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林暗草惊风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479字
  • 2018-12-27 11:05:52

曹全走出镇口,脱下外袍将长枪裹了,认了苍南山的方向,身形一动便没入了林子。

曹家与陆家本是世仇,势力相当,平日也只能是小打小闹,争扰数百年也没能分出个高低,二十年前两家高手在苍南镇旁建瓯山顶峰决战,曹家高手拼了重伤将陆家高手陆仁贾打下了山崖,本以为陆仁贾必死无疑,曹家便趁机大肆打压陆家。但碍于官府,一直未曾赶尽杀绝。

本以为陆家再无翻身之日,却在七年前一名神秘高手横空出世,曹家数十名高手接连被毙。那时世道早已不同,朝廷衰弱,天下叛军四起,无人再管江湖恩怨。但曹家念及人伦常理,未曾想过陆家会赶尽杀绝,结果陆家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借暴雪突袭曹家,几乎将曹家两千余人杀得干干净净。

那时曹全年方十四,年纪虽小却是已知事情轻重。心知自己乃是曹家唯一血脉,硬是在尸山血海中趴着一动未动,靠喝血吃死人肉为生。曹家大院深藏山林,平日只有些许陆家杀手在附近监视,是以一直没人发现曹家已被灭门。直到文刀山带兵路过,方才发现此惨案,杀尽陆家杀手,击退了陆家援军。在清理尸身的时候发现一息尚存的曹全,这才将他救下。

之后曹全跟着文刀山四处征战,两年中愈加成熟,也从各处得获消息,那神秘高手便是陆仁贾,他坠入崖底非但未死,并且还学得了一手极高明的剑法,在与文刀山战败后退居苍南山创建了苍南剑派。

连连征战,曹全手下沾染鲜血不少,对杀戮也有了些许厌倦。又听闻陆家势大,未免文刀山遭到牵连,留下信离开了军营,隐居深山。

本想就此清茶淡饭度此余身,却突闻文刀山兵败身死,悲痛之余想起之前在霖湖与文刀山结拜之时,文刀山曾对众人说过霖湖桥桥柱上有两处隐秘的机关,里面可以藏纳物品。如果他某日兵败身死定会在此留下仇人姓名。又见其余众人畏惧神秘高手势力,无人敢前去取信,只好快马赶来,一番伪装,上桥取了文刀山的遗书。

曹全出城后满怀激动的打开了信纸,本以为自己马上便可以知道杀害文刀山的元凶,为他报仇,但当他看到信中内容之后才突然惊觉,他不识字!

于是他只得将信纸收回了胸前袋内,前往林中取了早先藏好的长枪,又潜回霖湖桥边,盯住了马三。本想杀了马三之后便离开苍南镇,去找识字的人帮忙读信,却又被苍南少主陆过德所盯上。

曹全想到这里,突然一惊,刚才被陆过德劲力所伤,喷出的两口鲜血,大半吐在了自己胸口!当时未曾细想,此时想起,胸口那麻布袋子,又怎么挡得住血液侵透!

念到此处,也顾不得什么枪不离身,左手将裹住长枪的外袍一抖,丢开了长枪,右手则向着外袍口袋伸去,取出信纸一看,只见那纸张大半染成了黑红色,唯留下最底端的三个字还能勉强分辨。

这三个字曹全倒是认得,是文刀山的名字。

看着信纸上最后剩下的“文刀山”三个大字,曹全只觉得自己胸口似乎被大锤猛的一撞,气血翻涌,引动了之前的内伤,曹全再坚持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仰天一跌,便昏倒在了地上。

日升日落,月再西斜,白昼转瞬即逝。

陆仁贾一掌狠狠的拍在了一整块木桩打磨的木几上,木几随即炸成了碎块,分散至大殿的各个角落。世人都知道苍南掌门剑法无双,江南第一。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内功也是如此的深厚。

“废物!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你们却什么都没有找到。”陆仁贾的脸已经变成了青紫色,或许自从他当上这苍南掌门后便再没有如此愤怒。“出动了一百多人,一点踪影都没有查到。我儿子那么大一个人还能凭空消失了吗?”

跪在最前面的一人抱拳说道:“少主当时说发现了文刀山党羽,便留下我们独自走了,兴许少主仍在追踪敌人…”他还欲再说,却是一道白光闪过,那人忽的倒下,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痕。陆仁贾的右手仍旧按在剑柄上,剑也仍然没有出鞘,没有人看清这一剑。

周围的人任由鲜血洒在自己身上,头低的更下了。

“继续给我去找,还是那句话,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周围的人松了口气,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大殿。

“阿文,你从账房拿三千两银票,去帮我找朝音帮的万事通和帝王宗的姜游炳。让他们也帮我四处留意一下。”

“是”一个黑影突兀的从陆仁贾的身后冒了出来,然后又突兀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吩咐完众人,陆仁贾心中的不安却丝毫未减,此时文刀山刚死,苍南镇表面平静内中却是暗流激涌,各方势力汇聚一堂,有文刀山旧部想抢回尸身,有其仇家来一睹为快,还有那几位大人的手下昼伏夜出,暗藏桥边监视…自己儿子的经脉重接不久,武功低微,性子却又是骄纵自大,只盼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

木仓王刘尚佶卓立苍南镇城墙之上,霖湖桥边风吹草动尽收眼底。

黑暗中,刀剑的寒气夹杂血腥不住浮动,霖湖边白影闪动,伏尸满地,时而一声闷哼传出,便又是一名黑衣人倒在了地上。

刘尚佶胳膊上系着黑色丝带,白袍白冠,神色淡然的望着镇中的一切,当日流星城被神秘高手突袭,文刀山重伤败逃,自己也被困乱军之中,镔铁所铸的长枪用断了七柄,方才杀出一条血路,收拢残部隐入山林。修养了半日,便接到消息,文刀山死于霖湖,尸身挂于桥边示众,头颅不知所踪。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飞鸽传书告知了徒弟曹全,便匆匆带兵赶来。昼夜兼程行军两日,才赶在一个时辰前赶到了苍南镇。

刘尚佶久经战阵,料定桥旁定有高手潜伏,派了高手作为诱饵,大队兵卒潜伏左右,敌人果然中计,困于阵中,被分散绞杀。

数名白袍人快步跑上城楼,在刘尚佶前方三步跪下。

“禀告副城主,湖边高手无一逃脱,已被尽数杀死。在桥上机关发现了一封城主留下的密信。”

领头白衣人说罢,上前几步,将信纸递给了刘尚佶。

刘尚佶看向手中信纸,先是一惊,随后眼中泛起了一股杀意。

“你们有没有看过这封信!”

白衣人一惊,又再跪下,道:“属下绝未看过此信!”

刘尚佶眼神闪烁,似在犹豫。盯着白袍人看了好一会,终于散去了气势,摆了摆手道:“下去吧。”

白衣人等松了口气,行了个礼,缓缓退下了城楼。

刘尚佶又看了一遍信,双手突然运力,信纸顿时化作了灰烬,漫天飞舞。

“江湖要变天了..”

刘尚佶盯着漫天灰烬沉默了许久,一挥袖袍,示意手下收兵,足尖一点跃下了城楼。身形刚刚落下,一名白袍人飞奔而至,跪下行了一礼,道:“副城主,曹全兄弟传来消息,说他已经到了苍南山,打算查明文刀山的死因,如果有什么不测,万事便只能仰赖副城主了!“

刘尚佶面色剧变,猛然扭头望向了苍南山。

“不好,曹全要出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