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2.失忆?

  • 天生反骨
  • 封千崖
  • 2057字
  • 2014-06-08 15:47:58

22点整,这个城市的夜晚才刚刚拉开序幕,公交车车窗外的霓虹灯、街灯汇成一片,慕容瑜坐在公交车上,左手上的通讯器有几个光点在闪烁。

公交车里的人,最特别的是坐在司机身后的售票员有一双修长的腿,并排着斜放在左边,显得极有修养,完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售票员。

思及此,慕容瑜警惕着她的一举一动,公交车开进一条小路,坏了的路灯忽明忽暗,只有车前大灯照着前方。

吱!一个急刹车,随着司机的叫骂声,“找死啊?”

车门开了,不像是司机自己开的门,更像是被人硬性搬开的,一只青筋凸起的手出现在扶手上。

城北郊区的一栋荒废的别墅里。

“你竟让她们单独见面!”

“你真是疯了。”

两个男人对慕凌的决定极不认同。

慕枫袒护自己的妹妹,“慕情根本不是慕容瑜的对手!”

“慕容瑜失去记忆了!所以,这对她们来说是个公平的机会。”慕凌的冷漠让人咋舌,慕容玄不理解为什么慕容珏会让他接替自己来管理团队,只因为他六星的实力?

“多两个随时会破坏团队行动的人,不如留一个。”慕凌留下这句话,继续闭目养神。在他眼里,女人是不可理喻,且无法配合的另类生物。

对此,慕枫和慕容玄都静了下来,他们在焦急中等待结果。

城南的野生动物园,漆黑的路上,有两个男人,骑在骆驼上,唱着小曲儿前进。

自从人类撤离后,这院子里的动物都开始了放养的生活。

刚到这里时,偶尔会遇到狮子老虎捕食的场面。

有时候,那些不长眼的动物也会把他们当成食物,但是很快就尝到了苦头。

“其实很多时候,动物比人可爱,只要打趴下就好。”莫邪甩了甩手腕。

“人也有很可爱的,例如……”诺西接下来的话淹没在他的吻里。

也不知是因为剑的契合还是他们两人的缘分,总之,如胶似漆地甜蜜。

慕容瑜看着那只手,脑海中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仅仅两秒的时间,那人已经上了车,他,不,应该是她,穿着一条黑色的破洞牛仔裤,烟熏妆让她看起来像是被人打了一样,习惯性地伸出舌头,上面挂着一个金色的珠子。

“下来!”

她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已经抓到了售票员的胸前,第二个字已经把她的外套扯掉,可显然,这售票员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角色,她伸手一挡,眨眼间,就翻身到那人的身后,慕容瑜就这样傻傻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车上其他人都跑了,可她还在欣赏两人的打斗。

那个朋克女虽然力道十足,却总是打不到实处。

反观售票员的体术更胜一筹。

只见她像是灵活的体操表演员,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逗得对手气急败坏,似乎还不肯收手,突然,慕容瑜看到了朋克女眼里的一点精光,一瞬即逝。

难道?

半分钟后,她证实了慕容瑜的猜测。

这是超出正常人认识范围内的技巧,可是慕容瑜却觉得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朋克女竟然操纵起自己的影子,轰!一声巨响,售票员连同车顶被掀翻,在空中翻滚几圈,掉落在十米开外。

而朋克女只是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慕容瑜,然后从敞风的车顶跳了出去。

慕容瑜抬头看了看夜空,漆黑一片,只有那个接触**的路灯,忽明忽暗地闪着。突然一阵风吹来凉飕飕的。

真洋气!

若是这样的夜晚,再飘落一阵白色的花瓣雨,也不失为一个有花有车的绚丽场景,即使有点山寨。

踏着花瓣,慕容瑜走向售票员,这短短十几步的路程,她走得不快,因为在这段路上,她已经和朋克女过了二十招。

朋克女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

“你比她更有趣!”低哑磁性的女声让慕容瑜脑袋一怔,她现在究竟在做什么?

这一顿,就让朋克女有了可乘之机,一脚结实地踢在慕容瑜的左腿上。

本能似的,慕容瑜伸手一握,血花飞溅。

朋克女已经满身是血,半跪在地上。

“我只是恐惧!”慕容瑜笑着,食指一挥,在朋克女施展秘术前一刻,大动脉割破,没了呼吸。

慕容瑜看了看手上的通讯器,再看了看那个售票员,跳上护栏,飞身离开。她看到另外两个重合的光点。

慕情狼狈地爬起来,取下朋克女脖子上的项链和手腕上的通讯器,一瘸一拐地朝着别墅前进,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慕枫,两人相视不语,心里的话,自有一种默契。

慕容瑜真的失忆了么?

又或者她另有打算?

没人知道。

当慕枫把自己的疑惑告诉慕凌时,他顿住了。

因为他记得,今天早上,他还去慕容瑜的住处打探过。

“你是慕容瑜?”

“嗯,你是谁?”慕容瑜的戒备显然不是装出来的,“大热天的穿风衣,就不觉得闷么?”

凝听她的心声。平静如冰,没有一点波澜,这样的心境,让慕凌得出唯一结论:她像一张白纸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

现在看来,他对慕容瑜的不了解,导致了这个错误的结论。

难怪老爷子说,这丫头有可能是他们平安走出这场战役的唯一希望。

以白色玫瑰为武器?

更是奇异的事,慕凌听着慕情对那武器的叙述,仿佛是从未见过的武器。

这女人身上有太多的谜团无法解释,慕凌对于她们都活着的结果略感安心。

而慕情也从这一役中清楚了两人的差距,相信不会再有什么小动作了。

其实慕凌不知道的是慕情一直说不出口的那种诡异感觉,甚至早在进入这座城市前,她就不再把慕容瑜当作对手了。

而慕容瑜此刻正躺在红色玫瑰上小憩。

若是这座城市还像十几年前那样繁华,相信第二天早上的新闻就是,有一朵巨大的红玫瑰生长在帝国大厦的避雷针上,花瓣紧紧包裹的像是一个人形。黑色的长发和精致的小脸露在玫瑰花顶端,显得极其妖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