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怪东西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2683字
  • 2022-03-12 12:24:14

老太太使劲抽了抽手,被肖根儿死死地抓住不放。她混浊的双眼里流下了两行泪水,“我们……他们……连个孩子都不让来啊!”

躺在炕上的余胖子也闭上了眼睛,把头扭向里面。

老太太犹自念叼着,“等把老头子这身皮也熬没了,他也就该找老大去了,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去。”

刘秀扶着老太太的肩膀说,“余大婶,您别胡思乱想了。我让根儿跟我过来,一块儿看看大叔的病。”

“根儿当大夫了?”老太太转过脸看着肖根,干枯的手掌用力抓了抓。

“余大婶,我……”肖根儿刚要解释,被刘秀使了个眼色制止了。

“好好,看吧,死马当活马医吧。”老太太说完蹒跚着搬了两个小凳子,放到两人身边。

虽然外面亮得刺眼,可是因为门窗都关着,屋子里面光线非常昏暗。

“根儿,你要怎么看,开灯吗?”刘秀轻声问。

肖根儿摇了摇头说,“不用,余大叔,您翻过来吧。”

余胖子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把身子侧了过来。

肖根儿见他非常吃力的样子,忙说,“您平躺着就行。”

余胖子又咳了几声,费力地说,“多……谢……”

肖根儿用手揉了揉眼睛,开始集中目力观察余胖子。

枯瘦的皮肤和骨骼逐渐呈现在眼前,然后是两片有些发黑的肺叶,下面是一颗不规则跳动的心脏,然后就是那颗大幅度起伏的肝脏。

肖根儿一眨不眨地观察着,眼前的肝脏也渐渐变得明亮起来,里面丝丝纹路逐渐清晰。

忽然,他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重新揉了揉眼睛,又使劲地睁开。

刘秀始终观察着他的反应,紧张而又期待。

肖根儿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古怪,刘秀终于忍不住了,轻轻碰了碰他,“根儿,你发现什么了?”

肖根儿没有说话,全神贯注在余胖子的身体上。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幅极为怪异的景象。在那颗肝脏的血管脉络中,几乎每一个血细胞上都趴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原来鲜红的颜色也因此变得暗淡起来。

目力在肖根儿的强力催动下,那些怪东西的样子渐渐清晰,它们有头有脚,身上背着硬壳,两只眼睛凸出,正在拼命地吸食着血细胞中的养分。肖根儿甚至惊讶地发现,其中有两个怪东西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埋头啃咬起来。

随着血液的流动,载有怪物的血细胞在流经肾脏时竟然大部分死亡,那些怪物也纷纷掉落在血液之中,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肖根儿把目光转回来,他骇然发现,在胸口的位置有一片阴影,那里面源源不断地有怪物冲出来,抓住流过的血细胞随着血液流进肝脏,没有抓住血细胞的,掉进血液中死掉了。

而且肖根儿发现,那些附着在血细胞上的怪物,在进入肝脏之前,都是静止不动的。

一阵刺痛传来,肖根儿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身子晃了晃。刘秀急忙扶住他,焦急地问,“根儿,你怎么了?”

肖根儿在刘秀的搀扶下来到外屋的炕沿上坐下,感觉眼睛没那么痛了。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的景物重新清晰起来。

“根儿,你没事儿吧?”刘秀满脸焦急地问。

“秀姐,我没事儿。”肖根儿笑了笑。

刘秀伸出手来摸了摸他脸,“你的脸这么白,真的没事儿吗?”

肖根儿拿过笔纸,按自己印象中的样子在纸上画了起来。

刘秀仔细地看着他勾勒出来的线条,惊奇地问,“这是什么东西啊?”

肖根儿放下笔,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这就是我在余大叔身体里面发现的东西。”

刘秀拿过那张纸反复观察着,喃喃自语,“这是什么东西呢?长得有点像……像乌龟?”

肖根儿笑道,“哪有那么小的乌龟啊?”

“对了,秀姐,你问问余大叔,他胸口的位置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在那里看到了一片阴影,这些怪东西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肖根忽然想起了那片阴影,对刘秀说。

“胸口?”刘秀转过身对余胖子问道,“余大叔,你的胸口受过伤吗?”

坐在旁边的老太太走过来,颤微微的说,“受伤?没有啊。”,她想了想,忽然一拍大腿说,“要说受伤是没有的,三年前你大叔在县医院做过几天工,没过几天就回来了,说是胸口被医院的设备撞了一下,肿起了一个包,医院给处理了一下,还赔了他二百块钱。后来肿包消了,也就没事儿了。”

老太太又说,“能跟这事儿有关系吗?那时候我陪着老余在医院还拍了片子呢,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啊。”

“大婶,你还记得余大叔是被什么东西撞的吗?”肖根儿忽然问。

老太太瞪了一眼躺在炕上一言不发的余胖子,“我问过他好几回了,他死活也不说。”

肖根儿站起身来,走到余胖子身边,俯下身去,贴在他耳边低声道,“大叔,这事儿对你的病很重要,你能悄悄地告诉我,是被什么东西撞的吗?”

余胖子喘了一会儿,转过头来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千万……别……别告诉我老伴,撞我的是……”,

肖根儿直起身子对刘秀使了个眼色,又对老太太努了努嘴,刘秀会意,拉过老太太的手,大声和她聊起家常。

肖根儿重新弯下腰去,余胖子艰难地在他耳边吐出了三个字,“棺……棺材板……”

肖根儿一呆,吃惊地看着那张干瘦的脸,“您是帮医院……”

余胖子点了点头,喃喃道,“要不然,你……你以为什么活会……会轮到我……我头上呢?”,说完闭上眼睛,再不说话了。

肖根儿脸色难看,转身走出来,对刘秀点了点头。

刘秀站起身,拉着老太太的手,“大婶,我们先回去研究一下,再帮你们想办法。”

老太太苦笑了一下,拉起肖根儿的手,“秀,根儿,你们也别白费力气了,连省里的医院都去过了,没用的。”

刘秀没有说什么,肖根儿用力地抱了抱老太太,和刘秀离开了余胖子的家。

刚刚走出去没多远,就听见一个人喊道,“秀秀,秀秀!”,那声音尖锐暧昧,却是男人。

刘秀眉头一皱,拉了拉肖根儿低下头道,“又是那个王疯子,别理他,我们快走。”

肖根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一个身材瘦弱的男人跑过来,伸手去拉刘秀,刘秀急忙躲到肖根儿身后,“王老三,你想干什么啊?”

肖根儿伸手推开那只不规矩的胳膊,扫了一眼他下身笑道,“王老三是吧?你的病我能看。”

王老三瞪了他一眼,横眉立目地说,“你谁啊?滚一边儿去!”

肖根儿把刘秀挡在自己身后,哈哈一笑,“兄弟,你把五姑娘用得太勤了。”

王老三的脸胀得象个紫猪肝,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肖根儿,“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说完转身逃也似地跑掉了。

肖根儿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刘秀脸胀得通红,强忍着没让自己笑出来。

“根儿,你是……是怎么……”刘秀用手使劲地捂着嘴问道。

肖根儿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刘秀终于哈哈大笑起来,弯着腰身子不停地抖动。

过了好一会儿,刘秀才直起腰来,瞄了一眼肖根儿,“看不出来,你懂的还挺多。”说完又要笑,肖根儿忙说,“好了秀姐,你要是再笑,我可得走了。”

刘秀忙板起脸说,“不笑了!”,她犹豫了一下问,“根儿,要不先去我家吧,我们讨论一下余大叔的病情?”

肖根儿看看天色还早,点了点头,“好。”

两个人来到刘秀家里的时候,刘大帅正和他爹刘家良蹲在地上修理拖拉机。满手油污的父子二人看见刘秀带着肖根儿走进来,忙站起身来打招呼。

见两个人狼狈的样子,肖根儿笑着点了点头,跟刘秀进屋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