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太岁的头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2959字
  • 2022-03-12 12:41:05

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头顶一片清明,一颗星星也没有。肖根儿叫了几声三品,也没见回应,估计他应该是先去睡了,就没再发声,迈步上了二楼卧房,正准备再睡一下的时候,怀中的镜子忽然有了动静。

他刚把那面镜子取出来,万灵玉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房里的三品在不在?”

肖根儿打了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他没在,怎么了?”

万灵玉似乎有些犹豫,“不在啊?噢,其实……也没什么事,在馆外发现了一个人,看着好象是三品的样子,这事儿你不用管了,明天我再让侍从馆给你换一个人来吧。”她说完就要关掉,肖根儿却急道,“三品在哪里?”

“这事你不要管了,明天再给你派两个人过来就好了,要不然从我房里给你派两个丫头过去好不好?”万灵玉有意岔开话题。

“三品在哪儿?”肖根儿的声音变得生冷起来。

“你……你非要见他啊?好吧,你出来吧,我带你去。”

在距离他的居所几百米外的一处暗沟里,满身是泥的三品已经处于濒死的边缘,肖根儿抱着他的身体,仿佛是一堆松散的骨架,随时会分崩离析。

“小九,三品只是一个下人,他的死活没人在意的,你……你不要……”万灵玉见肖根儿咬牙切齿的样子有些恐怖,吞吞吐吐地说道。

“在我的眼里,没有下人,也没有上人,所有的人都一样!”他轻轻地抚摸着三品垂下的胳膊,“你和他一样,是我到这个世界以来,对我好的人。所以……”,他把三品抱了起来,缓步来到上学院的大门旁边,“任何人想欺负他,都要先过了我这一关!”

万灵玉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这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弟弟忽然让她有了一种仰视方可见其真容的感觉。

肖根儿把三品放到地上,认真地检察他的伤口。

万灵玉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乖巧地蹲在肖根儿身边,看着他仔细认真地检视三品的全身。

肖根儿的面色忽然变了变,握住三品的胳膊稍稍用力,三品毫无生气的身体忽然跳动了一下,立即又软了下去。

两道雷丝进入到三品体内,沿着他身体经脉循环一周之后,肖根儿的神色更加凝重。他的伤势很重,几乎所有的关节全部因为重力的撞击而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大脑更是被一根纤细的银针贯穿,所幸被一团昏暗的光团护住才没有崩溃,可见对他施以毒手的人是多么的残酷冷血。

又有两道雷丝从三品手臂中传入,在他全身各处关节盘桓交错,不断地修复着受损的部位,而到达他大脑的位置时,肖根儿不得不再次输入更多的雷丝进去,慢慢地把那根银针逼出,配合他脑部周围那层摇摇欲坠的光团,快速修复着他脑内的损伤。

汗水从额头一直流到下颌,滴滴落在地上。而随着三品口中的一声轻哼,他一屁股坐下,全身象散了架子一般,半点力气也提不起来了。

渐渐回复生机的三品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随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拼命地磕起头来。

万灵玉推了他一把,“好了不要磕了,他……他就是太累了些。”

肖根儿狂喘了一会儿,翻身坐了起来,看着脸色仍然苍白的三品笑道,“三品,你没事了?”

三品的额头都已经见了血丝,还要继续磕磁,被肖根儿一把拉住,“傻瓜,你就这样磕死,我不白忙活了?”

三品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眼中滴落几颗硕大的泪滴,“对不起少爷……我……我……”

肖根儿暗自运行控雷术,强行恢复体内的雷丝能量,几个瞬息之后,他一跃而起,顺带着把三品也拉了起来,“你什么都不用说,在哪儿倒下的,就在哪儿爬起来,走!”

三品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他身后,小声地说,“少爷,餐房那边……那边的管事是左相爷家的亲戚,所以……所以奴婢不想追究这件事了。”

“左相爷?什么人?”肖根儿停下脚步问跟上来的万灵玉。

万灵玉撇了撇嘴,“左相爷就是左丞相古世奇了。”

肖根儿哂道,“左丞相很牛吗?”

万灵玉和三品同时呆了呆,万灵玉哈哈笑道,“他牛不牛我不知道,反正爷爷跟他说话都得客客气气的呢。”

“这么牛?”肖根儿有些犹豫。

“其实他本人就是一个干巴老头子,有什么可牛的?”万灵玉道,“只不过他的大儿子古先仁手里有帝国的一百万兵舰,父借子势罢了。连带他的小儿子古先童也横行霸道。”

肖根儿问道,“餐房的管事是他家什么亲戚?”

三品道,“少爷,管事左通天是古相爷大公子的外兄。”

肖根儿一摆手,“小舅子而矣,有什么可怕的,走,我们去看看。”说完再不理二人,迈步当先走去。

对于通往餐房的路,肖根儿走过一次,自然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餐房门前,那里面灯光闪烁,人声鼎沸,非常热闹。

肖根儿一脚踹开房门,里面的喧哗之声嘎然而止。

两个面貌相似的华服青年被那群人围着嘻闹不止,此时他们二人的眼睛在肖根儿身上扫视着。

“左通天,就是他吗?”其中一人瞪着肖根儿问道。

那个餐房管事左通天目光闪烁,低声道,“大公子,就是他。”

仓促跟上来的万灵玉和三品刚刚来到肖根儿身后,万灵玉指着两个华服青年惊道,“古先仁,古先童,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哟!我说呢,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九王爷这么嚣张,原来有玉小姐给他撑腰啊?小玉啊,你可别忘了,我相府的求亲贴还在陛下那里呢,你可不能向着外人啊!”那人说完满脸都是轻浮的笑容。

万灵玉涨红了小脸怒道,“古先仁,你不在边关带兵,跑回来干什么?”

另一人哈哈一笑,“嫂子,我大哥回来是专程为了你们的事情,如今周年之期已到,陛下也应该有决断了啊。”

万灵玉的脸由红转白,“古先童,你敢再叫一声我就撕了你的嘴,你信不信?”

“咦?”那古先童一眼看见子躲在肖根身后的三品,“这个小贱人命还真大啊,打成那样了竟然还没死?”

“是你干的?”肖根儿冷声问道。

“是又怎么样?”古先童鼻孔朝天,“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什么九王爷十王爷的,一个没有灵体的人,即使是王族贵戚,也只是一个废物!”

“啪!”清脆的耳瓜声响起,古先童原地转了两圈,咕咚一声坐在地上,脸颊上显现五个鲜红的手印,整张脸迅速肿涨起来,“你……你这个废物,竟然敢打我!”,他张口说话之时,又从口中吐出两颗牙齿。

“大胆!废物之人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古先仁猛然站起,指着肖根儿喝道。

“太岁?哈哈哈……”快速退回的肖根儿大笑起来,“地球人的东西你们还真学了不少,可惜怪物就是怪物,再怎么装相也成不了人。”

“你说什么?!”古先仁怒道。

肖根儿悠然转过身,“我没有灵体,在你们眼里的确是一个废物,可是再怎么样我也是爹生娘养的,你呢?”,他用手指了指这兄弟俩,“你们是从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吗?这样的东西不是怪物是什么?”

古先仁面色数变,古先童从地上爬起来叫道,“大胆!你……你竟然敢污蔑帝国的优选制度,这……这是判国!”

万灵玉悄悄地拉了拉肖根儿衣角,“小九,这话不能随便讲的。”

肖根儿不以为然地说道,“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难道不能说吗?”,他把身后的三品拉过来,“姓左的,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三品是我的人,你们任何敢动他,就是与我九王爷为敌?”

那左通天畏畏缩缩地躲到古先仁身后。古先仁哂道,“你不用怕他!”

肖根儿哈哈大笑,“太岁是吗?爷我今天就要看看太岁的头是什么样的!”,说着他身形一晃,迅速来到古先仁身边,在他一愣神之际,飞快地抓过到呆若木鸡的左通天,折身退回到原位。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快速连贯,非常好看。

当然了,这只是万灵玉和三品的感觉,其它人也就只能觉得恐怖了。

“你想干什么?”古先仁咬着牙问道。

“姓古的,我虽然是个废物王爷,但是处理这么一个垃圾,还是没问题的吧?”说着抓住左通天脖领子的右手一用力,左手成拳在他头上一挥,“咚”的一声闷响,左通天一声都没哼,脑袋软软地垂了下去,眼见是没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