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造反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67字
  • 2015-08-03 06:08:19

万靳方摇头道,“你们几个不够。古世奇,你们谋划的地点不是在这里吧?”

古世奇双目喷火,瞪着肖根儿和他身前的二十几个人,“当然不是,应该是在你的王宫大殿之中。这些人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差点坏了我们的大计,不过现在看来,在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国主你在就可以了。”

“好!”万靳方波澜不惊地对挡在身前的那些侍卫挥了挥手,“你们下去吧。飞鱼,带你的人过来。”

“是陛下!”洛飞鱼应了一声,带着威氏兄弟等人提刀上前,那些内卫犹豫着没有动,洛飞鱼眼睛一瞪,“不尊王命?你们是不是也想变成了包子馅?”

这“包子馅”三个字的威力那可是奇大无比的,他们每个人都亲眼见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是如何被削成碎片的,闻言之后皆是变颜变色,收刀散开,躲到万星云等人身后去了。

肖根儿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内卫竟然都是大王子万星尘的人,自己还把他们当成保护伞呢。

古世奇鄙夷地说,“老国主,这些人再能打,毕竟只有二十几个,没用的。”

“这倒不用你操心了。看来人还没有到齐,我们再等等吧,根王孙,你过来,我给你说说他们的故事。”

肖根儿走到万靳方身边,回头看了一眼姬王妃和郑王妃,微笑示意。万灵玉抱着郑王妃的一条胳膊,小脸发白,眼睛不停地转来转去。

“爷爷!”肖根儿轻声说,“我发誓,绝不会让您和两位奶奶受到一点点伤害。”

“还有我,小九!”万灵玉眼圈发红说道。

“对,还有他们。”他看了看围在他们身前的洛飞鱼等人,异常坚定地说。

姬王妃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听你爷爷安排吧,今天的事情能不能善了,我们祖孙只能听天由命了。你记住,如果真有危险,你带着灵玉走就是,不用管我们。”

肖根儿摇了摇头,“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们!”

郑王妃赞许地点头道,“三姐,根儿的脾气和他爹一样,拗得很,由他吧。靳方和我们的运气应该不会太差吧?”

万靳方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眼中都是浓浓的温情,“我们的运气应该不会太差。”

他拍了拍手,一道透明的屏风出现在面前,“传朕旨意,所有王公大臣都到左相府集合,朕有要事相商。”那声音回荡不止,渐渐没入屏风内,屏风一闪之后消失不见。

万星云和古世奇等人不以为意,站在下面东张西望。功夫不大,大门外喧哗声四起,一波波身着各色服饰的王公贵族们先后来到了相府,每个人都极为严肃,进得厅堂之中,完全没有对现场的情况表示出什么不妥,对于高坐在上首的万靳方更是直接无视。

他们按惯例分列两旁,有的抬头,有的低首,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在肖根儿心头升起,这些人见到国主竟然不拜,也不问安,这本身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万靳方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在他耳边低声说着进来各人的姓名职务等,肖根儿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听这些,他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在这么紧要的时候还要告诉他这些东西,所以一个也没记住。

两百多名官员分列两旁,厅堂里极为安静,只有万靳方附在肖根儿耳边的私语声,下面之人却完全听不清楚他们二人在说什么。

“父王,您老人家有什么交代,可以说了吧?”万星云斜眼看着万靳方问道。

“人还没到齐,你急什么?”万靳方瞪了他一眼,万星云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低下头去。

此时,外面传来急切的脚步声和两个人的说话声,“厉老相爷,陛下今天叫了两次起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还有,今天城中的情形不大对头啊,城外怎么忽然多了那么多边兵,陛下有调兵的旨意吗?”

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回道,“丁成忠,你大小也是巡城兵马司的主官,我只是一个闲职的丞相,消息应该比我灵通才对啊,怎么问起我来了?”

站在肖根儿身边的丁布仁和厉知义脸色发白,悄悄向后面躲了躲。

门口光线一暗,一高一矮两个人走了进来,那身材高大之人让后一步道,“老相爷,您慢着点。”说着用手相扶,那矮胖老人推了他一把,“行了,我还没老到需要人扶的地步。”

两人快行几步,躬身拜倒,口中高呼,“老臣厉平山,巡城兵马司丁成忠,叩见我王陛下!”

万靳方在肖根儿耳边道,“这两人我就不介绍了,你身边那两个小家伙可是让这两个老东西愁得头发胡子全白了的,呵呵呵!”他向下面抬了抬手,“起来吧,到现在为止,还愿意给朕见礼的只有你们两个。”

跪伏在地上的两人闻言一愣,一抬头就发现了拼命往肖根儿身后躲的丁布仁和厉知义,两人对望一眼,忽然叩首道,“陛下,臣等教子无方,这……这两个逆子又给陛下闯下大祸了,臣等……臣等定当严加管教,还望陛下体恤臣等,法外施恩哪!”

肖根儿怔住了,万靳方也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两个老糊涂,今天他们可没闯什么祸,不但没有闯祸,恐怕还为你们立下了天大的功劳呢。”

两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敢再多问,但是也都没起身,丁成忠问道,“陛下,今日城内多处都有散兵聚集,城外还有边后,请问陛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厉平山挪动了一下肥胖的身体,“陛下,边兵不得入王城,散兵也不得私聚,这是国法军规,左相爷何在?请给陛下和老臣一个解释。”

古世奇哈哈一笑,“厉平山,你都土埋半截子的人了,还操这份闲心干什么?”

“嗯?”跪在地上的两人这才感觉出气氛不对来,呼地站起身来,向周围看了一圈,丁成忠转身道,“陛下,是否调动巡城兵马营过来?”

万靳方微微颔首道,“不用了。难得你还有明白的时候,站到一边去吧。”

厉平山急道,“陛下!”

万靳方轻轻挥了挥手,“朕自有安排,你先退下。”

两人又心有不甘地对望一眼,分归左右站在队列之中。

“陛下,可以开始了吗?”古世奇问道。

“边兵都到了城外了,主帅不来当然不行。”万靳方冷冷地说。他话音刚落,从门外又走进一群人来,有男有女,年龄大小不一,肖根儿粗略数了一下,足有二十多人。他们进来之后只是对万靳方略一拱手,就一声不吭地站在左侧武将的队列中。

万靳方点了点头,“好,人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

“他们都是谁啊?”肖根儿低声问道。

万靳方不再压低嗓音,指着进来的那些人说,“来,灵根啊,爷爷给你介绍一下他们吧。”

他指着一个剑眉星目的黑衣将军说道,“此人是你的四叔,爷爷的第四个儿子万星河。”

万星河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把头偏了过去。

“星河,你娘也在这里,你就不打算问个安吗?”郑贵妃冰冷的声音透着寒气。

“对不起,娘,今天场合不对,改天……”,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郑贵妃打断,“改天给我烧香祷告是吗?”

万星河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万靳方轻轻拍了拍郑贵妃的手,继续对肖根儿说,“他旁边那个横眉立目的家伙是你的大姑母万星芳,挨着她的是二姑母万星菲。”

肖根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见那两人面貎也算美艳,只是神情中多了些戾气,看起来让人不太舒服。

此时万星芳抗声道,“父王,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万靳方根本不理会她,指着万星菲下首的几个年轻人说道,“今天人来得真全,你的几个哥哥姐姐也都回来了。”,他目光所及之处,那几个年轻人忙低下头去。

“长孙灵木和灵水,是你长叔星云之子”,他话音未落,两个丰神俊秀的少年出列跪倒在地,高声道,“孙儿叩见爷爷!”

“嗯!”万靳方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两个是灵日和灵月,是大姑母星芳的两个女儿。”

“孙女叩见爷爷!”那两个少女也出列跪倒在地,高声道。

“好!”万靳方目光中温柔之色一闪而逝,“你们两个过来,陪灵玉说说话吧。”

“是,爷爷!”那两个少女灵巧地站起身来,身姿轻灵,几个纵跃就来到了万灵玉身边,三个女孩子手拉着手,小声说笑起来,还不时地向肖根儿瞟上一眼。

“灵根啊,你看清楚,下面这三个人,灵金,灵土,灵火,都是你三叔星宇之子。”,那三个少年稍一犹豫,也出列跪在地上高声道,“孙儿叩见爷爷!”

万靳方微微点头,“他们的名字取自五德,本意也是要他们能够顺应天道,各自有所成就。”他抬手道,“你们几个过来,和你们的九弟见个礼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