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密室险还生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305字
  • 2019-01-08 09:27:54

当曹全的手贴上那紫色宝珠的时候,紫色宝珠突然从底座上升起,悬浮于空中。耀眼的紫色光芒从宝珠内部绽放而出,甚至掩盖住了四周的火光。

曹全顿时感觉一股阴阳掺杂的内力如滔滔大河般顺着手掌涌入体内,自己身体中的各处经脉在这条内力河流中不断被扩宽,丹田气海也随之增加。

在这股内力行过丹田之时,曹全体内原本的阴阳真气开始自然旋转,吸取其中的一部分而迅速壮大。

虽然这些功力不能直接成为曹全本身的内力,让他顷刻就直接踏入顶尖高手之境,但是它也为曹全今后的修炼之路奠定了基础。

曹全闭上双眼感受着体内的变化,默念曹全郃阳功心决,凝神守一,力求不浪费一丝一毫。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便是两个时辰过去。曹全吐出了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几道精芒在眼中一闪而逝。

那悬浮于空中的宝珠不知何时已经落回底座,黯淡无光,显然是其中所蕴含的内力已经消耗殆尽。曹全强忍着试试功力的激动,转过头看向盘坐在祭坛不远处调息的温祷福和陈晓明,心中涌起一股歉意,若不是自己,他们应该早就出去了吧!

不欲再耽误,曹全迈开腿便想跃下祭坛,但左脚微微一动却突然察觉到一股大力从脚底涌起,整个人竟然直接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然后就像倒栽葱般落了下去。

眼看曹全就要新学会一门铁头大法,却见盘坐着的陈晓明抬手一点,一股柔和劲气隔空打来落在曹全肩上,曹全顺势一翻双脚着地,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多谢..”

曹全方一开口致谢,却又察觉到一股气劲居然从口中飞出撞向陈晓明。陈晓明见此顿时失笑,回手一掌抵消了劲气,然后开口说道:“曹全你先缓缓,仔细感受一下体内的真气,等完全掌握好再动。”

曹全闻言点了点头,站在原地闭上双眼,试图平息体内澎湃的真气。

一炷香之后,曹全睁开双眼吐了一口气,说道:“好像可以了。”

本来还在调息试图稳住伤势的温祷福听到曹全的话突然睁开了双眼,嘴角一咧,抬起右手并拢食指中指对着轻轻曹全一点,一道真气飞出撞向曹全。

曹全明白温祷福想要试试自己,但还未出手,却是感觉体内自然而然的涌出一股起劲将那飞来的真气挡住。

“不错!有点样子了!”温祷福见此又是一笑,双掌一压停止调息站了起来,对曹全和陈晓明说道:“既然东西已经收了,那就该走了!不过钥匙被刘广隶拿走了,我不觉得他会把门一直开着让我们出去!“

陈晓明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向着祭坛走去,一边说道:“的确如此,不过这个藏在魔说般若功之后的密室,看其地形与文刀山十三军阵中的青山玉环阵相符,那么在这个位置...”

陈晓明说着,伸出手对着祭坛第二层上某个位置按了下去。少顷,密道开始剧烈的震动,等到轰鸣声消失之后,原本立在密室中央的祭坛竟然移动到了一侧,露出了几阶向下的阶梯和一个深邃黝黑的入口。

“走吧!”

陈晓明返回大厅取了一个火把,然后率先跳了进去,曹全和温祷福则紧随其后。

待三人走了之后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一个蒙面青衣女子忽然从刘广隶离开的密道中走出,她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大殿,突然轻声叹了口气。

“看来晚了一步...”青衣女子跃过残骸,看着曹全三人离开的入口,微微皱了皱眉头。“罢了!”

自言自语了一句,青衣女子并没有进入那个入口,而是回头走到了被分为两半的于二先生尸首旁边,双手凌空一拢隔空运力将于二先生尸首合在了一起。青衣女子看着双目圆瞪眼中满是茫然的于二先生默念了一段往生经,然后从腰带中掏出了一颗洁白的圆珠放在于二先生的丹田位置。下一刻,一道赤红真气从丹田而出被圆珠吸走。

“还差几个...”

空气清新,虫鸟齐鸣。

曹全三人从十八山庄外不远处的一块石碑下走出,密道中压抑的气氛终于在这个时候一扫而空。

出口没有合拢,因为既然有人能够从这里出来,就证明魔说般若功已经被毁去,而那宝珠中的功力,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毫不动心的将它完好留在原处。没有了有价值的东西,那密道的存在也就不再需要隐藏。

温祷福对着十八山庄打了个呼哨,少顷,言叶大师坐在马上从山庄旁的一片密林中行出,而另外三匹马的缰绳拴在言叶大师所乘马的马鞍上,此时也被一并带出。

四人之间距离较远,待言叶大师稍近一点时,三人中眼力最好的陈晓明突然叫了一声“不好!”,展开身法便向言叶大师跑去。

但不待陈晓明赶到,坐在马背上的言叶大师突然身体一晃,一头栽导了下去。陈晓明一声暴喝,将速度强行又提快了几分,终于在言叶大师落地前接住了他。

跟在陈晓明身后的温祷福和曹全稍后赶到,陈晓明已扶着言叶大师坐下帮助其行气疗伤。二人一看,只见言叶大师脸上满是青黑之色,显然是中了剧毒。

温祷福眉头一皱,从胸前暗袋中掏出了一丸丹药喂言叶大师服下。

少顷,言叶大师吐出一口黑血,终于缓过了气。

“言叶大师,可是刘广隶下的毒手?”陈晓明一边继续输送内力帮助言叶大师压制毒素,一边开口问道。

言叶大师睁开双眼微微摇头,语气有些虚弱:“是圣教毒医...她救走刘广隶之后又进了密道...”

曹全三人心中俱是一惊,若是方才晚走一些,以三人现在的状态,恐怕都要饮恨于剧毒之下。

不待三人说话,言叶大师摆了摆手示意陈晓明不用再输内力,然后继续开口说道:“老僧暂时无碍,待回寺之后服药即可。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先回言叶寺再说!”

陈晓明应了一声,将言叶大师扶上了马背,自己也翻身上马。温祷福却是拉住了曹全,从胸口掏出了一张信纸,说道:“曹全兄弟,我有一事还得拜托给你。”

曹全面色一肃,对着温祷福拱了拱手说道:”温大哥无需多言,若不是三位前辈出手相助,曹全怎活到到现在?若有吩咐,温大哥尽管说便是!“

“好!”温祷福咧嘴一笑,拍了拍曹全的肩膀。然后笑脸突然一收,继续说道:“在进入密道之前,我收到了一封密信,其中所说事关重大!本来我是想待十八山庄事毕亲自赶去,但是看如今伤势,只能随言叶大师回寺修养。陈晓明需要护送我和言叶大师,也无法脱身,所以此事只能拜托给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