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破门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64字
  • 2015-07-25 05:55:08

洛飞鱼身形不动,高声道,“奉陛下旨意维护治安!”,旋即低声道,“我们只管维护治安,其它的事一概不管!”

肖根儿哈哈大笑,“八姐,走着!”

万灵玉妩媚地一笑,“好,走着!”,说完飞快地向前面那群高大的建筑走去。

跟在他们身后的群众们本以为没热闹可看了,弄不好还会被喷辣椒水,可是如此一来,不但热闹继续,还会有更大的热闹可看,岂能不喜,一时之间嘘声四起,叫好声不断。

肖根儿放开嗓子高喊道,“我雷泽帝国的子民们,今天竟然有人口出谋逆之言,我们应不应该讨回公道?”

“应该!”众人几乎是一呼百应。

“我们应不应该维护皇家尊严?”

“应该!”

“国主万岁!”

“国主万岁!”

“谋逆可耻!”

“谋逆可耻!”

他喊一句,众人跟一句,从最初的好玩,很快就变成了同仇敌恺的呐喊。

“打倒权臣!”

“打倒古贼!”

“为民除害!”

后面这些话已经不用肖根儿领喊了,百姓们心中的积怨借此喷涌而出,人人挥舞着手臂,义愤填膺。

万灵玉呆呆地看着肖根儿站在高处,面对人群大呼小叫,涌起阵阵不真实的感觉,这就是那个没有灵体的小弟吗?听着耳边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她都想跟着喊几句了。

而洛飞鱼等人则雕塑般地站在那里,对身外所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一般。

肖根儿见把众人的情绪挖掘得差不多了,这才继续向相府的方向走去,众人大呼小叫着跟了上去。

来到巨大的宅门前,肖根儿也不禁暗自赞叹,果然够气派!朱红的大门,高大的门楣上雕梁画栋,两侧是一副对联,上联是:通天地之灵气,下联是:接日月之光华,横批是:古氏家宅。

众人停下了脚步,都自动后退了几米,把肖根儿和万灵玉拱卫在前面。

声势闹得如此之大,相府门前竟然安静如斯,肖根儿大感奇怪,回头看了看那些刚刚还群情激奋此时界线分明的“广大人民”,又看了看洛飞鱼等人,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在了前面的万灵玉身上。

“八姐!”肖根儿把手里的古氏兄弟往前一扔,叫过万灵玉,低声问道,“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啊?”

古氏兄弟被抛在地上,竟然没有叫闹,乖乖地站在大门两侧,低着头不出声。

万灵玉目光闪烁,“小九,古家人平时飞扬跋扈惯了,闹腾他一下,让他们收敛收敛也好。最好能让那个讨厌的家伙把求亲贴退了。”,她狠狠地瞪了古先仁一眼。

肖根儿点了点头,心说要闹就要闹到惊天动地,否则日后对自己大大不利。

他主意已定,大步走到那两兄弟面前,“怎么样?两位,如果想好过些,就让人把门打开,我去见见你们那位左相爷的老爹如何?”

那兄弟俩是打定了主意要做木雕,一言不发。

肖根儿左看看右瞧瞧,两人连头都不抬,再回头看看,万千双眼睛都看着他,不由得心中大怒,想让老子难堪,老子就让你变成笑话,他抬起一脚,卯足了力气向那两扇紧闭的朱漆大门踹去。

“轰”的一声巨响,高大的两扇门板在肖根儿全力一蹬之下,化做无数碎屑四散而飞,站在门外的古家兄弟同时一缩脖子,跪在地上,看样子是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众人在惊呼声中又倒退了数十步,看来今天这热闹有点大了。

烟尘散尽,门洞大开,里面一进一进的院落清晰可见,其豪华程度无以言表,可就是一个人也没有,确切地说,一个生物也没有。

此时最难堪的当然是肖根儿这位始作俑者,耍帅之后,总得有人捧个场不是,可是怎么就没有人出来衬托一下呢?万灵玉捂着嘴不可思议地看着变成了一个大洞的大门,震惊不已。肖根儿拉了几下她的衣角,她才反应过来,“小九,你……你这一脚怎么这么厉害?”

“八姐,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肖根儿倍感心虚,后退了两步,来到万灵玉身边,低声问道。

万灵玉皱着两条秀眉,“我也不知道啊,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啊?”她双目寒光一闪,“问问他们!”

肖根儿一纵身来到几乎趴在地上的古先仁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小子,这是你家对不对?”

古先仁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杀神,心说今天这事儿就是想善了也难了,战战兢兢地答道,“是……!”

“怎么连条狗都没有?”肖根儿狠狠地问。

“狗?狗……”,肖根儿闻言咬了咬牙,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狗这种东西还不知道呢,改口道,“你爹不应该在家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古先仁眼珠转了转,“我……我不知道!”

肖根儿见他目光闪烁,心说这其中必定有什么曲折,他扔下古先仁向里面看了看,心中一直在打鼓,这里是位高权重的左丞相的家,如果自己就这么闯进去,能不能站着出来,恐怕还得好好琢磨一下。

肖根儿心说我哪儿知道,忙低声问道,“八姐,那个什么左右的丞相在家吗?他们家连个下人也没有的吗?”

万灵玉撇了撇嘴,“谁知道他们搞的什么鬼,平日里排场大着呢,只是看门的下人就能排到街角去。”

肖根儿想了想,“是不是他们先得了消息,怕了我,躲起来了?”

万灵玉一双大眼睛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通,仿佛在看一个怪物,“怕你?你是谁啊?他们连爷爷都不怕,还会怕你?”

肖根儿想想也是,虽然表面上没有人因为自己封王的事出来唱反调,可是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应和,这本身就说明要么是不认可,要么就是不值得,而后者的可能性则更大。

从小他就是那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牛脾气,此时前后贯穿起来一想,顿时气冲牛斗,一张脸也变成了青紫色。

其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在地球上能忍的事情到了这里他不想忍了,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身处异世,再无拘束,另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他的爷爷是这里的最高掌权者,他是二世祖,可以横行霸道了。

肖根儿向身后招了招手,一直畏畏缩缩的三品走了过来,“三品,你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你怕不怕死?”

三品面色仍然苍白,他狠狠地咬了咬牙,“少爷说的对,三品本就是应该死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好!”肖根儿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只要有我一口气在,你就没事!走,跟哥踢馆去!”

踢馆这事儿倒没怎么样,反而是肖根儿那句“兄弟”把他吓了一大跳,看向肖根儿背影的眼神感激中多了一份坚毅,他走到威如虎身边,学着肖根儿的语气说,“兄弟,借你的家伙用一下。”

威如虎瞟了他一眼,“我的兵器岂能是随便借的?”旋即小声道,“你自己拿走就不算是我借的。”

三品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伸手把威如虎腰间的大刀拔了出来,转身就向肖根儿跑去。

“哎呀!你怎么能抢我的兵器?”威如虎大叫起来,引得左右的人偷偷低笑不已,威如虎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故作镇定地恢复了原状。

肖根儿阴沉着脸,“三品,当初是谁打你最狠?”

三品双目喷火,“就是这两个垃圾!”

“讨回来,去吧!”肖根儿双手负在背后,昂首望天。

三品面色变了数变,来到跪在地上的古氏兄弟身边,“你们两个杂碎,我现在是一个下人,而且名字也变成了三品,可是这也改变不了我爹是秋天祥,而我秋枫是秋家子孙的事实,所以……你们拿命来吧!”,举止柔弱的三品忽然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手中大刀左右划了一个八字,寒光闪过,扑扑两声,两颗硕大的人头滚落在地,无头的尸身翻倒一旁,不过脖颈中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安静!

绝对的安静!

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就连肖根儿都傻眼了。

就这么把人给杀了?

三品浑身颤抖,他握紧手中钢刀,翻身跪倒,泣声道,“少爷,三品……我秋枫今生得遇少爷,能得少爷数次挺身相护,早已死而无憾,少爷……如果有来生,秋枫再做你的仆人,一生相奉!”说完翻转刀背,锋利的刀刃向自己的喉咙割去。

肖根儿听他说话的语气不对,早已留意他的动作,见他要自尽,手疾眼快地夺下他手中的钢刀,“三品,我不知道谁是秋枫,我刚刚说过,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他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那两具无头尸体,“他们有本元灵体,应该死不了的吧?”

三品泪如雨下,恨声道,“死是死不了的,但是想要再回复肉身,那也得百年之后,而且他们的本元永远也不可能晋级,与普通人再无差别!”

肖根儿暗松了一口气,只要人不死就没事,至于其它的事情,他才懒得去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