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是非无由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06字
  • 2015-07-28 23:33:00

他把三品拉了起来,走到那两具无头尸体前踢了两脚,“八姐,他们的本元在哪里呢?叫出来看看?”

万灵玉面无血色,低声道,“小九,你闹过头了!古老头就这两个男丁,他还指望着他们成龙拜相呢。这下可好,他们成了废人,古老头还不和你拼命啊?真要闹起来,爷爷怕都护不了你。”

三品垂首道,“对不起公主,都是三品惹的祸,到时候……到时候……”

万灵玉白了他一眼,“行了,你是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替人顶罪?还有,秋家之事从此再不可提起,你只是一个下人,名叫三品,明白吗?”

三品连连点头称是,眼中的泪水越来越多。

三人正在这里说着话,从门洞之中飞快地跑出几个黑衣侍从,看也不看三人一眼,抱起古氏兄弟的身体和头颅,又飞快地跑了回去。

“咦?有人啊!早点出来不就得了?”肖根儿望着那几个人的背影叹道。

“奇怪啊!”万灵玉也奇道,“儿子被人削了脑袋,老家伙还沉得住气?他在干什么呢?”

“管他在干什么呢,三品,拿着,我们进去!”他把大刀扔给三品,当先迈步进了大门,万灵玉和三品随后跟上。

威如虎小声问道,“洛帅,咱们怎么办?”

洛飞鱼面无表情地说,“什么怎么办?等着!”

“那少主会不会有事啊?古府中可有不少高手呢!”旁边的威如豹问道。

洛飞鱼撇了撇嘴,“除非他古世奇现在就造反,否则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把少主怎么样,更不要说八公主了。只不过那个三品……”,她目光游移,没有说下去。

肖根儿在前,万灵玉和三品在后,三人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相府的大堂之中。

一跨入大堂,把肖根儿吓了一大跳,偌大的厅堂中足足聚集了几百人,大部分是黑衣侍从,还有几十个身着黄衣的护卫,正中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面容冰冷的中年人,鹰般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走在最后的三品。

肖根儿刚要开口说话,身后的万灵玉抢先说道,“古世希,见到我这位公主你可以不理,他可是今天新晋的边王,你也不理吗?”

那古世希眼中杀机一闪而逝,缓缓地站起身来,撩起衣角,缓缓跪倒,其它人也跟着跪倒在地,“器械司主官古世希拜见边王,九王爷万福!公主万福!”

肖根儿也不理他,大刺刺地往古世希坐过的椅子上一坐,万灵玉和三品站在他身后。

过了一会儿,肖根儿也没说话,那些人仍然跪在地上没有动。万灵玉低声说,“小九,让他们起来吧。”

“跪着吧!”肖根儿故意放大音量说道,“刚刚本王和公主在外面,你们不知道吗?为何不出门相迎?”

古世希转过身来,“九王爷,我是有事临时到我兄长府上做客的,不宜由我出面相迎。”

肖根儿把二郞腿一翘,拉着长音问道,“你兄长现在何处啊?”,他话音一落,自己都是一激灵,妈的,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象太监啊?万灵玉则捂着小嘴哂笑不已。

古世希说道,“回九王爷,家兄府上有重要客人在,他现在正在会客,王爷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可以了。”

“这样啊?好啊,你那两个侄子说要取代我万家王朝,你给我解释一下吧,要如何取代,何时取代啊?”

古世希不慌不忙地说道,“回王爷,那只是两个不更事的年轻人随口乱说的话,当不得真的。”

“不更事?由一个不更事的人来主管百万兵马,我帝国有这一条规矩吗?”肖根儿回头问万灵玉。

“当然没有这样的规矩,想在军中任职,那是必须经过八关严审的,而且还要有国主爷爷的亲自任命才行。”万灵玉认真地说道。

“老万哪,这话你怎么说啊?”肖根儿眯着眼睛问道。

“这个……这个是臣失语了。”古世希犹豫了一下说道。

“看来你们古家乱说话这个习惯是有传承的啊。”肖根儿又偏过头去问万灵玉,“八姐,在我们国家,胡说八道该怎么处罚啊?”

万灵玉歪着头想了想,“处罚吗?也不重,打两巴掌就行了。”

肖根儿点了点头,“老古啊,你是自己动手呢,还是让我兄弟代劳呢?”

古世希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怨毒之色,“臣失言在先,愿自罚!”说完,他抬手在自己脸上狠狠地扇了两下。

肖根儿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行了,让你兄长和他的客人都出来见见我吧,什么客人比我和公主还重要啊?”

古世希面色一变,“回王爷,家兄的客人都是本家的内人,不宜与外人相见。还有,臣有一事不明,请王爷给个公断。”

肖根儿摆了摆手,“我初来乍到,你不明白的事情去问我爷爷吧,我解答不了你的问题。”

古世希抬手指向三品,“王爷,此事必须由王爷亲自决断。三品虽然是王爷的人,可终归是一个下人,他竟然敢持刀行凶,以下犯上,伤我两个侄儿的肉身,以至于他们终生不能为国尽力,所以……请王爷首肯,把三品交由臣下处理。”

肖根儿不以为然地说道,“老古啊,你错了。三品那是自卫,你那两个侄儿已经把他的命都快打没了,若不是本王自幼精通医术,恐怕他早已命归黄泉了。”

古世希恶狠狠地说道,“王爷归来不久,对国家法制可能还有所不知,我那两个侄儿的身份比这个三品不知道要高出多少,打杀他一个下人何足道哉?”

“噢?是这样啊?”肖根儿拉了拉三品那只冰冷的手,“我曾经和三品说过,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他。老古,你是想让我做一个象你们古家一样说话象放屁的人吗?”

古世希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王爷此言差矣!”一个洪亮声音从半空中传来,风声扫过,凭空出现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雄纠纠气昂昂地站在肖根儿面前。

“你是谁啊?见到本王为何不跪?”肖根儿还真有些惧意,此人就象一尊铁塔立在那里,但是无论如何王爷的谱可不能丢啊!

那人躬身道,“王爷,老纳是普救寺一等武卫一来,依国律,僧侣见王驾可不拜。”

“一来?大师?和尚?”肖根儿看了看一来光秃秃的头,心道还真是的,地球上有的这里一样不少,和尚都出来了,想必尼姑也不少吧。

“八姐,有这规矩吗?”肖根儿回头问道。

万灵玉小声说道,“小九,你可得小心点儿,这个一来是相府八大护卫之一,力大无穷,还有一身好武艺,三品可能有危险了。”

三品把胸脯一挺,“我不怕他!”

“哈哈,好样的!是个爷们儿!”肖根儿拍了拍三品的肩膀,三品的脸没来由的红了一下,神色极为古怪。

“一来大师是吧?你干什么来了?”肖根儿收起笑容问道。

“回王爷,老纳奉古相爷之命,前来捉拿伤人凶手,对于今日怠慢之罪,王爷说改日登门谢罪就是。”一来说完,双目精光暴闪,一只大手闪电般向肖根儿身后的三品咽喉抓来。

他的动作快,肖根儿也不慢,一来的手掌刚刚到来,他右一探,堪堪抓住了一来的手腕,用力一握,“大师,你抓我的人,是不是要先问问我啊?”

一来本想振臂摆脱,可是不知为什么,手臂忽然酸软无比,根本用不上力,他瞪着眼前这个细皮嫩肉的王爷顿时呆住了。

肖根儿把他的胳膊向前一推,“大师,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本王只好女色,对男人没有兴趣,对和尚就更没有兴趣了。”

一来一张胖脸红一阵白一阵,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跪在地上的古世希刚要爬起来,肖根儿一瞪眼,“让你起来了吗?”,他只得又乖乖地跪了下去。

“听说你是相府里八大护卫之一,就这点本事吗?”肖根儿不屑地撇了撇嘴,“八姐,相府里的护卫和我的三品谁的品级更高一些啊?”

万灵玉想了想说,“从品级上来说应该是一样的,都是下人,只不过他是僧人……”

“好了,我知道了。僧人当了护卫也就顶多是个僧人护卫而矣,三品,他不是要抓你吗?你去和他比划比划,看看这个想抓你的人比你强在什么地方。”他回过头来对一来说,“怎么样大师,你要是能空手把刀从三品手中夺下来,三品你带走,我绝对不管。但是如果他不小心伤了你,你可不要怪罪才是。”

一来哈哈大笑道,“小小一个佣人,老衲一只手就可以了,伤我?哈哈哈……,随便招呼就是!”

“三品,去吧,大师是高人,你必须要尽全力才是,否则要是输了,我可保不了你了。”肖根儿拉过一来的手,用力握了握。

三品眼中含泪,他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肖根儿的手上传递过来,游走全身,舒畅无比。他只道是少爷遇到了强硬的对手,无法再保护他而想的求全之法,所以对着肖根儿深深一躬,“三品定不会让少爷失望。”说完提刀转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