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生铁佛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09字
  • 2015-07-31 05:24:06

浓浓的血腥气息到处飘散,门外又传来十几声犬吠,数十条黑影冲了进来,低吼着扑到四丑堆积而成的小山上,嘶咬脱拽着向门外跑去。

很快,厅堂中除了一堆血迹和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道,就只剩下那四颗奇形怪状的头颅了。

“你们这群畜牲,竟敢攻击我们的身体!”已经分辨不出四丑谁是谁的头开始大叫起来。

没有抢到食物的十来条黑狗围着那四颗头颅狂叫不已,显然它们也有点害怕这几个东西。

“畜牲!滚开!”四丑仍然叫骂着。

忽然一条黑狗走到那颗叫骂的头颅前,抬起后腿,对着那颗头上不停蠕动的地方撒了一泡尿,那颗头顿时安静下来。

其余几条狗见状,如法炮制,分别在那三颗头颅上各撒了一泡尿,然后叼起来飞奔而去。

厅堂之中又恢复了安静。

“好!好啊,人棍刀法果然名不虚传!”,一阵狂风从天而降,那血腥之气也随之一扫而空。

肖根儿等人都不由得抬起手臂挡在眼前,那股狂风吹了好一阵子才停歇下来。等他们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三品正被一个矮胖的秃头和尚掐着脖子提了起来,大刀掉落在身旁。他面色青紫,双手死死抓住那只卡住他脖子的手。

肖根儿面色大变,纵身一跃而起,来到矮胖和尚面前,伸手抓住胖和尚,“这位和尚师傅,你知道你手里抓着的是谁吗?”

胖和尚仍然笑容满面,“王爷,老衲成佛,待老衲探查一番,一来大师究竟想从此子脖子上找什么,再来见过王爷。”

肖根儿见他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三品变颜变色,显然撑不了多久。他回手握住三品的手腕,大声说,“三品,大师傅想和你交流一下,你就成全一下这位成佛大师吧,不过偷袭的手段卑鄙了一些,你问问他,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脸不要?”

三品咽喉被卡,呼吸困难,正在拼命抵抗之际,忽然强大的热流从肖根儿手中传出,冲入他四肢百胲,顿时紧仄之感一扫而空,他痛苦的表情也忽然诡异地变成了微笑,是不屑的微笑。

胖和尚成佛一直笑眯眯的脸上,笑容忽然顿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本应该痛苦不堪的那张脸上竟然浮起了一丝笑。

没错,他确认那是笑,很轻篾的笑。于是他也笑了,手上的力度继续加大。

“大师,你这么大的人了,你妈没教过你偷袭是可耻的吗?”微笑的三品忽然轻声道,“噢,对了,你不是你妈生的,对不起,我忘了。”

成佛上下打量了一眼手中的人,双脚距离地面仍然有几寸的距离,还没有脱离自己的控制,能说话了?

肖根儿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轻松起来。他相信,有了力量的三品对付这么一个胖墩墩的玩意儿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他转过身看向另外两位瘦高身材的家伙,这两人不但长得高,而且暴瘦,一张脸更是奇长无比。

“二位怎么称呼?”肖根儿打量了一会儿问道。

其中一人道,“回王爷,我是强生,这位拿铁,那位大师是成佛。见过九王爷。”说着两人躬身施礼。

“强生?还拿铁?有没有咖啡啊?”肖根儿奇道。

“回王爷,咖啡是我的师弟。”肖根儿嘿嘿干笑了两声,“两位,和尚见本王不跪,你们两个也不跪,又是什么说法?”

两人躬身道,“回王爷,我们得相爷恩赐,身为内宅一等护卫,只拜本主。”

肖根儿点了点头,耳边不断传来三品“你还要不要脸?”的质问声和成佛呵呵的单调笑声,他皱着眉头说,“大师,你们两个太吵了,走远些。”

“是,王爷!”成佛仍然保持着提举的姿势带着三品退后了几丈,两人毫无营养的对话声音这才小了许多。

“两位,你们就不用弯腰说话了,对本王来说,弯不弯腰本王都得仰视。”肖根儿不悦地摆了摆手,“你们三个怎么说?”

强生瞥了一眼还在那边和三品讨论要不要脸大计的成佛,面带微笑道,“王爷,我们三人合称为生铁佛,是焦孟之情。”

“焦孟?”肖根儿脑子有些晕。

拿铁也凑过来说,“王爷,这焦孟相传自上古时代,天地初开,有一王朝曰宋,这焦孟嘛就是当时有名的大将孟良和焦赞,此二人形影不离……”,这位拿铁说起来滔滔不绝,肖根儿听得晕头转向,眼睛不时瞟向不远处的三品和成佛。

“王爷,左右闲来无事,我们仔细研究一下焦孟的事情吧。”拿铁侧了侧身子,挡住了肖根儿的视线。

“这样啊?不太好吧……”肖根儿心中暗骂两个死乌龟,给爷爷我玩心眼儿呢?玩儿死你们!

这边两位拉着肖根儿研究焦孟的细节,那边成佛的感觉却越来越不妙了。

提在手里轻飘飘的纤弱之人,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可琢磨。

三品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他惊异于能把自家的秋风扫落叶刀法发挥到极致,就连他的父亲秋天祥都做不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是少爷给了他用之不竭的强横力量。

“大师,我们换一个姿势吧,你这样举着我不累吗?”三品脸上的笑越来越浓。

成佛仍然笑呵呵的样子,眼睛里却是杀机频闪。

三品仍然一手握住成佛的手腕,另一只手按在他拇指上,轻轻一掰,咔的一声脆响,成佛的那根铁钳般的拇指诡异地向后折去,白花花的指骨透肉而出,竟然被三品生生折断了。

成佛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可掬。他想撤回失去了拇指的手,可是三品抓住他手腕的那只手仿佛生了根一样,寸动不得。

三品的笑容更加灿烂,“大师,你的手保养得不错啊,骨头都这么白,这么脆!”,随着他话音起落,又是咔咔两声,又有两根手指脱离了关节,飞向远方。

“我们可以坐下来聊天吗?”三品注视着成佛的眼睛问,同时麻利地把剩下的那两根手指拔萝卜一样拽离手掌,扔到地上。

虽然没有鲜血喷溅的血腥场面出现,但是变成了仙人掌的手还是让这位成佛大师眉心跳动不已。

两个人坐下了。

只不过姿势实在过于诡异,成佛的两条粗腿被三品压在下面,他正专心致致地“梳理”成佛的那条无指胳膊。

“肉虽然不少,可惜没有力量啊,大师,你要加强煅练才是。”,三品边说边两手翻转,把成佛那条粗壮的胳膊随意地扭转着角度。

如果说能随意地把一条胳膊打成死结,那至少说明这条胳膊没有骨头。

成佛诧异地看着三品把自己的那条胳膊扭面条一样盘旋折叠,绕了两圈之后,把小臂从圈中拉出,结成死结,不禁脱口问道,“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三品温柔地拉起他另一条完好的手臂,“你可真调皮啊,这不是你要给我演示你练的软骨大法吗?你看好了啊,机会可不多啊!”说着,一手抓住他手腕,另一只手并指成掌,在他胳膊上从上到下啪啪啪地拍了一遍,原本还笔挺的骨骼立即变成了面条。

“小佛啊,我帮你打一个新花样吧。”三品的动作快了起来,因为他听到了肖根儿那边的不耐烦。

他站起身来,把那只面条胳膊扔到一边,拉起成佛两条大腿,向上一盘,在他头上绕了一圈,“小佛,来个新花样吧,你不是一直想练成缩头入股大法吗?我帮你。”

成佛很憋屈,几乎罕逢敌手的他,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下人翻来叠去,最后编成了一个圆乎乎的花蓝。

“好了!”三品拍了拍手,“少爷,我这边没事儿了。”

肖根儿和强生拿铁三人同时回过头去,均是一脸诧异。

肖根儿:“三品,这么快?”

强生:“咦?这是成佛吗?他练的什么功法?”

拿铁:“应该是他不会错,衣服没变啊。”

强生:“可是这是什么功法啊?”

三品:“回两位大师,成佛大师说他一直想练成缩头入股大法,我就帮了他一下。”

强生:“没听他说过啊。”

拿铁:“应该不会错,你看他的头,好象真的缩进屁股里去了。”

强生:“不可能,成佛的头比我们两个加在一起还要大,上厕所的时间比我们两个加在一起还要长。所以那么大的脑膜是不可能缩进那么小的屁股里面去的。”

拿铁:“那你告诉我,他的头在哪里?”

强生:“我这不在找呢吗?你急什么急?”

肖根儿:“两位先别急着找他的头,你们看看他的身体是不是在变大?”

拿铁:“王爷说的对,的确是在变大。”

强生:“他会爆吗?”

拿铁:“不可能!成佛的硬气功那是天下第一,怎么可能会爆呢?”

编成花蓝的成佛越来越鼓,那身衣服都有被撑破的危险了。

三品看了看,善意提醒道,“没准真的会爆?”

肖根儿果断地抬起右腿,狠狠地踢在还在涨大的花蓝上,花蓝扑的一声飞了起来,远远地落在厅堂之外。

拿铁得意地说:“怎么样?没有爆吧?”

强生点了点头,“的确没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