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黑云漫蜀素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102字
  • 2019-01-13 21:17:13

蜀素剑派所在之地本名为元章山,位于西南之地的无疆山脉之中。由于地处边陲,且在万山之间,所以在蜀素剑派祖师于此开宗立派之前,此地可以说是千里之内杳无人迹。

直到三百年前,蜀素剑派开派祖师海岳道人游历群山时在此地顿悟,连创八套绝世剑法。之后海岳道人便将元章山更名为蜀素山,并开创蜀素剑派。

此后,借海岳道人的威名,来此欲拜师学艺者无数,巅峰时更是有数万人聚于元章山外!久而久之,一些不愿或不能离开的人便在距元章山七十里外的一处河滩上建起了一座小镇。这些人要么是因为拜师失败却仍未放弃而不愿离去,要么是因为家乡遥远,来此时已花光了盘缠无法回乡,由于他们留下俱是因为蜀素派的缘故,所以便将此镇也命名为蜀素镇。

三百年来,由于蜀素镇作为无疆山脉附近唯一的城镇,想要前往无疆山脉之中找土人收购特产的商人、欲前往山脉中采药或打猎的药农、猎户都选择在蜀素镇落脚,于是蜀素镇愈来愈繁华。反观蜀素剑派,由于开派祖师海岳道人创下八套绝世剑法,并分别传给八位弟子,导致在海岳道人死后,这八位弟子谁都不肯服谁。争执十数年也没选出一个掌门,最后干脆八个弟子各自独立一宗,俱称自己方为蜀素正统!

在此情形之下,八宗弟子明争暗斗不断。在八位二代弟子死后,继位的八宗宗主更是引入外部势力介入门派之中,最后导致了五十年前的蜀素山之战!此战蜀素剑派弟子死伤惨重,原本的八宗更是只剩下了霸剑宗与诡剑宗两宗。由此开始,蜀素剑派逐渐式微,若不是两宗此代掌门吉衣炬与谭幽潜武艺高绝,蜀素剑派几乎要沦为江湖三流势力。

吉衣炬与谭幽潜两人俱是在三十之前便已位列江湖一流高手之中,如此惊才绝艳之人自然都不会是傻子。以蜀素剑派情形来看,如果再继续内部斗争不断,那么恐怕不出百年江湖上便会再没有蜀素剑派这一宗门。于是在两人继位宗主之后便一同立下誓言,两宗之间永不再起争斗,两宗弟子当齐心协力复兴剑派!

在此誓言之下,两派气氛一向融洽,已有十余年未曾发生过冲突!而吉衣炬与谭幽潜两人更是以师兄弟相称,引为知己好友。

但就是关系如此之好的两人,却在前一阵突然一同出关,并互下战书,闹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

江湖之中鱼龙混杂,其中不乏有八卦且喜嚼舌根之辈,于是如今江湖上对于两人突然反目的原因有着数十种不同的猜测传言,其中支持者较多的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吉衣炬与谭幽潜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因情反目...

第二种,吉衣炬与谭幽潜两人本就互相看不顺眼,只是因为两人之前势均力敌,争斗无益,所以暂时忍下。如今两人闭关有成,都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当然要好好教训对方...

第三种,也是目前支持者最多的一种。江湖传言吉衣炬与谭幽潜两人之间已有一人暗投魔教,勾结帝王谷之人欲彻底剿灭对方,另一方不甘示弱,于是便有了这一次决斗。这一传言的根据,便是数月以来蜀素镇内有许多帝王谷弟子出没...

曹全坐在蜀素镇内一家客栈的大堂之中,桌上摆着几道小菜,正不紧不慢的吃着。在昼夜赶路之下,他终于在吉衣炬与谭幽潜两人决斗之前赶到了蜀素镇上,休息了一日,便打算在今晚前往蜀素山中与温祷福等人碰头,却不想在吃饭时听到了许多关于此次决斗的消息。

对于前两种猜测,曹全自然是嗤之以鼻,此时的他已见过不少一流高手,就连他自己也已经半只脚踏入了一流高手之境。所以他已知道当一个人功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若再想进步便必须坚定本心,找到属于自己的道!吉衣炬与谭幽潜两人功力均已臻至化境,绝不可能畏首畏尾,因为功力相似而拖延如此之久再行决斗。

而因情反目更是无稽之谈,江湖中稍有见识之人便知道蜀素剑派心决练至高深处后便会斩情修心。所以蜀素剑派也被称为第一清修道门,门下核心弟子绝不会因情犯戒。

倒是第三种猜测,还有几分可能...

曹全正想着,离他不远处一桌上围坐着的几人却也说起这事,其中一人一口干掉一杯水酒,空着的左手往桌上一拍,得意说道:“老子就说那蜀素山上定然有鬼,你等还不相信,今日我们正撞见天极阴魔从蜀素山上下来,还是吉衣炬亲自相送,你等还有什么话好说?!”

那人身边坐着几人俱是赔笑,不住为那人斟酒。

那人脸上得意更甚,又饮罢一杯,声音却是突然压低,唤周围几人附耳过来悄声说道:“我还知道魔教...”

曹全正运起内力打算从那人口中得到些消息,却觉大堂之中突然涌起一股杀气,坐在曹全及那几人之间的一名黑衣大汉似是喝醉,踉踉跄跄的站起,看着那正悄声说话之人,右手已抚上了刀柄。

那人稍迈一步,大堂之中杀机更浓。

那悄声说话之人及其同伴却似浑然不知,不知说着什么,几人俱是眉飞色舞。

眼见几人便要殒命刀下,曹全却是轻轻一笑,似乎没有出手相助的打算,反而是端起了一杯水酒,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锵!”

拔刀出鞘之声瞬间盖过了客栈大堂中嘈杂的人声,明艳的刀光竟压过了烛火几分!

一阵金铁交击声响起,那拔刀的黑衣大汉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被挡下的那一刀,感受到对方那似乎无法撼动的力道,眼中俱是不敢置信!

只见黑衣大汉拔刀在手,却不是砍向那说话之人,而是砍向曹全的脖颈。曹全却面色依旧,仍自顾自喝着水酒,只是右手不知何时已抽出了长枪,正挡住了一刀。

“你是什么时候...”

那人话未说完,却是突然只能发出咕噜之声,顺声望去,只见一段明晃晃的枪尖已刺穿了黑衣大汉的咽喉,正在烛火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