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且以尽余忠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003字
  • 2019-01-05 14:19:39

石壁仍然在缓缓的开启,其后显露出的文字也愈来愈多。

但大厅中的众人却无暇去研究那墙上的文字,在机关开启的响声与巨震之外,却是诡异的寂静。

在火光的照耀下,负手傲立当中的于二先生似乎成为了一座无可逾越的高山。

曹全丁步站着,双手持枪仍保持着之前挡住于二先生一剑的姿势。他死死地盯着于二先生身上所穿袍服,脸上阴晴不定,眼神中满是惊疑。

刘广隶则站在于二先生背后,脸上虽然仍是那似乎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神色,但却是在暗暗喘气,显然方才那一掌消耗不小,似乎内伤更加重了几分。那三名年轻人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刘广隶身旁,其中那名身着黄色劲装的青年男子一直狠狠地看着曹全,眼神中满是仇恨。

温祷福面若金纸,默默调息,方才接下刘广隶一掌的左手正在微微发颤。陈晓明则双掌抵在温祷福的身后,输入内力助他平复伤势。

一时间,大厅中的局势变得无比的凝重与微妙!

“不对!你这不是真的潋滟寒光甲!”一直紧盯着于二先生袍服的曹全忽然出声,打破了僵局。

于二先生眼神一冷,又是一声冷笑,望着曹全的眼睛说道:“眼神不错!可惜马上就用不着了!”

说罢,于二先生转头看了一眼刘广隶,刘广隶轻轻点头。瞬间于二先生负在身后的右手向前一划,一道血色剑芒刺向曹全,而其身后的刘广隶四人同时冲出,攻向陈晓明两人。

曹全抓住枪尾的右手一抬,枪尖抵住了剑芒,但到底内力底蕴不足,还差了许多。若不是阴阳两极真气循环不息,如潮水般涌向枪尖,曹全几乎就要败在这一剑之下。

于二先生见自己一见未能杀敌,心中也是微微惊讶,轻咦了一声。随后手腕一转,剑势由刺变挑拨开了枪尖。再一回身,剑随身走,一道璀璨剑气顿时绽放空中,随着于二先生剑尖挑向曹全大腿。

电光火石之间,曹全不及多想。大喝一声向后跃去,同时右肩一扭,强行摆回枪势。手中枪影翻飞,点点寒光愈闪愈甚,在空中缓缓交织化作朵朵白莲,迎向剑芒!

只听一声巨响,曹全点出白莲在剑芒之下顷刻消散,剑芒击散白莲砍在枪尖之上,曹全只觉双手一痛,虎口崩裂,手中长枪随即脱手而出。

剑芒去势不止,竟将长枪由枪尖开始整个劈为两半,继续飞向曹全。眼见曹全就要被斩于剑下,却突有一高个男子手持漆黑折扇挡在曹全身前,折扇一开一摆,正挡住了剑芒!

“曹全兄弟,我们换换,你去对付那三个!”

陈晓明帮助曹全挡下剑芒,回头对曹全喊道。却不停手,手中折扇一收,如判官笔般向着于二先生点去。

曹全应了一声,向温祷福那方看去,却见温祷福被刘广隶等四人围在中间,好在三名年轻人功力较浅,此时温祷福一柄大刀上下翻飞,还能勉强挡住攻势。但是在不断运力之下,之前所受内伤隐有愈演愈烈之势。

曹全见此不再犹豫,运起轻功,几次纵跃之后便赶到了温祷福身旁。一脚踢出,从身后将一名黑衣年轻人踢了个跟头,双掌一按拍在了另外一名黑衣年轻人的背心,阴阳二劲透掌而出,将那年轻人拍飞了出去。只见那年轻人飞在空中便喷出数口鲜血,落地之后再无动静。

曹全偷袭之下连伤两人,心中一振,回手又是一掌拍出,攻向那身着黄色劲装的年轻人!

然而那人却已有防备,抛下了温祷福。回身一剑,逼退了袭击者的攻势。待看清来人,只觉怒火上涌,眼神中满是仇恨的看着曹全。手中剑光一闪,便想取曹全性命,同时一声大喝,怒道:”曹全小贼,还我师傅命来!“

曹全见着剑光袭来,不及向左右闪避,只得向后一滚,勉强躲开了一剑。忽听对面怒声喝骂,再一看那人有些熟悉的面容,心中一动,指着那人说道:“你是苍南剑派的阿文?!你居然还活着?!”

阿文一听曹全这话,眼中仇恨更盛,追上前去便又是一剑,想要取下曹全首级。

原来那日苍南少主陆过德失踪,阿文作为陆仁贾的大徒弟,被吩咐去寻朝音帮的万事通和帝王宗的姜游炳帮忙找人。但在他做完事情赶回苍南山之后,却恍然发现苍南派已遭人血洗、几近灭门!授业恩师陆仁贾更是被斩下头颅,死不瞑目!阿文含泪为师父与众多师兄弟收尸之后,在后山找到了藏起来的陆仁贾幼子陆风,从其口问出事情经过。虽然在师父与诸位师兄弟遇害之时,陆风被一弟子护在身后,未能见着行凶之人。但是在之后,却见着一圆脸方额的光头男子浑身鲜血从苍南大殿中爬出,看那模样应当是近日被抓获的曹全无疑。

自此,阿文便将曹全认做了杀师仇人,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但一想师傅可能都殒命于曹全手中,而陆风年幼无力复仇,自己孤身一人又武艺低微,恐怕复仇无望。于是等到刘广隶回到苍南山时,连磕了一千个响头,终于求得刘广隶同意助其复仇。

之后,阿文便将陆风寄养在一老友家中,自己则跟在刘广隶左右,直至今日来到十八山庄,见着了曹全!

之前阿文见于二先生与曹全动手,只认为曹全片刻便会死于于二先生剑下,便强忍了仇恨,想在帮助阴魔大人退敌之后再鞭尸泄愤。但此时见曹全不仅没有死,反而偷袭打伤了两个同伴,看着那光头圆脸,脑海中不由又想起了往日师父与师兄弟们的模样。只觉脑海一懵,双眼充血只见着一片血红,眼角欲呲,怒发上指!喉头一甜,竟是吐出了一口心血!当下再无理智,追向曹全,手中长剑乱舞,状若疯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