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烛底笑藏刀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338字
  • 2019-02-25 14:02:25

云梦泽外一战之后,又过去了六日。自那之后,曹全便孤身一人向北方赶去,最终在这一日间赶到了与言叶大师等人约好汇合的地点——星娄小镇。其它与曹全一同赶往云梦泽的江湖好手要么就近找医馆养伤,要么便各自散去。毕竟如果数百人一起行动,不仅目标过大,行动不便。同时数百人每日的吃穿用度也不是个小数目,只有等需要他们相助时再行召集。

星娄镇并不算太大,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原小镇,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星娄地处中原腹地,曹全等人在此汇合之后,向西可以赶往有间客栈支援陈晓明,向北则可以直出边塞,赶赴塞北。

曹全的长枪挂在腿边,策马向着镇内不紧不慢的走着。此时据他们定下计策带人离开蜀素山已过去了八日。想来文刀习乘二与言叶大师等人早已赶到了帝王谷,不知情形如何,但看言叶大师并未传书求救,应当并未遇到什么艰险。若要说魔教能将言叶大师和文刀山两人一同拿下,再将那近千名江湖好手一网打尽,曹全自然是不信的!若魔教有如此手段,早应当横扫正道,一统江湖了!

而另外的陈晓明与壬珂俊逸两人,应当也就在近日可以赶到目标地点,以他们的身手和目前所搜集到的情报来看,应当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唯独是温祷福......

曹全心中想到此处不免有些担忧烦闷,温祷福的武功虽然高强,但天极阴魔与温祷福多次交手,在知道自己与对方起鼓相当的情况下,还敢带人围住大旗镖局,逼温祷福赶回晋西,应当是有他的依仗,只盼温祷福此次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曹全心中不快,只想开口长啸,但终究碍于礼数强忍了下来。只得随意看着招子找了家酒楼,将马在槽房放好,吩咐马倌好生照顾之后便走进酒楼找了张靠墙的桌子坐下,唤来小二,点好了吃食。

不久,小二端上一只大碗,放下匙筷,烫了几壶好酒与菜一起上了。

曹全自斟自饮,连喝了三杯。

江湖中的人似乎都很喜欢喝酒,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生命随时都会像烟雾一样,飘散在尘世中,不留下一丝的痕迹。而江湖上的杀戮纷争,也仿佛可以在这酒中淡忘。

天渐晚了,大堂中点起了蜡烛,门口的布帘被晚风卷起,然后轻轻地放下。

曹全忽然停下,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两名身穿淡青色霓裳的年轻女子突然走进了酒楼,然后径自走到曹全桌前坐下。

这两人的年纪应当不过十来岁,看上去要比曹全还要年轻许多,举止中带着少女的活波与天真,双眼澄澈,倒映着烛火的光。

她们的脸上有些疲惫,身上也有些沙尘,似乎是从某地风尘仆仆的赶来。此刻这两人并肩坐着,正好奇地打量着对面的曹全。

曹全轻咳了一声,开口问道:“两位姑娘可是认识在下?“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那为何要在此坐下?这酒楼中应当还有空桌才是。”

那两人又是摇头,其中偏瘦一点的女子开口道:“我们没有钱。“

曹全默然看着两人,突然抬手唤来了小二,加了两副碗筷,又多点了些荤素糕点,摆满了一桌。

另外一名稍胖的女子见状点了点头,道:“你果然是个好人。”

曹全闻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开口问道:“我看起来就像好人吗?”

对面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偏瘦女子道:“若你不像好人,我们也不会进来坐下了!”

说罢,也不再与曹全客气,埋头吃了起来,曹全也不懊恼,也是自斟自饮,慢慢吃着。

三人就这样自顾自的吃了一会,那两名女子却是突然停下,抬头注视着曹全,齐声道:“你为什么不问我们的名字?”

“你们既然没有问我的名字,那我又何必问你们呢?”

“我叫凌颖,冰凌的凌。”这是那名偏瘦的女子。而那稍胖的女子则是又吃了几口,方才开口介绍道:”我姓田,单名一个甜字。“

曹全拱手行了一礼,也自我介绍道:“在下姓曹,名全,字兰月半。”

“我们知道。”凌颖和田甜同时点了点头。

“那为何两位姑娘方才又说不认识在下?”

“我们的确不认识你。”凌颖和田甜相视一笑,似乎是觉得很有意思。凌颖又接着开口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

不待曹全回答,田甜接过话道:“我们是杀手!”

曹全心中一动,但看两人的穿着打扮还有双手便又定下心来,笑着摇头道:“没有杀手会随便出现在别人的眼前,更不会穿如此显眼宽松的衣服。”

曹全顿了顿,接着道:“也绝不会告诉别人她的名字。”

“可我们偏要不一样!”

“那你们肯定很难完成你们的任务。”

“可是偏偏我们要杀的人却从来没有跑掉过。”凌颖放下筷子,拿出手帕擦拭着自己的双手,笑着道:“而且我们只从正面出手。”

曹全也是一笑,道:“那一定是他们已被你们迷住。”

“你真有趣!”凌颖猛的笑出了声来,掩嘴道:“那你知不知道我们来是为了什么?”

曹全摇头。

“我们来是为了杀你。”

曹全眼神一凝,看着对面的两人,暗运气息却未感应到对方体内有真气流转,也未察觉对方存有杀意,于是饶有兴趣的说道:“那你们为什么还不动手?”

凌颖一手托腮,靠在桌上,另一手在垂在桌下。她看着曹全脸上仍有笑意,道:“我很少用刀。若是一刀杀不死你,也许会疼的,所以我就等吃饱喝足以后再下手,或许力气足了,杀你也比较容易。”

“那现在你已经吃饱了,又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就是现在!”

好快的刀!!

曹全只觉眼前突然一亮,然后感觉心口一凉,回过神来时,一柄薄如蝉翼的透明短刀已经插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不用担心,你不会死的。”凌颖站起身来,她没有拔出短刀,而是将它留在了曹全身上。她的脸上仍然带笑,轻轻拍了拍田甜的脑袋,田甜也只能放下筷子,不满的站起了身子。

“你是个好人,所以我没有全力出手。”凌颖又是一笑,一边伸出手帮田甜擦去了嘴角的油渍,一边继续说道:“我们之所以会来,是因为洛姐姐告诉我们你是坏人......十恶不赦的那种!”

曹全捂着胸口,面色惨白,有些艰难的开口道:“圣教毒医?”

田甜点了点头,似乎有些不满,轻声嘟囔道:“不过显然我们白跑了一趟。”

凌颖也不理会田甜,而是对着曹全行了一礼道:“这一刀就算是报答你请我们吃饭的恩情了,我们从不欠别人东西。”

“这是......报恩?”

凌颖和田甜点了点头,却没有解释,而是直接转身走出了酒楼,最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