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密谋返皇城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666字
  • 2019-02-25 13:46:54

曹全坐在客栈大厅里,手中抓着一壶淡酒,就着桌上的几盘小菜喝着。

他的双眼中满是血丝,充满了疲倦之色,但他还不能休息。

温祷福托付给他的事情的确是非常紧要,那是一封求援信,写信的人是北极双侠中的杨阁水替木。

其中大意是五天后他们要护送一位重要人物进入皇城,若只有他们两个,恐怕难以做到。

温祷福似乎知道些什么,但是没有告诉曹全。不过曹全看着温祷福脸上凝重严肃的神色,便知道这件事的重要!

于是他昼夜赶路,没有休息过一刻,途中换了五次马这才在第三日傍晚赶到了信中所写的小镇。

温祷福收到信是在进入十八山庄的前一天,再加上赶路的三天,已经过去了四日。曹全不敢耽误,于是也没有休息,在温祷福告诉他的地方留下了自己所待客栈的信息,便一直坐在客栈大堂中等候。

这客栈生意不错,现在又正是饭点,所以大堂里坐满了人,吵吵嚷嚷的,热闹非凡。

曹全看似在喝酒,实际上却是不断的运转内力,一是为了巩固境界,而是为了打起精神。此时他体内真气正按着行功路线运转一遍,回归丹田。一个陌生的男子却是突然在他对面坐下,脸上带着笑容说道:“这位兄弟,大堂满了,我们两人搭个伙!”

曹全眉头微皱,看了眼大堂知道那人所言非虚,于是也没有赶人。

那男子坐下之后向小二要来了吃食,温了一壶黄酒,倒了两杯,对曹全说道:“这位兄弟不好意思,无端叨扰了清净,还请见谅,见谅!”说着便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曹全。

曹全看了一眼那人,终于还是接住了酒杯,眼神突然一动,仰起头将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对那人拱手说道:“兄弟无需多礼,在下已经吃好,无所谓打扰!”

说罢,曹全唤来小二结清了银子,抓起长枪便走出了客栈。一直走到一处僻静小巷时方才停下,左右看看确定无人跟来,这才摊开了右手,露出了其中被折叠多次纸条。

“今晚子时三刻,镇东城隍庙。“

曹全打开纸条看完内容,手中真气一吐,便将纸条震的粉碎。走出巷子,就近找了家客栈睡下,嘱咐小二在子时叫醒自己,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两个时辰很快便已过去,曹全被小二推醒,就着小二送来的热水洗了把脸,赏了几钱银子,便从后门悄然走出了客栈。

晚风清冷,镇中喧嚣早已散去,唯有打更声遥遥的响起。

曹全站在城隍庙前,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一会过后,只听城隍庙前一阵轻微响动,一块石砖被人从底下推起,一个青年男子从中探出脑袋四处张望。待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曹全时,青年男子眼睛一亮,丢出一块小石子砸在曹全脚边。

曹全闻声转头,正看见一个青年男子从地底探身而出,对着自己招手,于是快步走了过去,跟着走入了密道。

直走过了四五百米的样子,穿过了三扇大门,曹全终于走进了一处较为宽敞的石室。其中站着不少与带路人穿着一致的年轻男子,分散在石室四周,靠着墙壁。石室中央摆着一张方桌,桌上放着烛台,有四位女子分三个方向坐着,留下一处空位,其中一人身后还站着一位侍女。

“曹全?”

看着曹全走入石室,其中一名白衣女子开口问道。

曹全点了点头,从褡裢中掏出了一块雕花玉佩,递给了那人。

那人拿着玉佩在火光下晃晃,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看温镖主信里所说,曹公子你曾上过战场?”

那名侍女此时已搬过了一把座椅,请曹全在空位坐下。

曹全道了声谢,然后回答:“在下曾在墨夜军中两年。”

“好!这下我们把握更大了!”坐在主位上的锦衣女子突然开声,对着曹全露出个略带商贾气息的和煦笑脸,继续说道:“让奴家先为曹公子介绍一下。”

她首先站起身对曹全行了一礼,说道:“奴家倪亚蓝,手无缚鸡之力,非江湖之人,不足一晒!”

曹全却是急忙站起还了一礼,道:“倪大善人所行义举、所为善事数不胜数,曹全怎敢担此大礼!”

倪亚蓝见状掩面一笑,也不再纠缠,摊开左手对着坐在左侧的两位白衣女子说道:“这两位江湖人称北极双侠,虽为女子,但行的都是顶天立地、惩恶扬善的义事,担得起大侠之名!”

北极双侠闻言一同站起身来,拱手行了一礼,齐声开口说道:“不敢,与倪大善人所行相比,我们师姐妹二人所做之事微不足道。”

又转过身对着曹全,分别说道:“郭伶!”

“杨阁水替木!”

曹全拱手还礼,这才知道方才进入密室时问话的女子便是北极双侠中的郭伶,而另外一位身形较为高瘦的女子则是杨阁水替木。

“至于这位...”倪亚蓝接过话头,伸手对着坐于右侧的黄袍女子,说道:“实不相瞒,她便是当朝大公主,先皇遗诏中指定的下一代皇帝!”

曹全心中一惊,脱口问道:“不是说先皇未立遗诏吗?”

倪亚蓝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那黄袍女子则是脸色一黯,不知向起了什么。

“先皇性子软弱但为生性善良,但所生皇子却都是自私、冷酷之辈。纵观诸多子嗣之中唯有大公主心性与先皇相似,能当仁义之君,免百姓之苦。于是先皇本打算在此次南寻回京之后便将大公主立为皇储..但没想到...”

倪亚蓝又是一叹,看了一眼黄袍女子,见其情绪稳定这才继续说道:“先皇在南巡之前已写好诏书,待我们回到皇城宣告天下,大公主便可以正式继任皇位。”

曹全心中震惊,就要跪下对大公主行礼。要知道文刀山与先皇乃多年之交,其建立墨夜军也正是为了帮助先皇平息各地叛乱,稳定天下局势。只是先皇与文刀山怕墨夜军被朝中军政官员辖制,这才将其归为文刀山的私军。实际上,墨夜军效忠的还是当朝皇帝。

那黄袍女子见到曹全要跪下行礼,立即阻止道:“曹少侠不必如此,小女子如今人在江湖之中,便行江湖之礼。若非几位仗义出手相救,早已命丧宫中,怎敢自居身份。曹少侠也不必唤我大公主,小女子名唤龙俪纱,你直呼此名即可。”

曹全犹豫片刻,点头说道:“不敢直呼名讳,在下以后称龙小姐便是。”

又开口问道:“既然龙小姐本来身在皇城,且有先皇诏书,为何不直接登基?”

龙俪纱闻言脸色又是一黯,倪亚蓝不忍见其伤心,于是替其回答道:“先皇欲立大公主为皇储之事不知如何泄漏,先皇一死各大皇子便为了皇位抢先动手,若不是皇后得到了消息连夜派人将大公主送出托付于我,恐怕大公主在先皇遇刺当晚便要殒命宫中。此后大公主在奴家这的消息传出,若非北极双侠及时赶到,恐怕奴家也活不到今日。“

至此,曹全已经大致了解皇城中发生之事,只是仍由疑惑:“那我们如今进京,情形岂非如之前一样,恐怕...”

倪亚蓝知道曹全所指,回答道:“曹公子无需担心,先皇遇刺之后,已有先皇心腹送来皇宫正殿钥匙,我们只需保护大公主进入正殿。待大公主坐上龙椅之后,任凭其它皇子手段再多,也翻不起风浪!”

曹全点了点头,知道龙椅之上必有什么东西可保龙俪纱安全,也不再纠结。但若要杀进皇城、进入皇宫正殿,却仍不是一件易事,还须有计划才行。于是继续问道:“但那些

皇子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龙小姐想要回到皇城恐怕不是什么易事...“

倪亚蓝闻言却是一笑,神色自若的说道:“曹公子不用担心,只需要奴家去死便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