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损友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53字
  • 2015-08-01 05:29:39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怎么知道我们的罩门所在?”强生和拿铁晃晃悠悠地稳住身体不倒,可是腿间不断向外拖出的地方已经不受他们的控制了,恶臭之味随着拖出来的东西散发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哈哈哈……”,偷袭之人当然就是丁布仁和厉知义了,丁布仁笑罢,阴森森地说道,“两个老不死的,你们可还记得当年被你们重伤的丁春秋?”

“你是丁春秋?不可能,丁春秋不可能这么年轻。”两个老怪物叫道。

丁布仁寒声道,“丁春秋是我的爷爷,你们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报应了。”

厉知义推了推他道,“行了,让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可以了,给九王爷的礼物时间长了就不好看了。”

丁布仁哈哈一笑,勾指在口中又打了一个呼哨,二十几条黑影又蹿了进来,它们纷纷叼住拖拉在外面的那根东西吞咬起来。

于是在两个老怪物的哀号声中,他们的五脏六腑争先恐后地从身体里跑出来,被十几只黑犬分食一空。

被掏空了身体的两具空壳终于倒在地上,没了声息,被二十几条黑犬拖拽着出了厅堂,和他们的焦孟兄弟相聚去了。

肖根儿呆呆地望着发生的一切,感觉眼前有光影在闪动,幻觉吗?

“参见九王爷!参见八公主!”厉知义和丁布仁等到厅中干净了之后,才俯身拜见肖根儿和万灵玉这位公主。

肖根儿猛然从神游中回过神来,见二人一辑到地,心中好感顿生,这可是帮了自己大忙的人啊,他急忙跳下座位,一手一个拉起两人道,“两位大侠仗义出手,本王多谢了!”说完也是一辑到地。由于他动作太快,害得万灵玉一把没抓住他,此时见他称两人为“大侠”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厉知义和丁布仁两人见这位秀气的王爷如此礼贤下士,又称之为大侠,均是尴尬地一笑,拉住肖根儿说道,“王爷,你要是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人,就不会把‘大侠’这两个字送给我们了。”

丁布仁更是自嘲道,“如果天都城的百姓要是知道我们是‘大侠’,估计得有一半人去自杀。”

肖根儿被两人说得愣了愣,笑道,“那个我可不管,反正你们两个在本王危难之时出手相助,就是本王的朋友。”他仔细观察了一下两个人的样貎,点头道,“你们和我年纪都差不多,我叫肖根儿,噢不,万灵根,你们叫什么名字?”

厉知义和丁布仁忙报上姓名家宅,肖根儿一听,两人竟然都是官员之子,哈哈一笑,拉着他们来到座椅前。他这时才注意到,跪在下面的那些人,包括古世希,早都缩到一角去了,此时正小心地看向这里。

“老古啊,我们都呆了这么长时间了,茶水没有也就算了,弄点酒菜什么的上来吧。”肖根儿吩咐道。

“啊?酒菜?”古世希愣了一下,忙又应道,“好好,我这就去准备。”说完带着几个人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

丁布仁和厉知义两人有些发傻,看了看肖根儿,比了一根大拇指出来,“王爷,你真牛,这样打上门来,正主躲着不见,你就敢在人家要吃要喝。我们哥俩可以说耍遍天下无赖,也没敢这做过。佩服!佩服!”

肖根儿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这又打又杀的,不补充点体力怎么行?”

古世希也算动作神速,带着几个侍从很快就备齐了一桌子酒菜。肖根儿掀开盘子看了看,又拿过酒来闻了闻,询问似地看了看两个人,见他们也只是看着并不动手,问道,“两位兄弟,你们是不是也觉得这东西……很难吃?”

“啊?”丁布仁愣了一下,和厉知义两人眼神交流了一番,叹了口气说道,“不瞒王爷,在我们兄弟眼里,这东西岂止是难吃,简直就不是人吃的东西,就是我的狗都不吃这玩意儿。”

“着啊!”肖根儿拍手道,“正是如此,这东西怎么能让人吃呢?”,他抬手把战战兢兢的古世希叫了过来,“老古,你们就拿这东西给客人吃吗?”

古世希苦着脸说,“王爷,这些东西可是价值连城啊!”

肖根儿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道,“八姐,三品,这些东西你们拿去吃吧。”

万灵玉和三品两人都知道肖根儿没有本元,更没有灵体,根本享受不了这种食物,所以也不客气,坐到桌子旁边,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喝起来。

别人倒也还算了,可是看到三品和八公主同坐一桌,彼此完全没有顾忌,让那些旁观的人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厉知义悄悄地靠过来说道,“王爷,我们哥俩只有初级本元,而且此生无望再晋级,所以吃不了这种大补的东西,可是王爷你……”

肖根儿也侧过身子,贴在两人耳边说,“实话告诉你们,我根本就没有本元,所以……嘿嘿!”

三人仿佛达成了什么重大的共识一样,彼此对望着,嘿嘿哈哈地大笑起来,到后来干脆变成了毫无形象的狂笑。

三人好不容易收了莫名其妙的大笑,丁布仁从口袋中掏出一面镜子,大小和万灵玉送给肖根儿的那面差不多,他在上面轻轻一点,片刻后出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骚首弄姿地问道,“丁少爷,您的有什么吩咐啊?”

丁布仁大刺刺地说,“马上给我准备一桌满汉全席。”

那女子愣了愣,随即应道,“好好,我这就吩咐下去。您是来店里吃呢,还是送到家里去呢?”

丁布仁哈哈一笑,“今天情况特殊,你把这些东西送到古相爷府上来。”

那女子变色道,“啊?丁少爷啊,你是想要奴家的命吗?古相爷府上,那是我们这些下贱的人能去的吗?”

丁布仁脸色一沉,“我说丁香,你少跟老子废话,是不是不想干了?你们派人把饭菜送到相府门口就行了。想得倒美,你们还真想进来看看吗?”

那女子忙不迭地应道,“好好好,只要不进去,怎么都好。对了,要不要我再找几个姑娘过去啊?”

丁布仁看了看肖根儿,肖根儿哈哈笑道,“还有陪酒的?这倒不错。”

他话音刚落,低头猛吃的万灵玉和三品同时抬起头来看着他,万灵玉更是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小九,你要是敢玩那些龌龊玩意儿,我就告诉爷爷去!还有你们两个,”她狠狠地瞪着丁厉二人,“给我小心点儿!”

丁布仁吐了吐舌头,对着镜子叫道,“去你妈的找姑娘,我是那么没品位的人吗?”说完把镜子塞回到口袋,一本正经坐在那里,目不斜视,看得肖根儿和厉知义哈哈大笑起来。

厉知义边笑边数落道,“丁兄啊,你明明知道公主在这里,还敢给王爷叫姑娘,你是不是脑膜被压过啊?”

丁布仁瞪了厉知义一眼,陪着笑脸对肖根儿说道,“王爷,这春风得意楼的酒菜那是天下第一的美味啊!”

“还有姑娘也是天下第一的风骚,是不是?”万灵玉把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塞到嘴里,冷冷地接了一句,吓得丁布仁赶紧扭过头去。

等到万灵玉和三品把那桌“价值连城”的美味消灭干净之后,春风得意楼的满汉全席也到了。

连酒带菜全部铺开,整整摆了五个大桌子,香气四溢,果然不凡。肖根儿指着这些酒菜问道,“丁兄,你是不是没和老板说我们有几个人啊?这得多少钱啊?”

丁布仁哈哈笑道,“王爷,就是一个人吃,这菜也得这么做。钱嘛,”他看了一眼微笑不语的厉知义,“我们哥儿俩花钱吃饭是哪一年的事儿,老厉你还记得吗?”

厉知义歪着头想了想,“记不清楚了,时间太久了。少说也得有百八十年的了吧?”

肖根儿瞠目结舌地说,“霸王餐?有意思,有意思!”

丁布仁拍手道,“霸王餐?这三个字好,比我们的吃白食要强得多,有气势得多,老厉,以后我们就改吃霸王餐吧。”

厉知义端起一杯酒笑道,“好,王爷,得你不弃,敢和我们哥俩结交,我和丁兄先敬你一杯!”说完和丁布仁举杯一饮而尽。

肖根儿端过杯子在唇边抿了抿,味道虽然有些淡,但是终究是酒,所以很爽快地跟着喝了下去。

三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地谈天说地,无拘无束,好不快活。

眼见得几个小时过去了,三人这酒兴越来越浓,中途又叫了几次过来,看样子是准备奔着天黑去了。古世希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在墙角处转来转去。

“老古,你在那转悠什么呢?是不是也饿了,要不要过来吃点儿?”肖根儿开口叫道。

古世希犹豫了好一会儿,狠了狠心说道,“王爷,府上这几天不太安静,你们耽搁久了,怕是要出乱子。”

“乱子?什么乱子?”丁布仁双眼有些发红,质问道。

厉知义咧着嘴问道,“难道还有人敢在左丞相府中闹事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