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寒芒映碧霄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2034字
  • 2019-01-04 08:58:21

圆月高悬,星芒漫天!

在这皎皎星月光芒之下,四骑正沿着官道向东北方疾驰而去。其中两人靠的较近,走在前方,一青衫男子与一白眉和尚则紧随其后。

这正是曹全等四人。

自他们从言叶寺出发算起,他们已经连续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其中在中途小镇换马、小憩,路上方便、吃饭加起来不超过三个时辰。

据陈晓明所说,他们在明天清晨,便可以赶到十八山庄。

而在途中,陈晓明一直在向曹全询问一些关于墨夜合击军阵的事情。

据曹全所说,墨夜军十三种合击军阵均需要四个部分配合,分别是钩锁、长枪、弓弩、盾卫,缺一不可。如果四部皆在,那么根据阵法不同,四部根据阵势依次攻击,互相援护,或如无尽潮水或如苍鹰搏兔,在这些军阵之中,即使是强如天极阴魔刘广隶这等高手,也难免会吃些小亏。但之前刘尚佶带人攻上苍南山之时,身边只剩下长枪一部,空有十三种军阵却对那些江湖人士毫无办法,只能够以命相搏。

经过一天的了解,陈晓明对十三种军阵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其中每种阵势的破绽所在。如果十八山庄里的机关原理与此类似,那么陈晓明对破开机关,抢在于二先生之前找到魔说般若功已有了七成把握。

同时,陈晓明也对文刀山其人与墨夜军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若不是那日有邪王魔帝出手,即使魔教其它两大高手携魔教教众尽出可能也奈何不了文刀山....可惜...

墨夜军败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流星城中的幸存者终于敢走出死城将那日的情形传开。除了文刀山那倾城的剑光外,被人提及最多的,便是那邪王魔帝手中的钟与筝!筝钟和鸣,魔音浩荡,屠万军如割草芥。

想到这里,陈晓明的眼中不由充满了担忧,若不是魔教四大高手与三位神秘人两败俱伤,现在已不知道有多少正道门派被屠宗灭门。若是之后四大高手伤愈,而三位神秘人不再出手。那么有圣教支持的魔教,真的是如今正道中人所能抗衡的吗?

或许,魔教将为江湖正统?

一阵寒意袭来,陈晓明不由打了个哆嗦,强忍着不再去想,将注意力转回,思考接下来破解机关的办法。

“至少不能让于二先生得到魔说般若功...”

而在曹全等人赶往十八山庄时,据他们五百里外的湘水河中,一场屠杀正在悄然进行。

“噗!”

一名身着多宝塔门派服饰的中年男子口吐鲜血,飞起的身躯狠狠撞在了桅杆之上,一声巨响,结实的桅杆轰然倒塌。

“住手!”

站在船头的一名黄衣女子一身厉喝,手中长剑挥出,剑刃上流光闪耀,如月中清溪般的剑气脱刃而出。

而正与她对敌的,则是一名身着白袍的娇小女子,那人长发束于脑后,眼神犀利,一看之下竟有一股威严英武之气。此时见黄衣女子剑气挥来,面上毫无慌乱。背在身后的双手突然一挥,两道银辉从其手中飞出,正撞在清溪剑气之上。

“砰!”

“叮...叮”

那两道银辉与剑气相撞,竟发出巨物撞击之声。

随后黄衣女子剑气悄然消失,银辉也同时落于甲板之上,定睛看去,竟是两把薄刃飞刀!

“噗!”

在飞出两把飞刀阻拦剑气之后,白袍女子手却没有停下,悄然又是一把飞刀飞出,扎在了不远处一名多宝塔弟子身上。只见那被飞刀刺中的多宝塔弟子口吐鲜血,身子更是被飞刀带离甲板,向后飞出一段距离之后,方才颓然落下。

若有高手在此,定能够看出那名多宝塔弟子周身经脉俱碎,仿佛被内家掌法所伤。

“莫要猖狂!”

黄衣女子见此,眼中寒芒更甚,一声冷哼,脚底运力便想要靠近敌人。但那白袍女子见此也是运起身法,向后退去。

“叮!”

黄衣女子抬将一把飞刀打落在地,这一耽误,与那白袍女子之间距离又被拉远了几分。

“我看你还有几把刀!”

黄衣女子咬牙奋力一跃,手腕一震,又是一道清溪剑气,以比人更快的速度向白袍女子追去。

白袍女子不慌不忙,又是两道银芒闪出,打散了剑气。

随后连飞了三把飞刀挡住了黄衣女子,身子一点船沿,一翻身子在露出水面的礁石上一点。等到黄衣女子打落飞刀之后,那白袍女子已经落在了岸边,而黄衣女子的船在这时已随波而下,距离瞬间拉远。

“我的刀的确不多了,多宝塔主木子火山平果然名不虚传,等本候办完事情,再来领教阁下高招!”

黄衣女子,也就是白袍女子所说的多宝塔主木子火山平,一转手腕,回剑入鞘,眼中寒意却是更甚!

她看着越来越远的白袍女子,厉声说道:“下次若能再见,定要取你性命!”

白袍女子仰天一笑,身形一晃,转瞬便不见了踪影。

眼见白袍女子离开,木子火山平眼中的寒意逐渐消失,转而浮现的是凝重。左手一抬,唤来了一名多宝塔弟子,说道:“放话出去,就说西北金刀候龙心靑已经孤身入了中原。”

那名多宝塔弟子闻言心中一惊,一想那突然跃上楼船,一声不吭抬手便取人性命的白衣女子,又想起那夺命的飞刀,额头上爬满了冷汗。却不敢多言,领命下去了。

“好一个立誓打遍江湖高手的金刀候,不知道是谁把我的行程透露出去的...“

木子火山平自言自语了一句,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夜空中的漫天星辰,似乎又看到了另外一个白衣女子的模样,迷魂歌...腰中剑...

此次木子火山平携三百多宝塔弟子乘船随江而下,便是听闻有人发现了白衣刺客的踪迹。杀师之仇,不共戴天,木子火山平在接任塔主之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追杀白衣刺客。而其它的一切事情,都得等之后再算!

不过,在这消息放出之后,龙心靑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