利,圣教教主也只不过是能在袁晓紫手下勉强支撑,丝毫讨不到好处。

所以在陈晓明想来,若是他们败于圣教,那么定是又有魔、圣两教的高手前来助阵。

但他没有想到,有间客栈之中居然出现了叛徒。

或者说,是有人被外人所控制。

在那日陈晓明与魔宗曾玉同时赶到之后,圣教依然拿不下有间客栈,只能如以往那般无奈退去。本以为圣教第二日才会再展攻势,当晚能够好好歇息,却不想当晚便有神秘高手突袭客栈后院。

陈晓明和袁晓紫虽然在察觉后便立即赶到了后院,却只见着了几具伙计的尸首。当时两人还不觉是客栈之中出现了问题,只以为是那人在隐匿之道上远胜于己。

于是袁晓紫只是请陈晓明在后院布设了一些机关,然后吩咐二掌柜与三掌柜一起巡视,自己则潜伏于暗中,以应付某些不可预测的情况。

自此之后客栈之中便又安宁了几日,本以为不会再有意外发生,却不想在昨晚又有几名伙计在自己房中遇刺,而行凶者也被潜伏在暗处的袁晓紫擒获。

谁也没有料到,那刺客居然正是有间客栈的三掌柜!

在发现凶手身份后,袁晓紫自然是惊怒非常,当即挑了灯火,唤来了手下,即刻便要在客栈大堂开审,却不想那三掌柜在进入大堂后突然面色突变,下一刻竟是直接咬舌自尽而死。

客栈突遭如此变故,行凶者更是在客栈待了数十年的老人,袁晓紫自然是心中郁郁不快,正好二掌柜拿来好酒,袁晓紫便直接拿起酒壶喝了一口。本想借酒压下不快,但酒刚一入口便知道其中有异,立即吐出了大半却已有部分化为薄雾散开,一股虚弱之感立即涌上。

若不是及时赶到的陈晓明挡住了在袁晓紫饮酒后突然发难的二掌柜,恐怕袁晓紫此时已是身首异处。

一夜之间,袁晓紫被最信任的两人接连背叛,心中惊怒无比,当下便觉喉头一甜,竟是要郁闷吐血!当即全忘了运功逼毒,一声暴喝将二掌柜打翻在地,刚要出言询问,却见二掌柜同样是面色一变,双眼赤红,体内气势忽高忽低,下一刻便运气震断了自己的心脉。

这种情形袁晓紫从未见过,但对于陈晓明来说却并不陌生。

因为这种情况,他已经遇到过了两次。

天下第二奇功——魔说般若!

原来在许久以前,此任圣教教主不知从何得来了魔说般若功的功法,当时圣教已与有间客栈交恶,圣教教主便想以魔说般若奇功诱使有间客栈的二掌柜与三掌柜入魔反叛,于是布局让两人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功法。本以为立刻便可以借此击败有间客栈,却不想魔说般若奇功极为怪异,功力越强者受到的影响越强,并且发作时间越快,而功力较弱者,却是并不明显。

于是一直以来,圣教教主都没有得到机会。

直到昨日魔宗曾玉赶到,圣教教主知道魔教从文刀山处得到了完整的魔说般若功法,便请曾玉当晚潜伏到客栈之外,用魔说般若功力的秘法引动了二掌柜与三掌柜两人的心魔。

然后便有了这晚的情况!

之后陈晓明还未来得及开口解释,圣教教主与魔宗曾玉便一起打上了门来,袁晓紫虽然所喝毒酒不多,但身心却已有疲惫倦怠之感,此时再与圣教教主交手,只觉自己一招弱过一招!但陈晓明被魔宗曾玉缠住,也无法出手相帮,于是袁晓紫便只能一力苦苦支撑。

陈晓明看到袁晓紫此时的状态,暗叹了口气,却又无法脱身,只得一挥铁扇,又与曾玉斗在了一起。

这一斗,便又是一个时辰!

陈晓明铁扇之中的暗器早已用光,此时只能靠着身法四处躲闪,但到底是身在客栈之中,空间有限,渐渐也被曾玉的刀芒逼到了角落。

而袁晓紫那方更是险象环生,身上袍服被撕裂多出,露出道道血痕。

又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去,陈晓明已被逼至墙角无处躲闪,手中铁扇也早已被曾玉刀光搅碎,此刻只能用一双肉掌对敌。

但显然他的掌法并不高明!

只见曾玉刀影一展,先挑开了陈晓明挡在身前的双手,然后接着对方的回击之力一转身子,一抹漆黑的刀芒亮起,正中陈晓明的左膝。

只听陈晓明一声闷哼,撑不住半跪在了地上。

刀芒再闪,下一刻曾玉手中的长刀便架在了陈晓明的脖颈之上!

曾玉的面容被覆盖在面具之下,看不出神色,只是语气淡漠的说:“你既然能破了十八山庄的密道机关,想来是知道了文刀山的军阵合击之法。若是你把它写出来给我,我可以饶你一命!”

陈晓明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也没有直接拒绝,只是开口问道:“曾宗主也想带兵打仗?”

曾玉闻言冷哼了一声,刀尖一抖,一道刀气划过了陈晓明左肩。陈晓明又是闷哼了一声,左手也随即无力的垂了下去。

曾玉这一刀,竟是直接挑断了陈晓明的手筋!

她继续说道:“行还是不行?”

陈晓明惨然一笑,刚要开口拒绝,却见袁晓紫与圣教教主所在之处突然一声爆响,随之一股极为猛烈的内力浪潮汹涌而至,将厅内的碎片杂物化为碎屑,陈晓明更是直接被推到了墙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曾玉虽然在爆响刚起的时候便挥刀护住了全身,但也被这内力浪潮震退了几步,站住之后左手捂着心口,显然也是受了内伤。

待客栈门外的烟尘散去,只见一身紫衣的袁晓紫缓缓走进了大堂,而那与她交手的圣教教主却是不见了踪影,地上只留下了一滩血迹。

曾玉的刀尖微不可查的颤了颤,却很快又稳了下来,转过身看着陈晓明说道:“你若是将合击之法给我,我可以饶你们两个不死!”

陈晓明看了看袁晓紫,长叹了一口气,道:“即使你留我们一命,圣教也留不得我们。”

“我可以从后院走,圣教中人没见我出去,自然不敢进来。”

陈晓明的眼中闪过几分犹豫,看着站在客栈门口没有出声的袁晓紫许久,这才点头答应道:“好!”

曾玉从客栈账房拿来了纸笔,陈晓明靠着墙角坐下,将从曹全处所听来的军阵合击之法一一写下。

“希望曾宗主能够守诺!”

曾玉看了看陈晓明所写文字,推敲了一下其中细节,自觉无误后方才回答道:“若你没有骗我,我自然不会违约。但如果你所写有误......”

“我已经废了一手一脚,跑不了的。”陈晓明抬起头透过自己满是血污的发丝看着那张银色的面具,轻轻摇头说道:“若是曾宗主发现在下写错了一丝一毫,拿我问罪便是!”

“好!”

曾玉将纸张收入袖中,最后看了一眼袁晓紫,在走前行了一礼。

在一礼在江湖上,表示对对方的敬意!

下一刻,曾玉的身形一动,飞快的穿入了后院,在墙边微微一点,身体已是向着客栈之外跃出。

在她跃起的那一刻,她微微摸了摸袖中的合击之法,心思恍然飘远,她似乎已经看到神教弟子在此法的帮助下横扫当今正道的场景!

她也似乎能够看到自己在那一切完成之后,能够跪在诸位祖师灵位之前,喊出那句:“弟子不负众望!”

但紧接着...就在下一刻,她突然听见了一声机括打开的响声。

她猛地回过了神,抬起头,只见着无数利箭已将她重重包围。

一片金属落地的响声响起,然后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接着客栈后院便又恢复了平静。

在客栈门前站了许久的袁晓紫终于开口对陈晓明说道:“你就这么有自信?”

陈晓明稍稍坐直了身子,微笑道:“有间客栈历年剿匪所获的三百余张劲弩,我全用上了。”

袁晓紫点了点头。

“袁掌柜...那圣教教主...“

“重伤跑了。“袁晓紫走向客栈一处,捡起了一只酒壶,她的手动了动,酒壶里随即传出了水声。

陈晓明看着那酒壶心中一惊,脱口道:“袁掌柜,那酒不能喝!”

袁晓紫却只是一笑,轻声说道:“我知道这是毒酒,但是我本就活不了了,不是吗?”

陈晓明的脸色沉了下去,但却没有再出口阻止。

他知道,自爆丹田者,必死无救!

“陈大侠,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掌柜但说无妨。”

“我死以后,客栈就交给你了,若是你不想再开,那就帮我烧了!”

陈晓明望着袁晓紫许久,方才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有间客栈不会关门!”

“但是,袁掌柜...值得么?”

袁晓紫仰头一笑,紫色的长袍在微弱的火光中忽明忽暗,她掀开酒壶的盖子,

“人生不过一场幻梦,有什么值不值得?”

说罢,将壶中所剩的酒一饮而尽!

当晚,有间客栈的烟花再次绽放,只是从这天起,客栈的掌柜变成了一个独臂瘸子。

在往后漫长的年月里,他不止一次说起过他的故事,他说,他曾是江湖第一轻功高手。

只是永远没人相信。

人潮来去,烟花不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