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传闻

  • 天生反骨
  • 封千崖
  • 2076字
  • 2014-05-17 09:43:31

有传闻,莫邪和慕容瑜最近打得火热,准备生个小娃娃出来玩。

又有传闻,他们的爱好有些特别,喜欢在悬崖上做那种事……

慕容瑜听完后,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娇笑连连的媚爷,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哀怨。

这都是什么事儿?自己在这里辛苦练功,外面却流传出这样无厘头的传闻,还能不能好好地相处了?

显然,茶余饭后的聊资总是越劲爆,越受欢迎。

甚至连慕容瑜未来的小孩长是男是女都成了他们的赌局。

慕容瑜的大脑顿时停转,她和莫邪在这儿每天练功,连合眼的时间都没了,还生小娃?

“这是我开的赌局哦!”媚爷狐狸似地笑,因为只有他们几个才知道,这莫邪和慕容瑜每天在这里做什么?无疑,最后媚爷会成为最大的赢家,因为这区没人敢向他讨还赌资。

慕容瑜想通这一点,不由得同情起青峰,落到媚爷的手里,他这辈子,估计也就那样了。但身体刚刚恢复,在一旁傻笑的青峰,显然是乐在其中。

而慕容瑜发现,每天送饭来的甲最近好像有点心事,闷闷不乐的。不过,她不知从何问起,也就不再过问。

跟莫邪的对打,是前所未有地酣畅。慕容瑜发现,莫邪似乎比她更像机器人,一天24小时,他能连续打斗24小时不需要休息,还有他丰富的打斗经验就像是个经历战场的将军!

而莫邪则一再地惊讶于慕容瑜的学习能力,短短的十几天已经把他的打斗方式摸索了个七八成,直到饭后的闲聊,他才明白……

“慕容瑜,你在格斗方面的天赋简直让人嫉妒!”说这话的莫邪其实也是一个天赋极高的人,深究原因,则来自于他那未知的过去。

“额,如果我说,你一直好奇的,我的力量属性是格斗方面的学习能力,你会不会就不嫉妒了?”

学习能力?这是莫邪从未听过的,对此,他半信半疑,毕竟这种能力已经超出了三区前任所讲诉的四大基本系别的能力。

“嗯,就是一个毫无实战价值的学习能力。”慕容瑜苦笑道,“而且,由于星力的限制,现在只在格斗方面体现了它的效果。”

莫邪却不这么看,“我觉得你这项能力是一个突破,它将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东西,千万不要把它当成一个鸡肋。”

慕容瑜并不是傻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时,她想起了自己的新玩具,轻拍手臂,一朵白色的玫瑰飞到半空中,瞬间绽放。

莫邪看着那朵娇嫩的玫瑰,想伸手摸摸以便真假。

还没触碰到,白玫瑰的花瓣便散开,绕着莫邪的身体飞舞。

“好漂亮的武器,它拥有器灵么?”莫邪问道。

“器灵是什么?”很多时候,慕容瑜觉得这几多玫瑰跟自己骨血相连,可是所谓的器灵,却不得而知。

“器灵是武器的魂,有的是千百年来自然生成的,有的则是人把灵兽或是人的魂魄炼化后附着在武器之上的。其中最特别的是古剑魂,他们拥有比同级武器更强大的灵力,据说是因为特别的炼制方法以及修炼方法。”

慕容瑜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不过,他们不会说话,应该就不属于有器灵的这种吧?”

莫邪看着回到慕容瑜身边成型的白玫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但是我觉得这东西很特别!”

在慕容瑜冥想空间的尔雅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气得一口血堵在喉头差点给呛死。

这人竟然说这七圣玫瑰没有器灵!

这可是星辰界里无数星辰每月膜拜的圣物之一!

他可是背着老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圣坛上“借”出来的。

星辰界的圣坛里是冰火两重天,普通的星辰只能在外间膜拜,单就这一进一出,尔雅就拼了10年的功力!

现在这两个不知好歹的人类竟然把这等圣物说成是没有器灵!

当然最主要的账都要算在那个叫“莫邪”的小子头上,而嫣儿是被这小子给带坏了,稍微有点连带责任。

(还记得多年后,蓝菲曾问过他,“尔雅你为何如此偏心!”

尔雅只回了一句:“据统计,绝大多数生物的心脏都不是长在正中的,本尊的心也是!”)

白玫瑰的妙用一直没有真正的体现出来,但小紫教给慕容瑜的那套古武术却展现了极大的威力,其精妙的力度运用让慕容瑜每打一次便有新的体会。

而此刻站在她对面,有一星力之差的莫邪竟有些应接不暇,三番两次被逼至崖边。

对此,慕容瑜只是收手,然后后退几步,重新打一次。白玫瑰总在她的身侧飞舞着,意图不明,却让慕容瑜看上去多了几分神秘与魅力。

“这东西应该主要是装饰作用吧?”莫邪最后下了一句评语,慕容瑜想了想,有几分赞同地点点头。那差点把尔雅从星辰空间里气出来。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它是我收过的最好看的生日礼物!”

听完这句话,躺在床上养伤的尔雅才慢慢地躺回去,稍稍平息了怒火。

慕容瑜想了想,收回了白玫瑰,光滑的手臂上多出一朵玫瑰刺青。

“你看,收起来也很漂亮!”

“它的确很适合你,送你这个礼物的人,一定是个有心人。”慕容瑜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喜欢坐在云端的高傲少年,轻轻地皱了下眉。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短短的一个月里,慕容瑜的功力竟踏足2星巅峰,离三星只有一步之遥。要知道她刚到3区的时候,才只有一星之力!

换区的比试中,慕容瑜成了一匹黑马,3区的人对她也都越发恭敬。

不过最近慕容瑜在巡视新环境时,有人总是盯着她的肚子瞧。

还一脸认真地询问,“您最近喜欢吃辣的还是酸的?”

对此慕容瑜的统一回答是:“我喜欢吃甜的。”

那些人则会翻翻小册子,在书上寻找“孕妇喜欢吃甜食跟小孩性别的关系”。

难倒了一堆人后,有一个小个子突发奇想道,“难道是龙凤胎?”

“有可能,有可能。”

为此,媚爷的赌局多了一个押注的选项:龙凤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