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潋绝寒光甲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3478字
  • 2019-02-03 22:35:12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

在这风雪之中,世间的一切都被点缀着白妆。原本多出没于塞外的采参人与狩猎人已躲回了屋中,随处可见的动物与昆虫也再难见着踪影。这天地间若除了风声,可以说是万籁俱静,唯留下白茫茫的一片!

苍凉而又孤寂,这便是塞北!

然而今日,却有人打破了这白色天地中的宁静。

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孤身行走在雪地中,她的脸上蒙着紫色的面纱,背着一把通体紫色的长剑,她身上的衣衫很薄,但却似乎并不觉得寒冷,甚至每每有雪花飘近,便会立时化为水气飘散而开。

氤氲缭绕,恍如梦境。

她的速度看上去并不算太快,但眨眼间便已走出很长一段距离,同时她的步伐也很轻,甚至在雪面上都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初时,她每走出一段距离,便需要停下脚步,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盘和地图,仔细对照着方向。但当她走了一个时辰之后,她却已不需要那些东西,因为她已遥遥感应到了某个人的存在。

那人的身上,有着与她同源的剑气。

之前在蜀素山腰上第一次遇见那人时,她只能模糊地产生一丝感应。但此时那人却是不再隐藏自己,而是肆无忌惮的放开了气势。她知道,这是那人在故意引导她过去。

看来在她刚一走出中原来到塞外时,便已被魔、圣两教的眼线所察觉。

雪渐渐小了,一抹日光从云间探出,洒在雪上,将整片天地映得透亮。

壬珂俊逸依着感应到的方向一路向前,眼睛向下看着前方的道路,似乎一边在想着些什么。

转眼她便走到了一处山谷之前,风从谷口刮入其中,发出呜呜的响声。此时壬珂俊逸已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人的位置就在这山谷之中,于是也不迟疑,丝毫不停顿的向着谷内走去。

当她刚一踏入山谷,便听两侧嘭嘭声连响,数十处雪堆接连炸开,并有数十道黑影从中跃出,还在空中便是一齐出手。顿时,漫天的暗器从四面八方向着壬珂俊逸疾飞而去!

而壬珂俊逸却是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仍保持着之前的样子向谷内走去。待那些暗器就要接触到她时,却见一道巨大无比的紫色剑芒冲天而起,漫天暗器不是化为齑粉飘散便是被震开跌落在地。

一剑挡住暗器,壬珂俊逸却没有立刻收剑回鞘,而是对着前后各出了一剑,两道紫色剑芒横映当空,数秒之后方才缓缓消失。那数十道黑影则是一齐跌落在地,洒出一片血红色的冰晶,再也没有动弹。

壬珂俊逸这才收剑,继续向谷内走去。随着她的深入,两侧雪堆又开始有了动静,但就在埋伏的人将要跃出之前,却有一声笛音从谷外传来,那些雪堆也就随之平静了下来。见埋伏的人并未跃出,壬珂俊逸也没有去理会那些杀手,仍只是微低着头默然向前走。

就这样走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壬珂俊逸终于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着前方,右手不知何时又握住了剑柄。

只见一个身着蓑衣头戴斗笠的身影,正安静的站在雪地之中,他的身上与斗笠上都已被雪所覆盖,双足更是被埋在雪中,几乎没过了膝盖,看样子似乎是在这一动不动地站立了很久。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壬珂俊逸看着那人,眼神中满是平静,似乎站在眼前的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语气也是平淡之极:“若是你有什么要对你姐姐解释的,我可以帮你带话!”

对面那人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在抵抗着什么,但很快又平静了下去,仍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也没有开口说话。

“看来你没什么想说的了。”壬珂俊逸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伸手取下了面纱,露出那柔美中却带着几分英气的面容。“一路走好!”

话音未落,手中紫剑已是出鞘,巨大的紫色匹练突兀的出现,径直刺向那人的咽喉。

一声清脆的金属交击声响起,在这山谷中激起道道回声。

却见那人右手不知何时抬起,手中拿着一根漆黑色的短棍,显然是用这短棍接下了那一剑。接着又有一声裂响,那人手中短棍上出现道道裂痕,然后一片片的落在雪中,露出其中的真容。

那是一柄紫色的断剑。

壬珂俊逸看着那剑,神情变得有些恍惚,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一时默然站在原地,没有再出手进攻。而站在她对面的那人也没有趁机反攻,也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你还留着它?”壬珂俊逸终于开口,却是突兀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人依旧没有回答,只是身体似乎又动了动。

壬柯俊逸看着那人,眼神逐渐又变回了淡然,语气平淡的说道:“下面我不会再留手了。”

紫色的剑芒再次横映当空,对面的那人也是一动,一道同样的紫色剑芒闪过,又挡下了壬柯俊逸一剑。这次两人都没有再停下,都是杀招频出直指对方要害,紫色剑气照亮了整个山谷!

剑气碰撞的闷响远远传开,不多时后山谷四周的雪山上开始响起一连串的破裂之声与轰隆声响,大地开始颤抖,白雪如同洪水般向着山谷中滚滚而下。

拼斗中的两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手中挥出的剑芒更加巨大,并向着远方飞出,当剑芒落在雪中,便会立时多出一大片空当,好似瀑布被拦腰截断!一时间雪崩之势居然被两人剑芒硬生生的挡在了山谷之外!

轰鸣声中,壬珂俊逸身形一闪,竟是踩着空中飘下的一点雪花站在了空中,手中剑招连变,眨眼间竟是使出了数十招不同的剑法!而蓑衣人却是站在原地寸步不移,手中剑法来去也不过三招,但却能够将壬珂俊逸的每一招都轻松接下。

一时间,两人打得难解难分,剑气冲霄,杀气四溢。原本埋伏于雪中的杀手大多都匆匆撤离了山谷,但还有更多的人死在两人拼斗的剑意之下,再没有机会能从雪中爬出!

就这样不知过去了多久,四周雪山上的雪崩早已停歇,山谷也在剑气之下变得满目疮痍。两人终于停下,都没有再继续出剑。

“咔!”

一声轻响,蓑衣人的斗笠陡然从当中裂开两半,那人苍白的脸映入了壬珂俊逸的眼中。

既熟悉,而又陌生。

他的脸在轮廓上有了一些变化,胡须杂乱,更添了几分成熟。虽然看上去与她记忆里的相差了很多,但壬珂俊逸仍然能够一眼确认他的身份。

他的确就是文刀山。

文刀山平举着断剑,神色平静,但双眼之中却是一片赤红,眼神浑浊,正死死地盯着壬珂俊逸。

“你留手了。”壬珂俊逸看着文刀山,神色有些微妙,语气却仍是平淡,道:“你还能认出我,对么?”

文刀山没有回答,两人就这样静默着站了许久。

一声轻叹,壬珂俊逸收剑回鞘,并将剑重新背在了背后。看着文刀山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若没出这件事情,我们或许明年便会来中原看你!”

见文刀山仍没有回应,话题却是一转,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

只见她的左手忽然一动,掐了一个指决,体内真气开始按着某种轨迹运行。

文刀山的身体猛然一震,一口鲜血喷出,人也颓然退了两步。

壬珂俊逸的眼中似乎有了几分悲哀,接着说道:“你的内功是从我师姐那学来的,你完全按照她教你的练习,于是你的生死也就掌握在她的一念之间。”

“这并不是她故意要这么做的。”一道略微嘶哑的低沉男声忽然响起,一直安静的文刀山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此刻他眼中的赤红与浑浊早已不见,唯留下一片清明。他捂着胸口,脸色苍白。

壬珂俊逸盯着文刀山的脸看了许久,然后突然说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你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文刀山闻言勉强一笑,道:“因为魔说般若......我终究没能逃过它的影响!从十八山庄出来以后,我的心中便有了魔念。虽然勉强撑过了几年,但最后还是败给了执念!”

壬珂俊逸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又接着问道:“蜀素剑派两位宗主的魔说般若功......”

“是我传的。”

“为什么?”

“那是圣教的意思,作为他们帮我的代价!”

壬珂俊逸又是点头,心中的疑惑消去不少,道:“他们的执念是蜀素正统,你的执念又是什么呢?”

文刀山嘴角挂起微笑,但一开口,却是数道血痕沿着嘴角流下:“你知道的!”

“我?”

文刀山点了点头,又喷出了一口鲜血,眼神也开始变得涣散,说道:“帮我带话给我姐姐,是我辜负了她的期望。还有你,你以后要......”

说到这里,文刀山的语气却是猛地一变,似乎想动,但却是踉跄着退了一步,差点跌倒在地。

壬珂俊逸也是突然伸手想要拔剑,但却又突然顿住,收回了双手。

文刀山的脸色更加惨白,神色中则带起了些愤怒与悔恨,道:“是我害了你。“

壬珂俊逸闻着空气中的异香,面色仍是平静,向着文刀山走近几步,伸手扶住了他的身体,轻声道:“你身上穿的是潋滟寒光甲?”

“是!”

壬柯俊逸探出手,脱下文刀山最外层的蓑衣,露出其中泛着青白光芒的软甲。她看着文刀山完全散开的瞳孔点了点头,语气更加柔和,道:“你先睡吧,我等会就来。”

说完她又一抬手,将文刀山的双眼轻轻合上。

一道身影从谷外飘进,轻轻的落在两人面前,她面蒙着轻纱,口中念诵着往生经,正是圣教毒医洛梦霖。直至将往生经念罢,洛梦霖这才左手一翻拿出一颗白色宝珠,向着两人缓缓走去,一边说道:“不要挣扎了,你中了我的毒,用不了内力的。”

壬珂俊逸却是抬起头对她一笑,轻声道:“你知道吗?潋滟寒光甲除了能用来防身,还可以用来杀敌。”

洛梦霖闻言面色一变,刚想要抽身后退,却见壬珂俊逸已是伸出右手,从潋滟寒光甲的某个位置上抽出了一张鳞片。

霎时间,千万道寒光闪耀,山谷中的一切都被这白光笼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