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身死帝王悲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440字
  • 2019-01-30 19:56:14

文刀习乘二及言叶大师两人自蜀素山出来后,便带着跟随自己一起行动的江湖好手远赴西北。与他们出发前所想完全不同的是这一路上竟然并无魔教中人出来阻挠,更没有遇着什么埋伏。一行人就这样无惊无险的赶到了帝王谷之外。

此时的帝王谷内外同样是一片平静,谷口虽然站满了身着黄色劲装的帝王谷弟子,但在看见文刀习乘二等人出现在谷外时却并未拔出兵刃,而是抬头看着屹立于谷外的一座高塔,脸上满是悲戚。

那高塔上的平台并不太大,四周没有围栏,两个身着黄色袍服的年轻女子站在平台之上,正平静地看着文刀习乘二与言叶大师。

那正是魔帝钟蒂和邪王嫡姜二人!

跟在文刀习乘二及言叶大师身后的一众武林人士见此情况免不了一阵喧哗,各种猜测众说纷纭,其中还夹杂着不知何地方言说出的脏话,似乎是拿魔帝邪王二人调笑。

站在高塔上的魔帝脸色一冷,眼神一转看向那些吵嚷着的江湖人士,被魔帝视线所笼罩的江湖人士立时感觉自己坠落冰窖,一阵寒意爬上了背脊,周身汗毛竖起,几欲战栗,再不敢开口说话。

于是顷刻间帝王谷外又陷入了沉静。

“言叶大师,还有那位从西域来的姑娘,能否赏面上来一叙?”一直默然看着文刀习乘二两人的邪王嫡姜突然开口说道,语气诚恳温和,似乎并无敌意。

文刀习乘二心中疑惑,但却也没有直接开口拒绝。而是转头看向言叶大师,征求他的意见。

言叶大师则是竖掌唤了声佛号,对文刀习乘二道:“邪王魔帝二人并非奸猾之辈,塔上应当没有陷阱机关。依老僧拙见,我们且上去与她们一叙,看她们欲谈何事!”

文刀习乘二闻言点了点头,伸出右手搭在了言叶大师肩上运力一带,两人同时跃起,下一刻便飘然落在了高台之上。

原本站在高台边缘的魔帝邪王二人不知何时走回了台中一处坐下,面前摆着四杯清茶,似乎是早有准备。

“两位请坐!”

文刀习乘二与言叶大师一左一右走到魔帝邪王两人对面坐下,端起茶杯,还未喝下却已经闻到了一股清香。

“好茶!”文刀习乘二终于开口说话。

魔帝轻轻一笑,道:“以两位身份武功,帝王谷中也只有此茶能勉强相配,只望莫要嫌弃,担不得如此谬赞。”

文刀习乘二却是摇了摇头,正色道:“好就是好,这与其它东西无关。”

这话一出,魔帝邪王二人均是面色一正,魔帝更是钦佩道:“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这位姑娘心性修为已达如此程度,无怪于能在如此年纪便把内功练到超凡入圣的地步。方才让姑娘见笑了!”

文刀习乘二却未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眼神向下看着,似乎在打量着茶杯。

反而是言叶大师唤了声佛号,接过话道:“敢问两位施主唤我们上来,是所为何事?”

邪王叹息一声,轻声道:“若我说是为了求和,大师信吗?”

文刀习乘二闻言突然抬起了头,紧盯着身前的二人,邪王也并未躲闪文刀习乘二的目光,而是坦然与之对视。反倒是坐在一旁的魔帝,却是双眼无神地看着远方。

邪王接着说道:“我们师姐妹二人在蜀素山受了重伤,此时并未痊愈,若与两位动手,也是毫无胜算...”

文刀习乘二转头看了看言叶大师,言叶大师则是点了点头,示意邪王此话非虚。

文刀习乘二沉默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但你们仍有一搏之力。”

邪王勉强一笑,回答道:“那又如何呢?就算我们师姐妹二人能够脱身,但帝王谷与谷中数千名弟子,又如何能逃呢?”

“就因为这样?”

“就因为这样!”邪王又是勉强一笑,站起身子回头看向站在帝王谷中的门下弟子,轻声说道:“你看...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还那么年轻......有些还只不过十来岁罢了。他们大多都是孤儿,从小便被接来,在帝王谷中长大。对我来说,他们都是鲜活的生命,而不只是一串数字......我不能看着他们送死,去打一场必败的仗。”

文刀习乘二也顺着邪王的目光看向了帝王谷口,那些帝王谷的弟子也正抬头看着高塔,神色之中带着紧张与悲哀。

“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会就这样罢手?”

“因为我们准备了足够的代价。”许久没有说话的魔帝突然也站起了身子,对着文刀习乘二两人开口说道:“就用我们两个的命,如何?”

魔帝这话一出,站在谷口的帝王谷弟子便是一片混乱,大喊着谷主不可...我们和他们拼了...之类的话,其中年轻者或女性弟子更是泪流满面。而跟随文刀习乘二前来的江湖好手也是一片哗然,似乎俱是不敢相信。

魔帝转过头,看着谷口群情激动的弟子们欣慰一笑,然后却是一挥袖袍,阻止住弟子们的叫喊。

邪王转过身子,眼中仍是平静,对着文刀习乘二与言叶大师躬身行了一礼,说道:“两位意下如何?”

文刀习乘二沉声道:“由言叶大师做主便是!”

言叶大师面露悲悯,轻轻放下茶杯站起身子,双手合十唤了声佛号,道:“善哉善哉,两位施主宁死也要护住门下弟子,着实令老僧感动不已。但帝王谷错事已铸甚多,就说近日那蜀素派两位宗主便是因两位施主而死,之后若不是有我等坐镇山门,恐怕还会招来诸多祸端。所以若老僧就此放过帝王谷,恐怕要教天下正道之人心寒,也无法服众..”

说到这里,言叶大师却是语气一转,突然问道:“两位施主倘真愿意以自己性命保下帝王谷弟子?”

“是!”魔帝邪王二人同时说道,语气之中满是坚定。

“好!”言叶大师神色肃然,道:“那老僧就代中原正道答应两位施主的要求!在两位施主死后绝不再为难帝王谷弟子,不过,老僧也有一个要求!”

“大师请说。”

“那就是等会得由老僧来动手!”

魔帝和邪王相视一眼,却未有丝毫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魔帝转过身子,对着帝王谷弟子说道:“从今以后,姜游丙便为帝王谷谷主。另外...从今日起,我们帝王谷脱离神教,以后的路该向哪走,就全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话音未落,帝王谷弟子再忍不住,俱是悲愤非常,就要冲出帝王谷与正道中人拼命。魔帝见状便是一声冷哼,身上气势毫不收敛的放出,巨大的压力顿时笼罩帝王谷口,阻止住了帝王谷弟子们的动作,冷声道:“我的话你们也不听了?!我说过,今日凡踏出谷口一步者,便再不是我帝王谷弟子!”

说完,见门下弟子不敢再走出谷口,这才回过头,与邪王相视一笑,一同开口说道:“劳大师动手!”

言叶大师双掌合十,默念经文,突然双眼圆瞪,双掌平直推出,体内内力汹涌而出,隔空打在了邪王魔帝两人身上。两人俱是身子一震,一口鲜血仰天喷出,然后颓然倒在了地上!

顿时帝王谷中跪倒一片,悲声震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