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4.影

  • 天生反骨
  • 封千崖
  • 1925字
  • 2014-06-10 15:34:45

跟着两个影卫,慕容瑜跳下占尽优势的屋顶,走进暗巷。

“咯咯咯”,暗巷中藏着的中年男人笑声极有特点,他见鱼儿入网,便收起攻击力不高的影卫,不再费力周旋,而是伸手抓出一团黑雾,那团黑雾迅速变大,直到笼罩他与慕容瑜,不过一两秒的时间。

慕容瑜却只是站在那里,观察男人的一举一动。

“我叫影一。”他自报家门,“这将是……”杀死你的人的名字。

影一的后半句话咽在肚子里,因为他被数十瓣白玫瑰花瓣包围,伸手往空中一抓,慕容瑜却没有如愿地看到血花四溅,而是各种黑色的烟雾从影一身上流出来,带着一股下水道的味道,流至脚下。

慕容瑜微微皱眉,食指一勾,收回花瓣。

“咯咯咯,小丫头,有点意思。”

影一的声音在整个黑雾笼罩的空间中回响,慕容瑜试了试,却无法从声音分辨出主体所在的位置。

“老人家,您也挺厉害的,只是这味,几个月没洗澡了吧?”

慕容瑜开口激怒影一,她能感觉到,这臭气开始充盈整个黑雾空间。

“你知道天燃气吧?小丫头,这就是天燃气的替代品,沼气!虽然臭点,可是天然环保的能源之一!”影一得意的声音继续讲道,“一点就着,还能炸开花!”

“咯咯咯,想到你这么漂亮的一姑娘,变成碎片,还带着这味儿,我就兴奋!到时候,就算是你爸妈,也认不出哪块肉是你的,咯咯咯!”

慕容瑜再次祭出白玫瑰,净化沼气,却没想到这气体太过浓郁。

无解么?

影一按动打火机,丢进黑雾罩内,一声巨响,城市的半空中生成一团黑云,很快便消失,可残留在空气中的恶臭却久久无法散去。

慕容玄眼角余光看到空中的黑云,空气中弥漫的臭味,让他担心慕容瑜的情况。这时,他只想立马冲过去看个究竟,却被影二抓住机会,接二连三地抢攻,让他无暇分身。

“不如我们晚上再打?”慕容玄笑道,影二听到这话,根本没反应。

“你骗小孩呢?”继续进攻,可显然是被慕容玄刚才那句话打乱了节奏。

化掌为拳,一个蓄力,慕容玄直接把影二击倒在地,“骗的就是你这个小孩。”

慕容玄走过去,正准备取下影二脖子上的呼吸器。

一道黑影缠住了他的手,像是带有腐蚀性,黑影所经之处,皮肤表面火辣辣地疼,慕容玄赶紧运用星力化作一道淡淡的护甲罩在皮肤表面,可他的手背已经溃烂。

躺在地上的影二,嘴角勾出诡异的笑。

“善水者溺于水!”

慕容玄静下心神,调动星力集中于拳,向影二击去。

影二拔地而起,双脚轻点后撤。

拳势竟越发强劲。

这是慕容玄最近研究出来的,看着像是挥出了一拳,实际上,他不断地加力,已经不是一拳之力,那是数十拳的累加。

最后影二侧身躲开,却发现另一拳急速而至,当面一拳。

随即是慕容玄的贴身进攻,在数十秒的时间内,他已经被打趴下,而脖子上挂的项链也落入慕容玄的手里。

慕容玄看着自己的手,试图用星力修复,未果。已经开始阻碍他的星力运行,看来这只手暂时不能用了。他跑到爆炸地点观察,这里已经是一片灰烬,什么都看不出来。

而影一竟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早早地离开了事发地,也没有去支援影二,否则慕容玄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回到废弃的别墅,慕容玄并没有从正门走进客厅,而是直接从露台跳到自己的房间,进入冥想状态调息之际,却发现房间内早已经有人在等他。

慕凌!

“你受伤了,因为你的冲动!”慕凌冷漠的声音让慕容玄的呼吸一滞,他想要做什么?

“我会在这个房间设下禁制,剩下的八天时间里,你就呆在这里。”

慕容玄几乎是马上跳起来,可是刚走到慕凌面前就被一道无形的壁垒挡住。

“混账!”慕容玄瞪着面前的男人,慕容瑜,自己的亲侄女!她身边简直是危机四伏,可这种时候,自己却被人关在这莫名其妙的禁制里。

慕凌离开了别墅,他有自己的打算。

夜幕降临,从通讯器中传来对战实况。

第二日,实时战况:慕容家七人VS影家五人;影六,影二退赛。

当盘踞帝国大厦地下室的影一看完这战况后,脸色阴沉。

天空中,月色昏暗,正是杀人的好时机。

但现在他必须要先找到慕容瑜。

这时,一个尖锐的口哨声响起,那是影家独有的传讯方式,正在半空中飞行的影三即刻转身,往回跑。

事实上,影三是不会飞的,只是他的速度太快,在旁人眼中看来就像飞天遁地般。

大约过了一刻钟,影三就出现在影一面前。

“找到了么?”

“就在城北郊区的一栋别墅里,距离这里大约20分钟的路程。”

“所有人集合。”

影一,影三,影四,影五,影七,全体集合。

他们统一的一身黑衣,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般,站得笔挺,除了影三为了侦察,有些微曲的身体。

“只能胜!”

已经查到的是,那里就是慕容家的据点,而慕容瑜到底在不在,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摆平了别墅里的四个对手,不,按照影三的说法,应该只有三个还剩下一战之力。

慕容玄虽然打败了影二,却已经没有战斗力了。

而慕凌,慕情,慕枫则是在客厅中冥想,他们按照慕凌的说法,尽量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晚风拂过,慕容瑜撩起一束被吹乱的发丝置于耳后,她此刻正靠在一个板车上,前面拉车的是一只骆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