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诏告九州明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517字
  • 2019-01-11 10:13:08

曹全手持长枪冲在最前方,手中长枪上下翻飞,在这夜色中绽放出寒芒点点,白色的光点飞出,转而却带出红色的鲜血。

龙俪纱走在中央,没有动手,她的眼角仍然看得出泪痕,但情绪终究还是冷静了下来。此刻的她面若寒霜,右手高举着先皇留下的诏书,无表情的脸高高扬起,跟在曹全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随着她离皇宫正殿的距离渐近,身上居然开始隐隐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傲然独立的皇者霸气。

北极双侠护在左右,杨阁水替木拿着一根玉笛,使得却是剑法。墨绿色的剑芒从玉笛上挥洒而出,犹如执笔挥墨。

郭伶的双掌上下翻飞,迅速而准确的印在每个袭击者的胸口,隐约有一股极寒之气透体而出。那号称天下掌法之至的极北三十六路寒冰散手,终于在这一刻重见天日。每有一人扑上,便以更快的速度飞出,浑身满是红色冰屑。

曹全知道,那些冰块的来源是那些人自己的血。

三人护着龙俪纱,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皇宫正殿冲去,一路上没有碰到太多的阻拦。毕竟,皇宫里属于各皇子势力的高手几乎全去了倪府,或许是为了抢救被困在火中的大皇子等人,或许是为了在“大公主”身上找到诏书和钥匙。而其它一些负责保卫皇宫的高手,在看见手持诏书的大公主出现之时,便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选择。

唯有一些已经没有退路的人...还在做最后徒劳的一搏。

曹全又刺出一枪,将一名疯狂扑将上来的玄甲近卫串在了空中,手腕一抖将这尸首甩了出去,砸翻了几个正准备冲来的人。

剩下的死士还想上前,却被那些已经做出选择的皇宫守卫悄然按住,再也动弹不得。

“恭迎大公主回宫!”

随着第一个守卫跪下,皇宫中的其它人跟着成片成片的跪下,向着他们新的主人宣告自己的忠诚。

但是龙俪纱的双眼仍然是那么冷,仿佛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她都没有看到。

凤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她就这样高举着诏书,在曹全等三人的护卫下,缓缓穿过皇宫,来到了正殿之前。

金碧辉煌,苍凉厚重。

任谁站在这正殿大门之前,都会不自觉的变得严肃。

龙俪纱看着眼前紧锁的殿门,眼中神色闪动,似乎又回忆起了什么。少顷之后,她从腰带中拿出了一片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厚重钥匙。

插进钥匙,站在两旁的郭伶与杨阁水替木沉默着推开了殿门。

白玉为砖,神木为柱,雕金为龙,刻玉为凤!

在这极尽世间奢华的大殿里侧中央,一张通体由紫色宝石打造的巨大椅子,正静静的摆在那里。在曹全方一看到时,便可以肯定,这张椅子所用材质与十八山庄里那颗能储存功力的宝珠一模一样。

难怪倪亚蓝会说,待龙俪纱坐上龙椅,便一切尘埃落地。

龙俪纱仍然平静,看不出有任何一点激动之色。她缓步走到龙椅之前,用手轻轻抚摸着椅背,低声念了一句:

“父王...”

她的心里闪过了许多的人和物,有死去的前任皇帝、倪亚蓝、小婉..也有一路随她走进大殿的北极双侠、曹全...还有一些她曾经喜欢做的事情...

过往美好的回忆,皆在这一刻于她的脑海中迅速重演。

她的眼中开始有些迷茫...

因为她知道,当她真的选择坐下之后,可能就会有很多人都不能再见,很多喜欢做的事情,都永远不能再做...

但很快,她的眼中只剩下了坚定。

她傲然转过身子,稳稳的坐在了龙椅之上!

霎时间,一股强大无匹的威压之感从龙俪纱的身上传出,仿佛无穷无尽的黄色真气从龙椅中注入龙俪纱体内,之后更是透体而出竟聚拢为一根无比巨大的黄色光柱向上方冲去,直冲破了正殿屋顶,冲入了万丈云霄!

一道堂皇霸气,浩浩荡荡的龙吟声从天而出,震慑九霄!

百里之内所居之人闻声俱是走出家门,向着皇宫方向跪下,叩拜不止。

自墨夜皇朝建立至今共七百余年,其中所有皇家高手在死之前,都会将自己的毕生功力灌输于龙椅之中。

这其中所有的内力都可以通过一种特殊的功法催动,如臂使指,几乎与自己修成内力无异!

而这功法,只会在皇储继位之前,由上代皇帝亲传。

所以无论皇帝本人是否修炼,是强是弱,只要他坐在这龙椅之上,便是当世无敌!

半柱香后,两骑各携御令匆匆出了皇宫。

又半柱香后,百官匆匆进宫前往正殿,都城各处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在倪府外的各皇子家将、私兵,之前未赶往倪府而未死在倪府中的其它皇子,都被皇家高手奉旨擒拿,家将私兵打入牢狱,幸存皇子押入正殿!

龙俪纱端坐在龙椅之上,双眼隐藏在皇冠投下的阴影之中,看不出是悲是喜。

文武百官行礼见过新皇之后分列左右站立,剩下的几位皇子跪在殿下,惶惶不安。

“今夜诏各位前来,共有三事!”

龙俪纱见百官已至,所有幸存的皇子也都被押至殿中,开口说道。随着龙俪纱话音一落,站在她左侧的杨阁水替木突然上前一步,左手一抬,将先皇欲立龙俪纱为皇储的诏书示与百官。

龙俪纱继续说道:“第一件事,据先皇诏书,当立朕为皇储。今先皇于曲水之上不幸遇刺,朕即刻便继任新皇,诸卿可有异议?”

百官无人敢提异议,俱是恭维赞同之音。

同时百官之中有六人出列,各自跪下出示了一张金牌,金牌上分别刻着:吏、户、礼、兵、刑、工六字。

龙俪纱点头示意六人免礼,知道这六人是先皇在位时培养的亲信大臣,分别通晓六部之事。

“第二件事,朕继位之前,几位皇子为夺皇位竟毒杀皇后,结党自重!导致宫内宫外混乱不堪,致使民不聊生、天下大乱!本当处以极刑,但大皇子等主谋已死于倪府,朕不欲多造杀孽,且罚其他皇子出家皇极寺中,削发为僧,众生不可出寺!可有异议?“

几位被押在殿中的皇子听闻自己能够留得一命,俱是感激涕零,谢恩不止,随即被人押下正殿,送往皇极寺中。

龙俪纱看着众皇子被押走,稍微停了片刻没有说话,但紧接着却是语气一厉,冷声说道:

“第三件事,昭告天下叛军,若在一月之内向当地官府投降受缴,普通军士以往之罪可既往不咎,叛军军官、将领戍边五年,叛军首领若未下令烧杀抢掠者不处极刑,戍边十年!待至一月之后,若本朝境内仍有叛军作乱,朕必将遣大军征讨,届时凡未投降者,杀无赦!“

此令一出,百官俱是震动不已,互相低声交接不停,殿下瞬间响起一片议论之声。一会,百官中有数人抬头互相一望,各自使了个眼色,便走出列要出言阻止,但话未出口便见龙俪纱一挥袖袍,自己胸口如遭大锤冲撞,全都口吐鲜血摔飞了出去。

“朕早闻百官之中有人与叛军相互勾结,致使天下叛乱不断。先皇性软,被尔等处处辖制,无力征讨。但如今朕已继位登基,往后若有阻朕平叛者,死!”

龙俪纱重重的一拍龙椅,站起身来,冷眼看着殿中官员,一时间殿下百官噤若寒蝉,再不敢出声反对。

“天下苍生已经苦得够久了...是时候结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