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生死见玄关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224字
  • 2019-02-02 19:42:32

曹全躺在某间客房的床上,被子整齐的放在一边,并未盖上。原本插在曹全胸口的轻薄短刀不见了踪影,但显然那伤口之上并未上药,丝毫没有要愈合的迹象。随着曹全的不断呼吸,那伤口便也随着向外渗出血液。

而在曹全床边,还有一个白眉僧人,正是与文刀习乘二一同赶往帝王谷的言叶大师。此刻他正盘坐于木几之上,双眼紧闭,口中轻声念诵着某篇佛家经文。

原来昨晚曹全被凌颖所伤,怕拔刀时不慎伤了伤口周边血管,也不敢当即拔刀,只是先付了饭钱然后强撑着牵马走到了与言叶大师等人约定汇合之处。先将马在树上胡乱系了,然后便就地打坐调息,尽力减缓自己的呼吸速度与血流速度。

就这样熬到了半夜,虽然刀仍然插在伤口之中,没有大量出血。但曹全终究没学过龟息大法,勉强熬了几个时辰之后再也支撑不住,几乎就要晕厥过去。就在他打算自己将刀拔出的时候,刚好赶到的言叶大师却是阻止了他的行动,也没有为其疗伤。只是将薄刀抽出,然后找了间客栈让曹全躺下。

曹全仍记得言叶大师那时的神情,似乎是惊讶中带着些许钦佩,仿佛见到了某种极为高深的事物,但他却也没有对曹全解释,只是说让曹全躺下,好好思考,仔细感受。

但是思考什么,感受什么,言叶大师却是只字不提。

接着便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曹全安静地躺在床上,他的手脚似乎早已失去了知觉,只能感受到一股凉意。刚开始时,他每每呼吸一次,便能感受到伤口传来的刺痛,这痛苦虽然令人难以忍耐,但却也让他变得清醒。而此时,他连那刺痛也感受不到了,于是曹全的思维开始变得浑浊。

他感觉自己似乎逐渐融化在了这床上,然后更加发散,融入了整个房间。到了最后,他感觉自己似乎是与外界的天地融为了一体。

曹全的意识似乎被分为了两个,一个融入了天地中,迟钝而又细致的观察着周身的一切,例如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他自己,还有坐在床边不断诵经的言叶大师,也有窗外叫卖的小贩和客栈大堂里吵嚷的食客。在这个意识中他虽然能够感受到许多,但却又无法对那些被他所感受到的东西作出任何的反应,就连悲喜似乎也已被剥夺,好似这世间的一切都已与他无关。

而另一个意识却是不断的下沉,变得混乱而又模糊,刚闪过一片过往的回忆,然后却又突然变成了对死亡的恐惧。

在这样的情况下,曹全已经无法再对时间拥有正确的感知。有时,他感觉只是过去了一瞬间,而有时,他又感觉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言叶大师念诵经文的声音慢慢被推远,只留下一片诡异的寂静。

就这样不知过去了多久,曹全在模糊的思考中陡然发现了一丝无比玄妙的东西。它似乎无法被言语辞藻所形容,就好像佛家所说的顿悟,你在想的时候会感觉下一刻便可以开口说出许多,但当你真正要说时,却又会哑口无言。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一直躺在床上的曹全突然睁开了双眼,其中道道精芒闪动,身上的气势也随之不断提升。直至最后,几乎如山如岳!

这一刻,曹全终于真正踏入了一流高手之境!

事实上,江湖中对于实力的分级大多都比较模糊,但一般来说,是将一流高手与其它高手分为两个档次。一流高手之下,皆可称为江湖好手,虽也有高下之分,但却又并不绝对。哪怕是名震一方的某派掌门、江湖大侠,也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败于初出茅庐的无名之辈手中。

但在成为一流高手之后,那便有了天差地别般的差距,哪怕一个江湖好手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难以伤到一个一流高手分毫。所以在江湖中也有一句老话:在一流高手眼中,一流之下皆为蝼蚁!

而若要成为一流高手,便有一个不得不去跨越的关要,那便是生死玄关。

不度过生死玄关,哪怕你有天纵之才,天资卓越!哪怕你有整个门派的倾力扶持,也绝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一流高手!

而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言叶大师在察觉曹全伤势之后露出震惊与钦佩之色的原因。凌颖的那一刀若再深一毫,那曹全便是立毙刀下,药石难医。或是伤势过重,陷入昏迷。但若是浅上一毫,那曹全却又不会有性命之危,更不要谈能够借此度过生死玄关!

曹全长出了一口气,体内汹涌澎湃的真气渐渐平息,眼中闪动的精光则尽数隐去。

言叶大师见此也停住了诵经,双掌合十行了个佛礼,道:“恭喜曹施主!”

曹全则是恭敬的还了一礼,道:“晚辈还未多谢前辈指教与护法之恩。”

言叶大师摇头道:“那是老僧应该做的,更何况曹施主顿悟生死,踏入一流高手之境,乃是我们正道之福。特别是在如今正道式微之际,曹施主你的突破让老僧更多了几分信心,对上圣教与魔教也多了几分胜算!”

曹全此次却未再客套,而是面色凝重的对言叶大师拱了拱手,然后一转话题,问起言叶大师此行的情况。

言叶大师点了点头,然后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与文刀习乘二带人前往帝王谷的过程,待说到魔帝邪王如今以及改邪归正,带领帝王谷脱离魔教之后,却是长叹一声停住了话头。

见言叶大师如此,曹全脸上的钦佩之情也是一变,原本要说的话也再说不出口。突然想起近日并未见到文刀习乘二的身影,心中陡然一惊,问道:“莫非是文刀前辈遭到了什么不测?!”

言叶大师知道曹全会错了意,脸上带起歉意,然后说道:“文刀姑娘并未遭到不测,我等此次帝王谷之行并无伤亡。方才老僧叹气,是担忧壬珂姑娘的安危!”

”塞北那人...真是文刀山?“

“确是文刀施主!”

曹全心中一震,心情变得无比复杂,既有欣喜,又有不解、愤怒与怨恨,但此时还有言叶大师在场,只得暂时压下。继续问道:”就算真是文刀山在塞北,那也应当是壬珂前辈赢面更大才是,毕竟文刀山只会三招剑法,而这三招剑法又都是从壬珂前辈那学去的。大师为何如此担心?“

言叶大师又是一声叹气,道:“如果文刀山真如魔帝邪王所说那般,恐怕没有我们想的这样简单!只盼文刀姑娘能够及时赶到塞北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