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怎么变的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96字
  • 2015-07-31 21:50:21

洛飞鱼等人挺立在相府大门两侧,虽然个个面无表情,无喜无忧的样子,但是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丝或多或少的忧虑。

街角传来阵阵犬吠声,洛飞鱼的眉头动了动,眼珠转了转,仍然保持着直立的姿势。

仿佛一阵阴风,又象一片黑云,数十条油黑的健壮恶犬在两条小牛大小的头犬带领下,出现在相府门前,从那两条头犬身上跳下两个身材相仿的少年,均是油头粉面,歪嘴斜眼,手中各持着一把铁扇,歪着头看看洛飞鱼等人,又看看后面的群众,哼了一声。

人群一阵骚动,自动向后退了几丈。

“这下热闹了,天都四少刚刚有两个被人砍了头,这又来两个。”

“我们还是往后退一退吧,别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砸到。”

“洛飞鱼?你果然回来了?”那两人摇着铁扇来到洛飞鱼身边,其中一人调笑道,“一百多年没见了,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怎么样?你爹是帝国上将军,我爹是巡城兵马司将军,也算门当户对了,要不然咱俩合合亲如何?”

洛飞鱼杏眼圆睁,抬腿就是一脚,那人敏捷地闪身跳开。洛飞鱼骂道,“丁布仁,姑奶奶在干正事儿呢,你给我滚远点儿!”

丁布仁摇了摇头,“得了,算我错了。飞鱼啊,你这火爆脾气啥时候能改改啊?你这样子,谁敢跟你合亲啊?”

洛飞鱼作势欲出手,另一人忙道,“好了好了,洛帅,那小子什么时候从嘴里吐出过人话了?你跟他一般见识可犯不上。”他和威氏兄弟对视了一眼,相互之间点了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然后躬身对洛飞鱼道,“洛帅,敢问这是哪家大神啊,破了左相府大门不说,听说还把他家那两兔崽子的头给削了?这人如此英雄,我可要好好结交结交!”

洛飞鱼不屑地撇了撇嘴,“厉知义,你以为说两句人话就能让别人把你当人看了?跟他结交?我明白告诉你,里面这位是新晋归来的边王,九王孙灵根,拆个左相府算什么?你要是有胆,就惹惹他,让他一并把你们家右相府也拆了算了。”

那厉知义脸色变了变,和丁布仁对视了一眼,“我们哥俩儿虽然名声不好,可是不能累及我们的家人,王孙怎么了?我们一样不怕!”

洛飞鱼昂首向天,“你是不用怕的,可是你爹右相国厉平山那可是我帝国出了名的贤相,和古世奇那个老东西不一样,他的名声你就不顾?”

厉知义面色一变,咬牙切齿了一会儿,无言以对,干脆转过身去,和丁布仁窃窃私语起来。

正在此时,那两条头犬狂叫起来,冲出犬群,径直扑进院子里去。

“厉兄,你那黑金刚和我这铁老虎定是闻到什么好东西的味道了。”丁布仁话音刚落,那两条巨犬嘴里叼着几样不同的东西冲了出来,趴在墙角啃食起来。

洛飞鱼目光一扫,顿时色变,惊声道,“一来大师?”

众人目光同时望向那两条巨犬所在之处,别的不用说,可是那颗齐颈而断的人头不是一来和尚又是哪个呢?

威如虎急道,“洛帅,少主会不会有危险?”

洛飞鱼若有所思道,“不会,看一来的伤口,应该是那个三品干的。这是秋家的秋风扫落叶剑法,可是他小小年纪怎么可能达到如此境界呢?不可能,不可能!”

厉知义和丁布仁拍手道,“好家伙,这可是左相府八大护卫啊,就这么轻易的给碎了?”

然而更加诡异的事情随后发生,那一群黑犬也忽然躁动起来,争先恐后地向门内冲去。

众人都伸长了脖子张大了嘴向门内张望。

很快黑影频闪,黑犬一只只从门内蹿了出来,口中都叼着或多或少的物什。

众人齐齐捂住口鼻,皱眉后退。

厉知义捂着鼻子拉着丁布仁跳到一边,“我说什么东西这么恶心呢,是天山四丑!”

洛飞鱼更是转过身去,皱紧眉头看向别处,“我说你们两个,赶紧让它们把那些恶心的东西弄得越远越好!”。

丁布仁苦笑道,“我的洛大元帅,它们是畜牲啊,嘴里有了吃的,还会听我们的吗?”

正说话间,又有一个圆鼓鼓的物什凌空飞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滚,停在厉知义脚下。

“这是什么东西?花蓝吗?”厉知义用脚踢了一下那个东西。

“不可能啊,这东西只是象花蓝,但绝对不是。”丁布仁摇头道。

厉知义又仔细看了一遍,“是人吗?你看编成花边的那个东西,象是两只手。”

丁布仁呸了一口道,“可拉倒吧,我们是什么人?天都少爷啊!猜迷是你我干的事吗?”,他从腰间拔出一口长剑,对着那个东西就是一剑劈下。

“扑”的一声,仿佛切入了锦布堆一样,他的长剑深深地埋在那个圆滚滚的东西里面。

“拔不出来了,知义,来帮帮我!”丁布仁拼命向外拔剑,厉知义哈哈一笑,从腰间扯出长刀,对着那东西就是一通乱砍。

虽然没有血溅,但是有肉飞。很快,丁布仁的长剑拔出来了,那个圆滚滚的花蓝也在两人的刀剑之下露出了原形,只不过由一个完整的人形变成了散落一地的碎块。

“是谁?”厉知义长刀归鞘,捏着鼻子左看右看,也没找到这人的头在哪里。

丁布仁转了几圈道,“看样子好象是三鬼里面的成佛啊,可是他的头呢?”

厉知义愣了愣,“三鬼?生铁佛?”,他瞄了一眼洛飞鱼等人,见他们一个个雕塑般一动不动,咬了咬牙,“妈的,一刀是切,十刀也是砍,来吧!”说着重又拔出长刀,在那些已经破碎的东西上面双砍了起来。

“哎,你看,头在这儿呢!哇,果然是三鬼之中的成佛。”厉知义指着碎块中较大的一颗说道。

“奇怪啊,他的头怎么会跑到屁股里面了呢?”丁布仁疑惑不解地问道。

厉知义收了长刀,“看来这位九王爷很有脾气啊!”

丁布仁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旁边吃光了嘴里食物的黑犬们又一窝蜂似地扑到那堆碎块上面,大快朵颐起来。

厉知义和丁布仁对望一眼,点了点头,“我们进去吧,看了半天热闹了,总不能咱们两个连它们不如吧?”

丁布仁哈哈一笑,“强生和拿铁这两个老鬼的罩门你知道在哪里吗?”

“当然知道!”厉知义昂首道,“你不是和我讲过一次吗?给九王爷一个见面礼吧!”

强生和拿铁两个人有点笨,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傻。

三品举重若轻的表现和肖根儿挤眉弄眼的神情,就是再笨的人也能看得出来不对了。

“九王爷,我们是否可以问这位三品兄弟几句话?”拿铁的语气极为生硬,看向三品的眼神中已有杀机。

强生冷冷地说,“三品,我那成佛兄弟是不是着了你的道了?”

三品一副无奈的样子,“与我无关啊,他自己非要演示给我看什么缩头入股大法,谁知道他把头插进屁股里拔不出来了啊?”

两人神色越来越冷,四周阴风渐渐升起。强生阴森森地说道,“我那成佛兄弟最好没事。否则……”

肖根儿和三品对望一眼,慢慢地退到座椅处,他心思急转,这三个家伙和前面那几个不一样,可能会什么特别的妖法,对付起来要吃亏。想来想去叹了口气,实在不行就溜之大吉吧。

强生和拿铁二人身上的煞气越来越重,隐隐有风雷之声相伴。强生沉声道,“王爷,看来我们不得不出手替你教训一下不守规矩的家奴了。”

肖根儿紧盯着两人的手,万灵玉低声问道,“小九,怎么办?不行我们就跑吧,这两个家伙是疯子,发起疯来可不得了。”

看着象气球一样越涨越大的两个怪人,肖根儿虽然面色不变,可是内心却是激烈地斗争着:拼还是跑?可问题是如果打不过人家,还能跑吗?

肖根儿霍然起身,厉声道,“你们两个老鬼,难道要谋害本王和公主吗?”

“哈哈哈……”两人的笑声听起来更是在哭,“我三鬼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王爷,我们不……嗯?什么东西?”

正在狂妄中的两人根本没有防备从后面伸过来两只手,在他们鼓鼓的腿间使劲一抓,然后向下一拉,又向上一捅,再向下一扯,两团黑乎乎的东西拖拖拉拉地被那两只手扯了下去,正处在充气巅峰中的两只大气球瞬间就瘪了下去,什么阴风啊风雷之声啊,全都消失不见。

“啊呀!什么人?竟敢偷袭我们!”二个怪物暴跳如雷地吼叫着。从他们身后转出两个青衣少年,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们。

“二鬼,你们不是焦孟不离的吗?三鬼已经进了我们的犬腹,你们快去找他吧。”说完,两人呼哨一声,把手中的物事向扑进来的两团黑影处一抛,那两团黑影正是最先闯进来的那两只巨犬,两犬一口一个叼住扔过来的东西,几口就吞了下去,那东西还有一根长长的线状物连在两个怪物身上,在两只巨犬不断的吞食下,快速从两个老怪物身上脱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