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44.召唤

  • 天生反骨
  • 封千崖
  • 2036字
  • 2014-06-22 16:26:45

魔法阵启动

慕容瑜面对这强大的力量,只能站在那儿。

身边的四个人也傻傻地站着没有任何动作。

就在她身体分离消失后,两道身影迅速蹿进魔法阵。

这个魔法阵用于传送信息,偶尔也能从三层送人下来,但是从二层拉人上去却是从未有过的事。

桂生,妃家的三大长老之一,他很幸运,又很痛苦。

这种情绪在过去40年中,未曾感受过。

他幸运的是,慕容瑜正好身处魔法阵附近,又刚好是妃家在二层的直属管辖的慕容家。这让他启动魔法阵后能轻易定位她。

而他痛苦的是这次召唤耗费了他一半的功力,招来的却不是想要找的人,而是这个“平凡”的小丫头,不过是六星的星士甚至还没跨越生死境的黄毛丫头,跟他们家的高级侍卫同等级的人,能在这场残酷的争斗中,起到什么作用?

唯有那个跟在她身边的小男孩,还能吓吓人。

慕容瑜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小老头,满眼精光地看着她,身边的小虎子只是闷闷不乐地坐在那儿,脸上写满了担心。

慕容瑜轻轻握了握小虎子的手,就像是一股清泉在洗涤着小虎子的怨气,桂生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吃惊。

难道这就是这个丫头的力量?但是这又如何?难道在比赛中,你去握住对手的手,进行安慰,让他自动放弃比赛?

“这是哪儿?让我回去,我的家族遇到了困难!”慕容瑜不想理会这老头阴晴不定的表情,她现在想的只是剩下的三个人,到底是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

“你说的是慕容家?”桂生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道,“你别担心了,就算你回去,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慕容家所处的局势。”这话说完,慕容瑜顿时无语,您老这是劝人别担心呢?还是更担心呢?

“告诉我,怎么回去,我必须去帮我的朋友。”

桂生斜睨了慕容瑜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就凭你?随即摊了摊手,“回不去,就算现在准备魔法阵,至少也是两天后才能启用。”

两天后?慕容瑜撑起身子,抓住桂生的衣领道,“谁要你把我弄来这鬼地方的?”

桂生也懒得再跟她说下去,转身出了门。

慕容瑜这时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这是一间青石造的石屋,约莫四十平米,里面布置相当简单。

但让她惊奇的是,石室里的各种痕迹。

有脚印,掌印,还有刀锋,剑扫过的印记。

她顿时明白,这应该是一间练功室。

眼前仿佛浮现出各种人物在这里练功的身影。

这时,慕容瑜盘膝坐在床上,均匀地吐纳,感受着三层充盈的星力。

二层慕容家禁地

慕容瑜消失后,诺西、莫邪、慕枫三人微愕,但很快就开始了进攻。

自从进入五星后,诺西与莫邪的默契更好了,他们用出手中的剑,身法诡异地袭向那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见势不妙,几次吞吐,像蜘蛛一样从口中吐出一层白色的纱,在禁地内铺开。

就要到诺西和莫邪身前时,两人同时竖起宝剑,纱被劈开两条缝隙。

“你们是谁?”中年女人怒吼,试图分散两人的注意力。

诺西和莫邪同时笑了笑道,“找你讨债的人!”语罢,两人已经进了中年女人的身,在她的身上划出两朵花儿来,花儿画在她的皮肤上,带着血显得特别地娇媚。

中年女人娇呼一声,跌倒在地,略显臃肿的身子,此刻却多出几分楚楚可怜。

“你们别过来!”

莫邪突然警觉,身后好像有东西,回头一看竟是那白色的纱转了个弯又向他们袭来。

诺西那边已经侵入体内。

“你们,也过不来了!”女人媚笑,“两个五星,就想跟我斗?”

莫邪看着眼睛里像是蒙上一层纱的诺西拿着剑,向自己攻来,心道不妙,可他也只能勉力还击。

这时,慕枫挡住了中年女人的进攻,“我早就猜到……你在套我的话!”

女人并不急于打死慕枫,因为此刻她已经是胜券在握,“或者,你呆在我身边,我会原谅你。”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最初,爱上的是他帅气的外表,却从心底看不起他出卖家族的行为。

而现在,她似乎更喜欢他了。

“放过他们!”慕枫提出条件。

中年女人停下来,似乎真的在考虑这个建议,可是女人翻脸像翻书一样。

她欺身到慕枫面前,啪!一个干净利落的耳光打得他嘴角流血。

呸,满嘴的腥味,慕枫混着口水吐了出来。

“老子既然决定这样做,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

原本儒雅的帅气男人,瞬间变得像个男人一样散发着魅力。

这时一把剑从身后刺入中年女人的腹部。

看过去,是空手的莫邪迎上诺西的剑,剑锋急转,插在诺西的大腿上,血汩汩地往外冒。

“我不会再伤害你。”诺西趴在莫邪肩膀上,已经失去了意识。

中年女人还没死透,她望着被自己打得满身伤的慕枫,眼神里尽是祈求。

“杀了我。”

慕枫拔出那把剑,从她的心脏位置,刺了下去。看着她抱住剑身的表情,慕枫突然有种负罪感,这时,他因为手心传来的灼痛感,瞬间放开了莫邪剑。

“宝剑认主!”

略带羡慕地看着那互相依偎的两人,慕枫突然觉得,慕容瑜身边的朋友都如此深不可测,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在她身边?

此刻在石室内的慕容瑜如获至宝。

正在还原最简单的那套剑法。

这是妃家的入门剑法,只有七招剑式,可能在这间石室里练功的人又岂止是入门级的?

这七招剑法,顺着练能强身健体,倒着练则是杀人必备,若是打乱顺序,并辅以特殊的功法去练,成就了妃家的一代剑神。

当桂生离开石室后,他发现那个丫头并没有跟上来,倒回去看,发现她竟选择坐下来冥想,不由对她的心性高看了几分。

可即使这样,又能有什么用呢?

自己的外孙女妃嫣,此刻究竟在哪儿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