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恩怨几时休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1806字
  • 2019-01-07 09:18:09

曹全被陈晓明掷出石子救下,伏在一旁,愣住了许久,他的脑海中仍然是那似乎可以斩碎万物的巨大剑芒!

温祷福向着那被火焰吞噬的阿文走去,而陈晓明正盯着那被一剑斩碎的石壁,那破碎的石壁正在缓缓倒塌,似乎在这后面还有着其它东西存在。

当时被剑气震慑退到一旁的刘广隶则是面色阴晴变化不定,他在见到那道剑芒时便想到了当初在苍南山上木仓王刘尚佶所刺出那一招第三极意。阿文与刘尚佶两人均是武功平平,与他相差甚远,但是两人却都在最后发出了惊世骇俗的一招,其中还蕴含有某种无法言喻的气势,难道这天地间还有什么特殊的奥秘不成...

眼神一动,刘广隶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想。悄悄环顾四周,见曹全三人都没有注意自己。悄然来到于二先生一片尸首旁边,从其腰带中摸出了一把钥匙,然后飞身向来时的密道跑去。

温祷福见此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陈晓明,陈晓明只是摇了摇头。一抬下巴指了指正在成块落下的破碎墙壁,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刘广隶的意思。

温祷福知道陈晓明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于是也不再管刘广隶,而是快步走到阿文尸首身旁,右手刀芒一绽,向着火焰狠狠劈下。那原本不管阿文如何挣扎都无法熄灭的火焰,竟在这一刀之下熄灭,漏出了其中被焚毁许多的阿文。

虽然两人所行之道不同,但是阿文方才所展现的忠孝气节,却值得温祷福尊敬。

他拿起刀,在尸首旁迅速挖了个大坑,将阿文埋入,然后挥刀在一旁石壁上,刻下了几个大字:

苍南剑派阿文。

曹全不知什么时候也缓过了神,站在温祷福的身旁看着阿文的葬身之所,默默无言。

他上苍南山是为了给文刀山报仇,而阿文找他,是为了给师门报仇。他们之间无所谓对错,只有恩怨。

江湖便是这样,你杀了一人,那人的朋友亲人自然会来杀你,你被杀之后,你的朋友亲人又会给你报仇。

除非能够真的做到斩草除根...

但这又真的很容易做到吗?

曹全的脑海中突然回忆起那日从苍南殿脱困后所看到的那个小孩,那满是仇恨的双眼,一时在曹全的心中挥之不去。

“恩怨生死,纠缠不休,这便是江湖!”温祷福看着曹全,似乎知道他在向着什么,拍了拍曹全的肩膀说道:“走吧,于二先生虽然死了,但是魔教四大高手还在,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曹全点了点头,强行压下了心中的迷茫与不安跟着温祷福走到了陈晓明身旁。温祷福顺着陈晓明的眼神看向那倒塌墙壁的后方,开口问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此刻,那刻着魔说般若功的墙壁已经完全倒塌,只有地上石头碎片上模糊不清的字迹,证明它曾经真的存在。而在那残骸之后,露出了一个分为三阶,高约五米的青色祭坛。祭坛中央放着一颗紫色宝珠,在火焰照耀下反射出诡异的光芒。

“之前江湖中就有传闻,这十八山庄的第一代庄主便是当时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三尸道人。据说三尸道人年少时颇为愚钝,为师门不喜,师兄弟也常常以愚弄他来取乐。一次三尸道人被一师兄所骗闯入了一处古墓,被机关所伤,好几次都快要性命不保。但却也因此因祸得福,竟从中找到了魔说般若奇功。之后他依照魔说般若功的原理,将自己的意识分为了善、恶、我三魂。恶魂无恶不做,将魔说般若功中的阴邪招式练到了极致。而善魂则是天下至善,通过魔说般若功练出了一身深厚内力。“

陈晓明说着突然双脚一动,跃过残骸,来到了祭坛之下,仔细打量着祭坛上的宝珠,一边继续向曹全及温祷福解释:

“那三生道人死前,便在十八山庄中挖了一条密道,由我魂设下机关,恶魂刻下魔说般若功,而善魂所留的,应当是他的一身内力无疑。

说罢,他忽然回过头看向曹全,说道:“曹全兄弟,你的机缘到了!”

“我?”曹全突然听到陈晓明这样一说,想到这次十八山庄之行自己非但没有帮上什么大忙还险些成为两人累赘。刚要推辞拒绝。他身旁的温祷福却是突然开口,打断了曹全的话:“我要这功力没用。”

陈晓明也点点头说道:“我与温兄弟内功都已经大成,有了自己独特的性质。这三生道人所留功力虽然纯正,但与我们的内息不符,若给我们两人非但无用还可能会与本身内力冲突。并且虽然三生道人的内功是善魂所练,但也难免受到恶魂影响,导致阴阳二气混杂难分,天下恐怕也只有曹全郃阳功能够全盘接收。所以无需多言,如果这功力真对我们有用,那我们自然不会客气!”

曹全闻言,原本拒绝的话也收了回去,他心知陈晓明二人所言非虚,若是自己再继续推辞不免显得有些婆婆妈妈了。于是不在犹豫,对着陈晓明和温祷福行了一礼,运起轻功跃上了祭坛,右手伸出,向着宝珠摸去...

温祷福见此终于一笑,说道:“不错,终于有点英雄好汉的样子了。等你收完功力,我正好有件急事要请你帮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