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神谷归正道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381字
  • 2019-02-25 13:59:51

沙粒在风中飞起,然后雪粉般簌簌落下。

本已四散赶回各处绿洲中的沙民再次汇集了起来,只是这次他们聚在一起的目的,却与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当他们为金刀候龙心靑送葬时,帝王谷中之人遥遥听着他们的凄切,现在帝王谷谷主死去,他们也只是远远地感受着对方的悲哀。

言叶大师仍然站在高台之上,身体挺得笔直一动不动,远远望去,就好似一尊雕塑。

文刀习乘二仍然坐在原地,轻轻吹拂着手中的茶,眼中隐有深意地看着言叶大师。

而其它与他们同来的正道江湖好手,则俱是呆呆地望着高台。

名震天下的魔帝邪王,就这样死了?

他们的心中有惊讶,有疑惑,有几分欣喜,还有着几分空虚!

他们原以为自己会欣喜若狂,因为正道的大敌突然少了两个,但真到了这个时候,大多数人却都感觉自己心中居然有些空落落地。

强如魔帝邪王这等高手,也终会有落败的时候。而当他们死时,竟然也与凡俗之人无异!

那么他们自己呢?又会有什么不同吗?

帝王谷外一片寂静,唯有风声,伴随着帝王谷内传出的悲哭之声,让旁人心中也涌上了几分悲意。

不知这样过去了多久,言叶大师突然一动,双掌合十,唤了声佛号。佛号声远远传开,将旁人惊醒。

谷中悲哭的帝王谷弟子,也在佛号中不自觉的停下,抬起头看向高台,眼中俱是茫然。

狂风袭过高台,将言叶大师所着僧袍带起,配合着那两道在风中扬起的白眉,恍若神仙下凡。

“你等可知错?”言叶大师看着仍然跪伏在地的帝王谷弟子们继续开口说道,脸上满是悲悯之色。“今日你们的谷主死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却无力反抗,唯有满腔悲愤。但悲愤又能如何?即便你们所有帝王谷弟子一拥而上,也取不了老僧的性命。那么这悲愤能让你们报仇雪恨吗?又能让你们的谷主起死回生吗?”

言叶大师的话在其磅礴内力的支撑下远远传开,佛音浩荡,似乎能够直入每个人的心底,让人心中一颤。那些帝王谷弟子们的眼中虽然大多仍是迷茫,但却已有人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言叶大师接着说道:“你们的谷主死了,你们自然悲痛万分。但你们之前与圣教联手,害死了蜀素剑派两位宗主,又可曾想过对方的弟子会如何悲痛?”

大多数帝王谷弟子仍是双眼茫然地看着言叶大师,随着言叶大师问话不自觉的微微摇头。但其中领头的几个中年弟子,却是从言叶大师的话及语气中反应了过来,一起朝着言叶大师不断磕头,悲声道:“言叶大师,以往是我们错了,但我们帝王谷虽被称作魔教,但除蜀素剑派一事之外,我们这代的两位谷主绝未再做过其它伤天害理之事。若前辈要追究帝王谷过往错事,我们这几位老人愿意以命相抵,但两位谷主却是无关之人,还望前辈饶两位谷主!”

这话一出,旁边的其它帝王谷弟子逐渐也反应了过来,朝着高台不住磕头。

言叶大师面露悲悯,刚要开口说话,却是被文刀习乘二抢先道:“你们帝王谷果真没做过其它伤天害理之事?!那文刀山和墨夜军又是怎么回事?!”

帝王谷的年轻弟子闻言俱是面色一变,似乎是想起了之前联合圣教与神教其它三大宗门围攻墨夜军之事,心中惶恐却不知如何解释。唯有那领头的几个中年弟子却是面露犹豫之色,又看了一眼高台,这才有人咬了咬牙,沉声道:“在下不敢对前辈隐瞒,那墨夜军败之事我们帝王谷虽有参与,但其中主导此事者,却是文刀山本人!”

文刀习乘二眼神陡然一冷,手中茶杯化为齑粉随风飘散,站起身来看着说话那人,冷声道:“当真?”

那人又是连连磕头道:“绝不敢欺瞒前辈,在下若有虚言,天诛地灭!”

文刀习乘二的脸色阴晴变化不定,虽然之前已经隐约猜到文刀山未死,但此刻猜测终被落实,心中仍不好受。沉吟片刻,又开口问道:“那文刀山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个在下的确不知,文刀山之事在我们神教四宗之中也是机密,我们帝王谷中,应当只有两位谷主知晓....”

说到后面,那人声音越小,又是连连磕头,仿佛怕文刀习乘二怪罪。

文刀习乘二却未再理会那人,而是转过头看向言叶大师,言叶大师点了点头,对着帝王谷弟子又是一问:“老僧可以救你们谷主之命,但今日以后,你们又打算如何行事?”

帝王谷中弟子闻言俱是面露喜色,几乎是齐声开口说道:“自当脱离神教,绝不再行伤天害理之事!”

言叶大师又一点头,沉声道:“善哉善哉,迷途知返,善莫大焉!望你们不要忘记今日之言,否则下次老僧绝不会再次留情!”

说罢,便是双掌一出,两道浑厚真气隔空灌入魔帝邪王两人体内,片刻之后,两人便又是吐出了一口鲜血,悠悠转醒。只是两人双目含泪,心情激荡,不知为何!

但帝王谷弟子却是无暇顾及其它,俱是激动非常,一起对着两人一拜,齐声道了声:“谷主!”

邪王回过头朝着领头的几位中年弟子传音了几句,那几名中年弟子又是一拜,然后便站起身来带着其它弟子走回了谷内。

邪王见门下弟子走远,这才回过了头,轻轻拭去眼角泪珠,与魔帝对着面前两人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敢问方才我所看到的...”

“那是老僧的一门掌法,名为浮生幻梦,能致人于濒死而不杀,但同时却也会钩动心魔,使人陷入梦境。方才两位施主所见,不过幻梦一场!”言叶大师双掌合十还了一礼,接着问道:“施主方才在梦境中看到了什么?”

魔帝邪王二人沉默片刻,还是由邪王开口回答道:“大师违背了承诺,在我们死后仍然带人杀入了谷内,门下弟子无一幸免,血流成河......”

言叶大师唤了声佛号,道:“善哉善哉,两位施主虽然还未铸成大错,但却已沾染魔心。若是从无背信弃义,灭人宗门之念头,自然不会有如此梦境。所幸两位施主仍有回头之法,还望日后能够持正扬善,莫要违背今日之言。”

魔帝邪王二人又是一齐行了一礼,齐声开口道:“晚辈明白!”

待言叶大师说完,文刀习乘二这才开口向魔帝邪王两人问道:“文刀山到底是怎么回事?”

邪王脸上犹豫之色一闪而过,刚要开口说明,魔帝钟蒂却是抢先开口问道:“敢问两位,可否有分出人手去往塞北之地?”

文刀习乘二不知对方何意,但仍是点了点头。

钟蒂又问道:“敢问那一行人中有几位高手?”

“只有我师妹一人,也无其它江湖人士跟随。”

魔帝与邪王闻言面色一变,相视一眼,同时道了一声:“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