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风起霖湖桥
  • 墨夜流星
  • 壬柯俊逸
  • 1867字
  • 2019-01-14 19:19:03

这天的雪下得很慢,片片雪花在微风中晃悠悠的落下,然后在方触地时消融不见。

寅时的苍南镇一片寂静,黑灰色笼罩的巷子里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走着。

他眨眼间走过了巷子,然后沿着巷口的石桥走到了湖心。这人身上的华贵服饰被厚厚的血污所遮蔽,腰间胡乱的插着一把紫色的长剑,这剑没有剑鞘。他的头发也是随意的束在脑后,只有那脸仍然可以算干净。

风吹来了几片雪花,他随意的抓住了一片,放在了自己的眼前。看着那渐渐消融的白色,他仿佛回到了十年之前。

同样的石桥....四人分别时的情景仍恍若昨日。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长剑,忽的回过了神。呆呆的望着那剑身上的缎纹。

这剑的后半段是他找人接上的,花了很多的心思,但仍然比原剑差了许多,他抚摸着剑身,似乎又看到那紫衣女孩紫色的瞳孔。

忽然,他猛地抽出了长剑,向后挥去。接着一道黑影从他身旁穿过,一闪便又没入了冰冷的湖水之中,他却一动不动,仍然保持着挥剑的姿势。空气中,几缕发丝缓缓的飘落,落在了他的剑尖上。

一声轻响,长剑沿着缎纹断开,他的咽喉也出现了一道血痕。

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倒向了那冰冷刺骨的湖水,他忽的一动,抱住了手中紧紧握住的残剑。

“我要你每次看见雪花的时候,便想我们一次!”他的耳边忽然回响起了十年前,分别时他二姐所说的话。

他的嘴唇动了动,然后随着漫天飘飞的雪花沉入了湖底。

空气冰凉,而且刺骨

---------------------------------------------------------------------

日光清凉而澄澈,春风缓缓的拂过大地,也带起了丝丝的凉意。

霖湖桥上却是暖意正浓。

层层叠叠的人影拥挤在霖湖桥畔,不时从某处传出的不知何地的方言夹杂着四处不断的官话让寂静的霖湖变得吵吵嚷嚷。

一个年龄约莫二十一二的青年,圆脸方额,身穿一身洗的发白的麻布衣,满头大汗的挤到了桥边,正打算踏上桥去,却是被一只粗壮的手臂给挡在了一旁。

“凡是想上桥去的,先给三两银子!”一个满面刀疤的高大男子,恶狠狠的朝那青年人吼道。

那年轻人愣了愣,随即换上了一脸气愤的神色。

“这桥又不是你的,凭什么给你钱!”年轻人说罢便使力推开了挡住自己的手臂,刚想上桥,却被一道白影闪花了眼睛。

待他回过神来定眼一看,额头上立马落下了一串豆大的汗珠。

只见那恶狠狠的男子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正指着那年轻人眉心。

“我叔叔的四婶的外孙女的邻居的哥哥便是那苍南派的红白堂堂主,整个苍南镇哪处的银钱不归他管!他说让我收,我就能收!”那疤面大汉狰狞的笑了笑,一双斜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脸色煞白,颤巍巍的开了口:“这位大哥,是我错了…快把剑收一收,钱我给…我给!”

“算你识相!”疤面大汉得意地笑了笑,又是银光一晃,待那年轻人回过神来时,剑已收入了腰后。

年轻人见面前的利刃终于收了起来,立马长出了一口气,颤抖着从褡裢里掏出了一把银子递给疤面大汉,连多少也不敢数,僵硬着身子就挤进了眼前的人群之中。

疤面大汉看见这年轻人的怂样,又掂了掂手中的银子,不由哈哈大笑了几声。

“这一把又多赚了不少,自从文刀山在这一死,这来人可是络绎不绝。嘿嘿,这两天可是让我赚大发了,死的好呀,死的好!”

那年轻人远远的听着疤面大汉的笑声,身子不由得又颤了颤,脸色也又白了几分。向前更走快了一些。

好不容易挤到了桥心,看着挂在桥边的无头尸体又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扶着桥柱子呆了一阵,连那其他人最啧啧称奇的剑痕也没心思再看,晃晃悠悠的便下了桥,瘫在桥边喘了好一阵才算缓过了气,仍是颤抖着身子向远方走去。

再话说那疤面大汉,本名马三,打小也是一个聪明人,但成人后却不思进取,又好赌成性,跟着那远房叔叔的四婶的外孙女的邻居的哥哥学了几手剑法,便经常做些巧取豪夺的营生。

今次听得流星城主文刀山被神秘人杀了,又留下了一道丈许长的剑痕,便转开了脑子想出了这个损招,喊了平常厮混的几个兄弟便堵了桥两头,只要上去,便得给钱,两天来,也的确赚了个瓢盆满钵。

这天又是人潮汹涌,还撞着了个怂货,平白多得了七八两银子,加上前两日分得的几十两银子,也凑够了一百两的赌资。一想到赌,心里便痒了起来。

好不容易挨到了傍晚,人群散去,便随意给另外几人打了个招呼,兴冲冲地便向那赌坊走去。

转过了两个街口,走进了一个人烟稀疏的小巷,赌坊那招牌便远远的出现在了眼底。

马三心里正想着晚上赌钱的爽快,却是突然迎面闪来了一个人影,将他的身子撞的一歪,怀里的银子更洒了一地。

一阵怒火腾地一下就从马三心底冒了出来,抬起头正想开骂,却是猛地一顿,一截枪尖突兀的从他脖子后方冒了出来。

马三诧异的看了看眼前的那人,喉咙里响了两声,却再说不出话。

杀人者抽出了枪,拿着枪尖在马三身上擦干了血迹,一双眼冷冷的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

“文刀山也是你能骂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