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刘秀娘的心病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24字
  • 2015-04-17 06:04:46

刘秀娘见她带着肖根儿来了,高兴地叫道,“哎呀,这不是根儿吗?可有好几年不见了吧?吃饭了没有?秀儿,锅里给你留着饭呢,你和根儿一块吃点吧!”

肖根儿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婶,刘秀笑着说,“妈,我在童大叔家吃过了。我和根儿说点事儿,你忙你的吧。”

刘秀娘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忙不迭地点头,“好,好,你们聊吧,你们聊。”

刘秀带着肖根儿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娘跑到外面,兴奋地对蹲在地上的父子二人低声说,“他爹,大帅,你们觉得秀和根儿咋样?”

刘家良瞪了她一眼,“你这个娘们发啥疯呢?人家根儿是大学生,能看上咱家秀儿?”

刘大帅也撇了撇嘴说,“娘,你是想女婿想疯了吧?根儿还没有我大呢。”

刘秀娘不满地说,“大咋了?梅家那大丫头就不比他大了,现在谁不知道那两丫头对根儿有意思?”

刘家良用满是油污的手擦了擦了嘴角说,“你也说了,有梅家那两丫头在,谁还能靠近得了?”

刘秀娘嘀咕着,“我姑娘也不比她们两个差。再说了,我姑娘还是有工作的人呢!”

父子二人撇嘴笑了笑,不再搭理喋喋不休的女人,埋头干自己的活儿了。

屋里的刘秀和肖根儿可不知道外面的人在说什么,肖根儿认真地把他看到的情景仔细地说了一遍。

刘秀皱着眉头说,“根儿,按你的说法,那些怪东西是从胸口的阴影里出去的。你能看得清那么小的怪东西,怎么会看不清那片阴影是什么呢?”

肖根儿说,“秀姐,我看不清它是什么,因为那就是一块皮肤,没有别的东西在里面。”

“如果我们想办法把那块皮肤切掉,不就意味着切除了病源了吗?”刘秀皱着眉头说。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可是,秀姐,你能做手术吗?”肖根儿问。

刘秀摇了摇头,“我没有这个资质,而且是我的确也不会做。”

肖根儿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办法不可行。即使你能做,我们也没有那个条件,送到医院里也不可能有人按我们的想法去做这个手术。”

刘秀失望着地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

肖根儿又说,“秀姐,我们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刘秀兴奋起来,“是什么办法,你快说说!”

肖根儿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发现那些怪东西只有抓住血细胞的时候才会没事,只要一掉到血液里,就会死掉。所以,如果……”

“如果把能够提取他的血清,然后注射到胸口,就可以杀死那些怪东西,对不对?”刘秀双眼放光,不等肖根儿说完,就兴奋地抢着说。

肖根儿点了点头,“没错。提取血清这件事情应该不难吧?”

刘秀说,“我找找县里的同学,做这件事情应该不难。”

肖根儿又叮嘱道,“秀姐,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告诉别人你的目的,否则极有可能做不成。”

刘秀笑笑说,“我知道。”

这时候,刘秀娘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汽的鸡汤放到桌子上,盛了两碗送到两人手里,说,“根儿啊,来,喝碗鸡汤,这是我昨天新杀的鸡熬的老汤,味道不错呢。秀儿,你也喝一碗!”

说完坐在两人身边,一瞬不瞬地盯着肖根儿看。

肖根儿接过鸡汤喝了一口,果然味道极为鲜美纯正,笑着道了声谢。刘秀见她娘傻呆呆地盯着肖根儿看,哪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她也喝了一口鸡汤后说,“娘,没事儿你出去吧,我和根儿还有话要说呢。”

刘秀娘眼睛一瞪说,“你这死丫头,你俩有事儿就说呗,往外撵我干啥啊?根儿,你说是不是啊?”

肖根儿笑着说,“没事儿的,婶,我和秀姐也说的差不多了。”他的确很喜欢这碗鸡汤,几口下去,就见了底。

刘秀娘高兴地接过他的碗说,“我再给你盛你一碗来,味道不错吧?”

肖根儿说,“真的非常好喝。”

刘秀抿嘴笑了笑,把自己那碗汤递给他,“根儿,你喝吧,我喝着有点腻。”

肖根儿也不客气,接过来咕咚咕咚一口气又喝了下去。

刘秀娘见此情景,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把满满的一碗汤递到肖根儿手中,“根儿啊,喜欢喝就可着劲儿的喝,有的是呢。”

她坐到刘秀身边,爱怜地撩了撩刘秀的头发,“根儿啊,你秀姐这工作也不容易啊,整天东奔西跑的不说,遇上那些犯混的男人,还得受欺负,哎……,这要是有个男人疼疼……”

刘秀脸一红,立即制止了她的话,“娘,你说啥呢?”

肖根儿小口地喝着鸡汤,偷笑不已。刘秀偷看了他一眼,脸更红了,狠狠地推了她娘一把,“娘,你忙你的事儿去吧!”

刘秀娘斥道,“我没事儿!你要是早点给我找个男朋友回来,我才懒得管你呢。”,她偏过头来问肖根儿,“根儿啊,你还有几年毕业呢?”

肖根儿说,“婶儿,还有三年半,我这才上了半年。”

“噢,”刘秀娘点了点头,又问,“根儿啊,现在的大学生能谈恋爱吗?”

肖根儿说,“别说谈恋爱了,结婚都可以的。”

刘秀娘惊喜地说,“真的啊?根儿啊,你看你秀姐,模样长得那是没得说,在咱们大柳庄,除了老郭家那个老丫头,也就是数她最漂亮了。但是我家秀儿有工作啊,这是别人没法比的。根儿……”

刘秀满脸通红地站了起来,嗔道,“娘,你再说……”,说着眼里涌出泪花来。

她娘一见她急了,也站起来说,“哎呀丫头,你急啥啊?娘又没说你什么。”

肖根儿忙起身说,“婶儿,秀姐人非常好,漂亮又能干,谁能娶到他,那可是一辈子的福分。所以你根本不用为秀姐担心的。”

刘秀娘大喜,“你也是这样想的,那就好极了,好极了!”

刘秀终于流下泪来,跺着脚说,“娘,你要再不出去,我就出去!”,说着就往门外走,被她娘一把拉住,“行行,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你这丫头,哪儿样都好,就是这倔脾气,跟你那个死爹一模一样。”边说边向外走,出了门还不忘回过头说,“根儿啊,跟你秀姐好好聊聊,你见识比她多,开导开导她啊!”说完关上了门。

肖根儿放下碗哈哈大笑起来。

刘秀尴尬地低着头道,“根儿,你别在意啊,我娘……我娘……”

肖根儿拉了拉刘秀,两人重新坐下,刘秀故意挪了挪身子,和肖根儿之间拉开一些距离。

肖根儿好笑地看着刘秀红苹果一样的脸蛋说,“秀姐,你今年多大了?”

刘秀有些扭捏地说,“二十一。”

肖根儿说,“这也不大啊,你娘咋这么着急呢?”

刘秀不自然的神情略缓和了些,抬起头说,“根儿,你可能不太了解村里的情况,过了十八岁就能成家了。象我这样二十多了还单着的,在大柳庄就只有我和我娘刚刚说的那个郭佳了。”

她忽然噗哧一声地笑了出来,“在小柳庄里,也就只有梅家那两个姐妹了。真要说起来,这几个人还都和你有关系呢。”

肖根儿一愣,“跟我有关系?秀姐不找男朋友也和我有关系吗?”

“啊?”刘秀闻言大窘,看了他一眼忙低下头去,“你……你别胡说,我……我和你……没关系的。”说到后面那几个字几乎都听不见了。

肖根儿本是当作玩笑说的,可是见刘秀这个样子,倒是真有些奇怪了。

他小的时候喜欢扎在女孩子堆里玩,经常被那些男孩子们叫做假丫头,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招女孩子们喜欢的。可是长大之后,这种感觉就没有了,除了梅家那两个没心没肺的姑娘还把他当成小屁孩儿之外,其它人见了面都躲着走了。这其中有一多半是因为他的那双透视眼,还有些什么别的原因,他就不知道了。

他见刘秀低着头,脸都红到脖子根儿后头去了,笑着说,“秀姐,那个郭佳是不是三宝邻居家那个小丫头啊?”

郭秀羞窘之色稍减,抬头见肖根儿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心头一跳,伸出手去狠狠地拍了他一下,“你笑话我是不是?”

肖根儿忙摆手说,“没有啊。”,嘴里虽然说着没有,脸上的笑意却是更浓了。

刘秀白了他一眼说,“没错,就是她。”

肖根儿这才回想起来,小的时候每次找王三宝玩,王三宝经常会站在院子里面大吼一声,“过家家玩喽!”,就会有一个洋娃娃般的小女孩从隔壁跑出来,脆生生地说,“谁叫我啊?我在这儿呢!”,每次都会让他大笑不已。

“想起来了?”郭秀见他面露笑容,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肖根儿点了点头,“想起来了,小名叫佳佳的嘛,我和三宝玩儿的时候她经常跟着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