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晋西传书急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280字
  • 2019-01-22 22:45:42

信鸽从温祷福的手中飞走,而温祷福则仍然呆立在原地,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消息。

陈晓明率先发现了温祷福的不对,刚想走上前去看看温祷福所收到的信纸,却见温祷福突然一动,内力喷涌而出将抓在左手中的信纸化为了灰飞。他想回过头对着陈晓明及言叶大师等人笑了笑,似乎是在示意不用担心,然后看向了曹全,郑重道:“曹全兄弟,你能跟我走一趟吗,我有一件事情需要拜托给你。”

曹全只以为温祷福又收到了某地的求援信,需要他赶去支援,于是也没有多想,跟在温祷福身后便走出了蜀素剑派的山门。

两人一路无话,直至走到蜀素山腰时,温祷福忽然停下,也没有回头,只是看着远方开口对曹全说道:“曹全兄弟,你觉得对于练刀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曹全愣住,不明白温祷福为什么突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犹豫片刻之后方才开口说道:“应该是胆量吧!”

温祷福点了点头,认同道:“的确如此,对于练刀之人来说最重要的便是胆量。刀不同于其它兵器,往往只有一面开刃,若想要伤敌,便必须迎着对方攻势冲上前去。在实战之中,若有一丝犹豫,一丝胆怯,恐怕就将死于对手手中。”

说完温祷福沉默了片刻,然后继续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除了胆量之外,对于一个刀客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高深的刀法?”

温祷福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曹全继续猜道:“难道是力气?”

温祷福再次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对于刚入门的人来说,的确如此,一胆二力三功夫,倒也没错。但若是想要成为一等一的刀客,力气就只能放在第三位。”

温祷福左手一抬,将手中之刀横在眼前,右手轻轻抚过刀鞘,最后摸上了刀柄。

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又或许是想要感受些什么,温祷福就着样平举着刀,缓缓闭上了双眼。少顷,他接着说道:“对于一个一流刀客来说,排在第二的是势!”

“势?”

“没错,不仅仅是刀势,还有你整个身体的势!”温祷福说到这里,陡然睁开了双眼,两道精光闪过。纵身跃起,手中之刀跟着出鞘,从上往下砍出了一刀。

剧烈的破空声响起,温祷福却未收刀停下,反而是对着空气不断挥砍,或是踏前横斩,或是转腰斜挑,虽然并没有用出什么非常高明精妙的刀法,却也给曹全一种势不可挡的感觉。

几乎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温祷福终于停下,收刀回鞘,长出了一口气。

“刀有刀势,人有人势,而能够做到刀人两势合一,便是成为一名一流刀客的基础。”温祷福转过身子,看着曹全,继续说道:“你纵身跃起当头砍出一刀,那便是借了落地之势,你踏前横斩,便是借了踏步之力。若要从下向上斜挑,那便非得转腰不可。无论一个刀客学的是多么强的刀法,天资有多聪颖,但只要他没有掌握势的运用,便常常是有十分力也发不出五分。但若是掌握了势,就算你只有三分力,照样能够劈出十分力的刀。所以在大旗刀法中开篇便写着刀法贵在精进勇猛,不可怯懦退缩,而刀势在力、法之上,需合乎万物自然之态。可惜这种东西只可意会,无法言传,勉强写下来也是无用,你明白便是明白,不明白看得再多也依旧是一头雾水!”

温祷福眼神一转,看向不远处树木旁堆积的落叶,道:“若是曹全兄弟你以后收徒传授刀法,定要教他时刻仔细观察身边的事物,无论是深秋落叶,还是高山流泉,这一切似乎平常的事物,都有可能蕴含着一种极为精妙的刀势。”

曹全点了点头,拱手行了一礼,说道:“多谢温大哥教导,只是曹全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突然告诉我这些?”

“我或许得立刻赶回晋西一趟,大旗镖局出了些小问题...”温祷福看着曹全爽朗一笑,似乎全然未把那所谓的问题放在眼里,说道:“若是这一去我遇到了什么不测,还望曹全兄弟能够帮我找个徒弟,把大旗刀法传下去。”

这话刚说出口,曹全便是心中一惊,骇然道:“温大哥所言何意?晋西那边究竟出了何事?!”

温祷福笑容稍敛,说道“据我所收到传书中的描述来看,应当是那天极阴魔刘广隶带着数百天魔谷弟子围住了镖局。自我父亲和大部分镖头镖师一同失踪以后,大旗镖局便是一蹶不振,实力大减。现在就靠着那些晚辈恐怕挡不住刘广隶的攻势,就算有着地利与机关相助,也拖不了太久。”

“那我愿与温大哥同去!”

温祷福摇了摇头,说道:“曹全兄弟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若是我们几人一同从蜀素山赶往晋西,最快也得半月。而若是我一人赶路,借家传宝马之利,十天便可以赶到。而且魔教与圣教最近行动频繁,并且都是冲着江湖有名高手而去。虽然我猜不出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总归不可能是做无用之功!我怕若再耽误几天,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魔、圣两教的阴谋!”

说到这里,温祷福目光一凝,面色肃然,上前两步拍了拍曹全的肩膀,说道:“这事就仰仗你们了!”

“温大哥你..真的非去不可吗?”

“每个人都有那么几件事,是非做不可的。就像曹全你本已厌倦厮杀隐居山林,但却又因为文刀山之死不得不出山为他报仇。我也是一样,大旗镖局传承数百年,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它覆灭!”

天色见晚,温祷福也没有时间再多停留,一声呼哨唤来了白马,只是在翻身上马之前,从衣襟中掏出了一本旧书,上面写着:大旗刀法。

曹全也不再劝阻,默默接过了刀法秘籍,郑重收好。

温祷福见状仰天一笑,翻身上马便要离去,却忽然听曹全问道:“温大哥你为什么不把刀法交给陈大哥和言叶大师他们,而是选择了我?“

“因为你很像年轻时的我,而且用枪与用刀之间,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觉得若把刀法交给你,你或许能够悟到刀法的真意,将大旗刀法完整地传承下去。而老陈和言叶大师则不同,依他们的武功路数与性子,或许会将我这刀法传得不伦不类!”

曹全明白温祷福所说确是事实,也不再多问,再次朝着温祷福拱手行礼,说道:“温大哥,待我们击破魔、圣两教之后,就来晋西找你喝酒!”

“好!”温祷福一声长笑,扬鞭催马!一人一骑,转眼便消失在了林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