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荒山有客栈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126字
  • 2019-02-19 12:43:29

荒山的土是灰黄色的,上面胡乱长着几颗早已没了叶子的枯朽老树,这树也是灰黄色的。

有间客栈便在这荒山之上,遍体用漆红的石砖垒起,虽然规模不大,但在这好似只有灰黄色的天地之间却是无比的耀眼。

和帝王谷一样,这荒山也是中原与塞外的分界,从这再往西走上两日,便到了圣教的总坛。在圣教没有变质之前,荒山只是作为朝圣人的途经之地,而有间客栈作为方圆百里之内唯一的客栈,从远方赶来的江湖人士大多会选择在此歇脚,于是那时的有间客栈当真可以说得上是热闹非凡!

但当现任圣教教主上任之后,不仅整个圣教变了,就连荒山也变了。

整个圣教对中原武林态度大改,甚至公然扣押、截杀中原人士。此后中原便无人再敢前去圣教,而如今的有间客栈,三两月都难见着一个客人。

但今日的荒山,却又再度热闹了起来。

有间客栈大门之前,客栈一众伙计一字排开,手中紧握着兵器如临大敌。在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四道人影飘忽不定,似乎是在捉对厮杀,时不时相互交手,磅礴的内力便如潮水一般向四周涌去。

而在更远的山脚之下,一群身着劲装的圣教弟子面无表情的站着,右手均是搭着剑柄,似乎下一刻便要抽剑而上。但他们的眼神也与有间客栈的伙计们一样,都是盯着拼斗的四人,似乎是在等他们分出胜负。

转眼便是两炷香的时间过去,日光西斜,已是黄昏。

两声闷响传开,中央拼斗的四人均是身体一震,然后迅速退开。一高个男子身形最快,眨眼间便落在了有间客栈门前,手执一柄漆黑铁扇,正是从蜀素山赶来的陈晓明。此刻他抓着铁扇的右手正在微微颤抖,显然在方才的拼斗之中落了下风。

几息过后,一道紫衣身影在他身旁落下,这人身形高挑,一头长发束起盘在脑后,竟是一年在二十几许的年轻女子。

陈晓明甩手将铁扇收回袖中,开口问道:“袁掌柜还好?”

原来那紫衣女子便是有间客栈的掌柜——袁晓紫。

袁晓紫满面肃然地看着正退向山脚的对手,轻声道:“他还伤不了我。”

那人似乎也感应到袁晓紫的目光,一声冷哼,手指一弹便是一道黑影疾飞而出,直指袁晓紫咽喉。

袁晓紫却是满不在乎的一挥袖袍,便将那黑影打落,朗声道:“堂堂圣教教主,就不要耍这种小花招了!若是你想接着打下去,我等自然奉陪!”

被称为圣教教主的那人此时方才回到己方阵前,听袁晓紫如此说道,目光更冷,蒙在黑布下的面容看不出神色,但想来表情也不会太好。他看着袁晓紫,寒声道:“你当真不怕死?”

“既然我敢留下,那自然也就不会怕死!”袁晓紫脸色不变,继续说道:“不过就凭阁下的手段,恐怕还杀不了我!”

圣教教主眼神更加凌厉,手脚微动似乎又要冲上前去拼过一次,但余光一撇,看见站在自己身旁的人影,心中忌惮,也并未再动。

神色一变,似乎方才的愤怒只是假象,转头看着身旁之人,说道:“曾宗主意下如何?”

那人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面带一银色面具,上方刻着一个“玉”字,见圣教教主询问,微微颔首,道:“曾某不过助拳之人,全凭教主定夺便是,只是若再拖几日,恐怕曾某便得赶回中原了!”

圣教教主似乎是早有意料,并不惊讶,内息一凝,竟是改用传音之法对魔宗曾玉说道。

也不知内容是何,只是见曾玉身体一动,似乎是有些震动,却也没有再继续说话。

圣教教主也不再多言,一挥袖袍示意门下弟子撤退,又回头看了一眼袁晓紫,然后便是身形连动,眨眼过后便不见了踪影。

直到圣教最后一人消失在视野之中,袁晓紫方才摆手,示意伙计散去,回身向着陈晓明拱手行了一礼,说道:“那圣教教主不知用了什么代价,仅能够请动魔宗曾玉出手!若不是陈大侠及时赶到,恐怕今日难以善了!在下在此谢过!”

陈晓明拱手回礼,摇头道:“袁掌柜无需多理,我们都是正道之人,出手相助本是应当!况且有间客栈一脉在此坚守数百年,护得中原一方安宁。在圣教突变之后,袁掌柜更是一力阻挡住了圣教南下之势,此等高义,应当是在下行礼才是!”

袁晓紫摆了摆手示意无需此言,抬手将陈晓明请进了客栈,唤人摆上酒菜,与陈晓明商议今后退敌之策。

此时天色已晚,客栈之中烛火通明,外界却是无星无月,愈渐黑暗。

客栈之后,有几名伙计拿着火折,走向摆放于不同方位的木箱。少顷过后,便见几道璀璨火光冲天而起,直至空中极高之处方才炸开,绽放出朵朵璀璨的烟花,照亮了一大片天地,绚烂而又夺目。

坐在客栈之中的袁晓紫突然停住之前的话题,转头看向屋外,看着那正在空中渐渐淡去的烟花,向陈晓明问道:“陈大侠可知道有间客栈为何每晚都会放起烟花么?”

陈晓明顺着袁晓紫的目光向外看去,轻轻摇了摇头,道:“在下不知。”

袁晓紫一声轻笑,看着空中的烟花,眼神有些迷蒙,似乎是陷入了回忆,道:“虽然现在武林中人少有前来,但此地却还是不少商队向西出塞的必经之途。此地白日温暖但晚间却是酷寒,若是在野外露宿即便早有准备也免不了受寒之苦,早年因此重病之人也不在少数。而荒山方圆百里少有人烟,有间客栈更是唯一落脚之处,于是祖师便定下规矩,每晚都需燃放烟花,一是为了让已在周遭之人辨明方向,能够在子夜之前赶来,免受苦寒。二是让那些还未踏出中原之人识得方向,不至于迷失于芒芒大漠。”

陈晓明正色,又拱手行了一礼,道:“客栈高义,在下敬佩!”

袁晓紫摆了摆手,又是一笑,道:“不过略尽棉力罢了。”

说完神色却是突然一变,长身站起,看向夜空,语气之中带上了些许迷茫:“若是有间客栈渡不过这一劫,以后的烟花,有谁来放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