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孤身向西行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310字
  • 2019-01-12 13:04:20

当这日的第一抹朝阳照耀皇都之时,皇宫旁不远处的皇极寺中,二十二道钟声接连响起。

九声为哀先帝之死,十三声为贺新帝登基。

在这钟声之中,曹全已牵马站在了皇都之外。

曹全身着一身黑色劲装,背上背着一杆用白布包着的长枪。而在他的面前,是换了一身便服的龙俪纱与北极双侠。

“皇上,两位前辈,不必再送了,曹全自去便可。”曹全朝着三人恭敬的行了一礼,却被龙俪纱打断。

此刻龙俪纱脸上再看不到昨夜的冷色,轻声说道:“曹少侠不必多礼,我们相识于江湖之中,便只称江湖之名。江湖中可没有皇上这一号人物,况且小女子还未多谢曹少侠仗义相助之恩...”

曹全面色赤红,连道不敢。

龙俪纱见状微微一笑,却又立刻正色道:“曹少侠,平息江湖之乱,就仰仗你们了!”

“曹全必将尽力而为!”

曹全也正色抱拳,郑重的回答。说罢也再不拖沓,又行了一礼,翻身上马孤身向着西边去了。

龙俪纱等三人站在皇都门外默默看着,直至曹全的身影在天边愈来愈远,最终消失在目光的尽头。

原来就在昨夜皇宫事毕之后,北极双侠中的杨阁水替木突然拿出一封密信递给曹全。信是温祷福所写,其中大体意思是温祷福及陈晓明等人查明了蜀素派诡剑宗宗主吉衣炬与霸剑宗宗主谭幽潜之战其实是受到了圣教的挑唆。他们想要前往平息纷争,避免正道之人无谓伤亡,但恐怕会遭到圣教阻止,所以想请曹全等人前往相助。

看到此信之后曹全当然是义不容辞,但郭伶和杨阁水替木二人还需留在龙俪纱左右防备其它心怀不轨之人,毕竟龙俪纱也不可能整天坐在龙椅之上。

于是便有了方才的这一幕。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便又到了正午。

在曹全仍在匆匆赶路的时候,距皇都三百里外的定王峰上,一道白衣倩影正站在山巅之上,冷冷的看着从山腰处缓缓围上来的定王台弟子。

此人身形娇小,却又隐隐散发着一股霸道之气,若是多宝塔主木子火山平在这,定然可以一眼认出此人就是孤身潜入中原的龙心靑!

一道黑影突然从她身后窜出,挥掌拍向龙心靑后心,龙心靑却似乎早已知道此人就在附近,头也不回只是左手往后一挥。

只见一道璀璨白光眨眼间便扎在了那黑影之上,将那人身体带飞出去,还未落地便已是经脉寸断而死。

“贼子好胆!”一声怒喝,只见一虬髯大汉满面赤红,怒目圆瞪,一身身法运到极致,三两下便从山腰处来到了龙心靑面前。又是一声暴喝,虬髯大汉纵身一跃,手中九环大刀借势向着龙心靑当头砍落。刀芒未至,一股劲风已是将龙心靑长发吹起。

龙心靑却是不屑一笑,抬手便又是一把飞刀飞出,直取大汉左眼。大汉心下一惊,仓促变招横刀挡在了眼前。只听呯的一声巨响,大汉手中大刀脱手飞出,一声痛呼整个人在空中被打翻了个跟头栽倒在地,再爬不起来。

“二师叔!”这年轻人与虬髯大汉一同从山腰处赶来,但轻功略逊一筹,所以晚了一步赶到。他见自己一门中武艺排在前五的二师叔被一刀击败,顿时不敢再上前与龙心靑交手,只能提着九环刀赶到师叔身边,查看伤势。

龙心靑见此又是一声冷笑,看着那年轻人说道:“用刀却无胆,趁早回家种田去吧!”

那年轻人面色一红,心中热血一涌便想冲上前去给龙心靑一刀,但一抬头便又见着龙心靑身旁躺着的几具尸首,顿时心中一凉,手脚不断颤抖,几乎抓刀不稳。

龙心靑摇了摇头,知道此人难成大器,不再看向那人。

此时其它定王台弟子也全爬上了山顶,结成圆阵向龙心靑缓缓围拢过去。

“这还有些意思!”龙心靑面色稍缓,眼中欣赏之色一闪而过。左手伸进背囊掏出了三把银晃晃的飞刀。

“若你们能接下这一招,本侯就此离去,不再多伤性命!”龙心靑话音未落,便是身形一转,手中三柄飞刀借身体旋转之势,脱手而出。

结成圆阵的定王台弟子齐声一喝,一道黄黑色的真气气墙恍然浮现在圆阵之前,挡住了飞刀。

飞刀转瞬即至,只听圆阵中人齐声闷哼,如遭重击。但却无人倒下,只见那三柄飞刀正扎在气墙之上,气墙与飞刀两相僵持,并没有被击破。

眼见定王台弟子便要挡下这三柄飞刀,却忽闻惨叫声起,圆阵一处之外刀芒炸起,周围定王台弟子成片倒下。圆阵顿时维持不住,三柄飞刀破去气墙,刀上所含霸道真气席卷而出,所有结阵之人俱是口吐鲜血,颓然倒地。

“谁?!”

此事发生在瞬息之中,龙心靑脸上原本的欣赏神色猛地一僵,转而变得愤怒非常。一声厉喝方出,左手又是一挥,三刀银芒破空而出,直指方才刀光炸起之处。

只听叮叮叮三声,却是龙心靑三道飞刀被那人一一打落。龙心靑见此脸色一正,眼神凝重,左手伸向背囊拿出了一柄金色的厚背飞刀。

霎时间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机涌现。

“金刀候且慢动手!”那使刀之人收刀回鞘,示意自己并无恶意,继续说道:“本宗见那些定王台弟子不知好歹,这才出手教育!“

听其声音原是一年轻女子。

龙心靑却未放下手中金刀,只是眯起双眼,打量着那人。

只见那人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面带一银色面具,上方刻着一个“玉”字。

龙心靑突然开口问道:“魔宗曾玉?”

“正是本宗。”

龙心靑眼睛仍然微眯,抓着金刀的左手忽然放松,但杀气却是更浓,问道:“你来此所为何事?”

曾玉知道若再拖下去龙心靑就要出手,于是也不再隐瞒,回答道:“本宗有一个消息,相信金刀候会有兴趣。”

“嗯?”龙心靑语气一变,似是疑惑。

“相信金刀候也知道,不久前曾有三位神秘高手于本宗交手。而其中有一人,使的是暗器!”曾玉语气一顿,然后才接着说道:“这个消息,不知金刀候有没有兴趣?”

龙心靑原本眯着的双眼在听到曾玉所说之后猛地睁开,眼中精芒闪动,开口追问,语气中隐有急不可耐之色:“那人在哪?”

曾玉似乎早已料到,平静道:“若是阁下愿意出手,待那人出现之时本宗定将遣人告知!”

“你想与本侯合作?”

“是!”

龙心靑双眼又是一眯,抓着金刀的左手放松到了极致,冷声道:“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了!”

话音未落,只见金光一闪,那柄金刀竟已到了曾玉面前。

下一刻,巨大的金属交击声在定王峰上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