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凛凛人如在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4423字
  • 2019-03-02 14:50:13

虫声萧索。

刘尚佶带领残部刚刚潜入苍南镇的时候,曹全已伏在了苍南山半山腰的一处草丛中。

离他约莫十三丈远的山路上,四道人影正从山顶走下,其中三人皆是三十上下,形貌相似,还有一人却是二十出头,一身黑衣劲装,比其余三人高出一头,面色苍白,脚步虚浮,显然是酒色过度的影响。

曹全当时气急攻心,昏迷了一个时辰才渐渐清醒,心知信纸已毁,木已成舟,就是真仙下凡,也再看不清纸上所写的是什么字。回想陆过德死前所说的话,知道苍南山必定和文刀山之死有所牵连,便传了信给师傅刘尚佶,一个人趁着夜色摸上了苍南山,想捉住一个中高层弟子,严加拷问,从其口中得出些许消息。

此时见到那三名黄衣人陪着一年轻公子从山顶走下,曹全心中顿时惊喜参半。喜的是那三人和自己是老相识了,此三人是陆仁贾的亲侄子,胆小怕事,武功低微不思进取,却是深得陆仁贾信任,正是最好的目标。惊的是那黑衣男子,穿着打扮不似正道人士,脸上更隐隐透出一股邪气,不知是何来头,需要三人作陪。

四人越走越近,谈笑声清晰的传入了曹全耳中,是黄衣人正给那黑衣男子介绍苍南山的美景。曹全看着离自己不过四丈的众人,心中一阵犹豫,错过此次机会不知还需多久才能等到下一个适合的目标,但又不知那黑衣男子的底细,但看他面色苍白脚步虚浮,应该也不是什么高手….

想到此处,曹全犹豫散去,取出长枪握在手中,一拍地面长身而起,足尖运力前移,手中长枪借势朝着四人刺去。

苍南三鹰显然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自家大本营遇到伏击,看见一人持枪刺来,顿时愣在了原地,小腿颤抖,掉头想跑身子却丝毫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枪尖离自己越来越近。

正在曹全以为自己将要得手,可以一举拿下众人的时候。一股尖锐无比的破风之声从左侧破空而至。

曹全心中一凛,知道是黑衣人出手,强提一口真气,身形猛地向上拔起数寸,躲过了一击,回身转腰,枪尖闪出一点银芒,刺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一声长笑,身形一长,双掌合拢,正把枪尖夹在了双掌之间。曹全大惊,想抽枪后撤却发现黑衣男子双掌如同铁铸,自己奋力一夺,长枪却是未动分毫。此时曹全一口真气已尽,无力变招,只能重重摔在地上。黑衣男子抛开长枪,身形一闪落在曹全身后,抓住曹全后心,一道阴柔内力透体而入。曹全只觉心口一凉,便再也没有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曹全终于清醒了过来,只见自己跪在一块巨大的青石板上,双手被铁链缠绕锁在身前,想要运力站起,脚踝却是一阵钻心疼痛,刚刚站起一分,便又重重的摔了下去。

苍南三鹰中的老大陆仁丁一直站在曹全身后,此刻见到曹全颓态,不由哈哈一笑,踢出一脚将曹全踹了个趔趄,得意道:“不用挣扎了,曹全,你双脚脚筋都已经被刘公子挑断了,并且震断了你双腿筋脉,就算你有幸活下来并接上了脚筋,这辈子也别想再动武!”

曹全回过头望向自己双腿,发现果然是鲜血淋漓,模糊一片,再一运力,却发现真气堵塞在小腹之中,再下不去半分。

曹全知道陆仁丁所说不假,悲愤之情难以压抑的从心头涌出,凄然抬头,望着自己头顶的旭日烈阳,悲声叫道:“文刀大哥,曹全无能,今生不能帮你报仇了!”

陆仁丁看着曹全悲痛,心中却是更加痛快,七年前便是他兄弟三人负责监察曹全所躲得那块区域,但三兄弟贪图钱财,只顾着在曹家四处搜刮财物,未曾翻动尸体,这才让曹全侥幸活了下来。为此兄弟三人还遭了不少责骂。

又是几声大笑,拳脚也不住的向曹全招呼过去,直到将曹全打到在地上无力挣动,才施施然的收了手,向曹全啐了一口唾沫,道:“叫你偷袭我们,要不是今天有天极阴魔的高徒在这,大爷们还真被你得手了。现在他们已经去上面报信了,等会我叔叔来了还有你好看!”

说罢,似乎是仍不解气,又朝着曹全多踹了几脚。

曹全此时却冷静了下来,吐出一口血沫,挣扎着抬起头说道:“陆仁丁你不要高兴太早,我师傅刘尚佶还未死,待他日集结文刀山旧部,定会杀上苍南山为我和文刀大哥报仇!“

陆仁贾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哈哈笑了几声,带着嘲弄看向曹全道:“文刀山旧部?他整个墨夜军都没了,哪来的什么旧部,要有侥幸活下来的,也会乖乖找个深山躲着,谁敢出来找死…“

话音未落,却是突然感到一股浓烈的杀气,从山下传来,并且在急速逼近自己。

“谁说我墨夜军已亡?!“一声暴喝,紧接着杀气传来,其中夹杂的内力,将陆仁丁震得气血翻涌,差点摔倒在地上。

陆仁丁慌张的朝山下望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林中数百白影从各方涌上山来,为首的一人手持长枪,已经离自己不到三十丈!

当下也顾不得地上的曹全,回头发一声喊,便往山上逃去。

那持长枪的白衣人自然是刘尚佶,他听到曹全独自上了苍南山便知不好,一声长啸,召集了部下,便带头向苍南山狂奔而来,终于在此时找到了曹全。

刘尚佶轻功发挥到了极致,飘身而来,数步一过,已赶到陆仁丁身后,手中枪杆一挺,便要将陆仁丁刺于枪下。

眼见马上就可得手,一道寒光却是猛然从头顶斩下,刘尚佶心知无法在杀了陆仁丁之后再挡寒光,只得变招将枪杆一横,挡住了寒光。“锵!“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刘尚佶借力向后翻身,回到曹全身旁落下,长笑道:”多年不见,陆掌门剑法依然如此凌厉,刘某佩服。“

陆仁贾哼了一声,冷然道:“你的枪法也是丝毫未减,不过现在文刀山已死,你还敢上我山来,杀我门人,是否有点不知好歹了!“

刘尚佶眼中杀意涌动,一挥袖袍,止住了赶到身旁的部下继续前行。冷冷的看着陆仁贾身后陆续赶来的苍南弟子与众多黄袍人,寒声道:“帝王谷的人果然在这,陆掌门,我可是专程赶来,就是想问问阁下,文刀山到底是死在魔帝和邪王手中,还是死在魔宗曾玉手里!“

陆掌门面色一寒,看来也是泛起了杀意,道:“刘尚佶,知道越多的人死的越快,今日你是下不了苍南山了。“

刘尚佶大笑道:“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陆仁贾你可别说大话!“说罢,弯身提起了曹全,带着手下向山下退去。

陆仁贾手中剑芒暴涨,回头道:“上!杀光他们!“身后苍南弟子与帝王谷门人也都拔剑怒喝,与墨夜军拼杀在了一处。

刘尚佶将曹全交到一名亲兵手中,大喝一声,手中枪影翻飞,点点寒光愈闪愈甚,在空中缓缓交织化作朵朵白莲,向着陆仁贾飘去,正是刘尚佶枪法两极意中的莲花。

陆仁贾不敢托大,聚气凝神,将剑芒催发到了极致,刹时刺出十三剑,每一剑都刺在莲花花心,一阵金铁交击至音过后,莲花终于散去,陆仁贾也不好过,向后退了数步,脸色煞白,胸中气血涌动,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刘尚佶收枪回腕,双手持住枪杆画了个苍蝇大小的圆弧,红缨卷出碗大枪花,刺向陆仁贾周身各处。

陆仁贾一声清喝,压下血气,持剑又迎上了枪影。

两人电光火石之间拼了数十招,刘尚佶枪花渐盛,压过了陆仁贾的剑芒,又过了数招,刘尚佶持枪横挑,隔开了陆仁贾一剑,脚底真气狂涌,跃在空中,抽枪回身,枪尖化作道道虚影,两极意中的雪花一式顿时将陆仁贾上半身尽数笼罩。

陆仁贾见眼前白光点点,当头飘下,心中大惊,连忙运剑如飞,连成道道光链,迎向“雪花“,挡下了大半枪影,却仍然被余下白芒击中,身上四处流出了鲜血。

刘尚佶见陆仁贾受伤,精神一震,趁势又是一枪直刺,要取了陆仁贾性命。眼见陆仁贾就要命丧当场,一股劲风却是从左侧传来,刘尚佶心知不好,回枪刺向劲风来处,方一接触,便觉一股无可阻挡的巨力透枪袭来,口中狂喷一口鲜血,倒飞而回,摔在了曹全一旁。

曹全看到师傅被人偷袭吐血,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道:“师傅,是徒儿不好,连累了大家,师傅你们不要管我了,赶快走吧!“

刘尚佶拄着长枪站了起来,擦了擦脸上污血,平静的看着曹全,微笑道:“已经晚了,走不了了。全儿,另外一张信纸是你取走了吗?“

曹全见师傅说话淡然自若,知道师傅已经决心死战,心中悲痛再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滴落在地,悲声应道:“是徒儿拿了那信,但还未看..便已经毁了。“

刘尚佶雍容淡然的望着曹全,仍是微笑道:“毁了就好,此中牵扯太大,报仇非一人之力可为。如果你今次有幸活下来,不要报仇,找处深山躲着,再不要踏入江湖。“

墨夜军只剩下了二十余人,见主帅重伤,奋力逼开敌人退了下来,此时将刘尚佶与曹全围在了中间,警惕的望着四周的敌人。

刘尚佶望着自己部下,人人俱是身上带伤,一身白袍大半染成了血红,知道大势已去,叹了口气,又看向陆仁贾的方向,道:“陆掌门,你身前的那位,可是魔教四大高手之一的天极阴魔刘广隶?“

陆仁贾望了望身前的黑衣人,黑衣人点点头,看着刘尚佶漠然道:“我是刘广隶。“

刘尚佶深吸一口气,对着刘广隶一拱手,道:“败在天极阴魔手下,倒也不嫌丢人。“

刘广隶并未答话,双眼蒙在黑暗中,看不清神色。

陆仁贾收起佩剑,走上一步对刘尚佶说道:“刘尚佶,如今江湖变天在即,老夫见你等也是一条好汉,现在立刻放下武器投降,我以苍南派名誉起誓,定不会伤了你们性命。“

刘尚佶看了看身边部下,一声长笑,挺直了身子道:“墨夜军的确败过很多次,但却从来没有投降过!多谢陆掌门你的好意,还恕我等无礼了!“

残余的二十余人也同声大喝:“墨夜军败,有死无生!“同时转身朝着刘尚佶跪下,行了一礼,恭身道:”副城主,属下先行一步,为副城主开路!曹全兄弟,你保重了。“

刘尚佶又是一声长笑,道:“好!“

众人又是一拜,回身同时一声怒吼,朝着敌军杀去,直到最后一人倒下,没有一人曾后退半步,回首一次!

曹全双目赤红,泪水湿透了衣襟,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血水不住的从唇边涌出,挣扎着想站起身来,却只能一次次摔倒在地。

“生既无惧,死亦何憾!世人皆道我只两大极意,今日我命为引,陆仁贾、刘广隶,第三极意-霸王,请赐教了!“

一声狂笑,刘尚佶冲天而起,虚空连踏四次,晃眼来到刘广隶陆仁贾十丈外,眼中精芒暴起,平起一枪隔空向两人刺去。

霎时万物俱静,这一枪无论是角度,发力,招式都是平常至极,无可称道。但却正是从这平常中生出一种破尽万物的霸气!

刘广隶与陆仁贾只觉眼前一人一枪就像与天地万物融成一体,恍如一接天巨人,手中长枪如峰如岳,正狭天地之威,轰然刺来。

刘广隶面色突变,双拳紧握,一身魔功顿时催发到了极致!一道血气沿着手臂蜿蜒而下,左手手掌由白红黄绿颜色不住变化,最后变作了深紫色。一声暴喝,手掌如落叶般飘然点出,方点出时快若闪电,但越往前,便越发缓慢,到了最后更是几乎静止!

周边众人只觉一股引力从刘广隶左掌悠然而至,皆是不由自主随着刘广隶掌势刺出兵刃,内力丝毫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

“砰!”

两股气劲终于相交,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刘广隶与陆仁贾都是狂喷数口鲜血,被击飞十丈,落在林边草中,生死不明。而另外十数名好手却是纹丝不动,接着悄然粉碎,化作飞灰随风飘散,什么都没有剩下。

刘尚佶一招伤敌,却未现喜色,扔下长枪凌空点地,赶到曹全身旁,提了曹全就往山下跑去。

“快追!别让他们跑了!“草丛中一阵响动,陆仁贾晃悠悠的坐起,对着其他人狂吼道,刘广隶则是脸上闪过一道红晕,强提一口真气,身形一闪便往山下飘去,显然功力比陆仁贾高出不少,受伤较轻。

众人终于回了过神,拔出兵刃向着刘尚佶追去。

刘尚佶提着曹全纵跃了数次,拉开了与众人的距离,眼见便要逃脱,却是突然停下,将曹全扔在了地上,长叹一声道:

“师傅救不了你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