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七孔之殇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101字
  • 2015-07-12 06:39:00

此时的肖根儿,正陷入深深的迷幻之中。

他刚刚调动起体内的一丝雷威,那道门仿佛有先知一般,光芒闪过之后自动破碎,巨大的吸扯之力把他狠狠地拉了进去。

刚刚站稳身形,眼前便幻象频生,左眼一阵巨痛传来,他身体四肢仿佛被禁锢了一般,除了直挺挺地向前冲,其它什么动作都不能做,而右眼不能视物,左眼前各色光芒乱闪,忽明忽暗。

肖根儿大惊,心道这是想毁了我的左眼啊!

他稳定心神,体内雷丝再现,数道大小不一的雷丝在左眼处聚集,很快杂光和痛感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只旋转的飞轮,那些刺激他的杂光正是那上面发出来的。肖根儿大怒,体内雷威发动,强行禁锢手脚的力道被他强行破除,猛地一拳挥出,那只摇摆的飞轮被一拳击中,晃动了两下,“嘭”的一声爆掉了。

就在这一瞬间,右眼前又出现了一只飞轮,上面的杂光刚刚亮起,肖根儿眼疾手快,右腿旋风般踢出,又是“嘭”的一声巨响,那只飞轮化成了一片烟雾,消失在黑暗里。

“陛下,他……他破了目窍孔?”姬王妃惊中带喜。忽然虚空中传来另一个娇柔的声音,“陛下,三姐,他是什么人啊?竟然敢破坏我的三品仙宝!陛下,你可要赔我!”

万靳方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殿里传来声声惊呼声,“目窍孔被毁了?”

“里面是什么人啊?这怎么可能?”

英伏渠等人面带微笑,对那些惊叹之声仿若未闻。

破掉了这两只飞轮,肖根儿隐隐感觉到,这所谓的七孔,恐怕是冲着他的七窍来的。所以在破掉另一只飞轮的同时,身子被巨力向前推去,左耳风鸣声刚起,他就把雷丝聚集在眼耳口鼻处,一只巨型喇叭出现在左耳旁,他左勾拳挥出,“嘭”地一声把它打成了粉末,同时另拳凌空向前捣去,又是“嘭”的一声响,又一只巨型喇叭变成了粉尘。

耳窍孔被破!

肖根儿继续前冲,一只挂满彩色粉状物的钩子向他的一只鼻孔冲来,他身子向后一仰,反手一抓,那只钩子被他抓在手中,用力一拉,轰隆隆一阵破碎声传来,大片大片的银白色鳞片四散而飞,勾子断裂,变成了漫天飞舞的小虫,围着他团团乱转。

他手掌中雷丝隐现,弧光起落间,那些飞虫纷纷自燃,消失在黑暗中。

眼前白光一闪,又一只银白色的钩子向他袭来,肖根儿纵身跃起,抓住钩子末端,雷光迸现,钩子“嘭嘭”数响之后,化为尘埃。

神秘的巨大推力忽然消失了,前方出现了一团幽光。肖根儿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那团幽光越来越大,一张白牙森森的巨口向他吞来。

此时肖根儿信心爆棚,什么七孔八孔的破桥,原来就是干扰人的五官七窍的玩意儿。他踏前一步,双手抱环,然后向前猛的推出,噼叭的雷丝在他两掌间跳跃,带着股股旋风狠狠地撞进那张大口内。

巨口猛然闭合,两排牙齿咯咯作响,“嘣”一声脆响,一颗牙齿飞了出来,被肖根儿一拳击碎,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只到最后一颗牙齿在他的铁拳下化成粉尘,那张巨口颤抖着四分五裂,消失于无形。

刺目的光芒骤然亮起,黑暗随之消失,湛蓝的天空中几朵白云浮动,微风习习,暖意抚面,肖根儿深吸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前方一座高高的玉石拱桥一端在脚下,另一端隐在云雾中,他大踏步走了上去。

“陛下,他过来了!”姬王妃叫道。

“是啊,他是过来了,可是他却毁了我一件三级仙宝!”万靳方苦笑道,“爱妃,走吧,我们去接根王孙回家!”。

大殿中一片寂静,众人目睹着五彩光芒先后爆起,然后那座浮桥彻底消失在空气里,均是大气都不敢出。

“哈哈哈……”英伏渠爽朗的笑声打破了沉寂,“少殿下果然一鸣惊人,雷神殿下后继有人了!”

一众人等皆是低头不语。

“殿内人等,立即到齐天阁候驾!”黑衣小帽的传话声响彻大殿,众人骚动了一会儿,鱼贯走出了大殿。

肖根儿大踏步在玉石拱桥上向前走,随着他脚步迈进,拱桥长度逐渐缩小,直到他最后一步踏在淡绿色的地面上时,拱桥完全消失。

“根王孙上齐天殿见驾!”洪亮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震得他耳朵翁翁作响。

肖根儿当然知道“根王孙”就是他,但是眼前一片空旷,连个人影都没有,哪来的什么殿啊?他正疑惑间,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根王孙,请随我来!”

肖根儿回头一看,一个黑衣小帽的瘦弱官人微微弯着腰,拱手而立。

“你从哪里出来的?”肖根儿脱口问道。

那人也不搭话,只是躬了躬身,前面引路去了。

肖根儿看着他弯腰塌背的样子,心中暗自琢磨,难不成是太监?

琢磨归琢磨,他还得乖乖地跟在人家身后向前走。

眼前虚空一阵扭曲,一座气势非凡的高大殿堂出现在面前。肖根儿摇头叹道,“这种技术,恐怕地球上最顶级的魔术师都弄不了,却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出来的。”

从入口台阶向上走,两个人就象两只蚂蚁一样。肖根儿正在想这要走到何年何月的时候,他两脚刚刚踏上去,整个台阶就升了起来,眨眼之间就到了顶端,把二人稳稳地放在红色的通道上,一扇镏金大门无声打开。

那黑衣小帽退到一旁,把腰弯得更低。肖根儿抬头一看,心头不由一颤。

眼前大红地毯向前延伸,几百米外向上蜿蜒,没入七八米高的纯金座椅下,那座椅上居中端坐一人,蟒袍玉带,正是万靳方,在他身边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姬王妃,另一个是更为年轻靓丽的美妇人。从入口一直到王座之下,红毯两侧整整齐齐地各站了两排人,高矮胖瘦不一而足,目测过去足有七八百人的样子,他们的目光均都聚集在门外的肖根儿身上。

肖根儿平复了一下猛烈跳动的心脏,心中暗道:不用怕,不用紧张,就当是拍戏好了!

他迈步踏入门内,虽然不停地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几百双眼睛的注目,但是走路的动作还是有些变形。他就这么一直向前走,大殿内寂静无声,也没人告诉他该走到哪里,估计距离王座只有十米左右了,他才停下了脚步,但是下一步该干什么,他就彻底不知道了,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望着高坐在上面的万靳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呵呵,三姐,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孙儿吗?”坐在万靳方左侧的靓丽女子掩面轻笑道。

万靳方温和地对肖根儿说,“根王孙,你祖母姬王妃你已经见过了,这位是郑王妃,你……”

肖根儿哪还用他再来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以头叩地,高声说道,“孙儿叩见国主爷爷,叩见两位奶奶!”

“孙儿,你初次归来,国家礼仪还不清楚,就不要跪了,等你到了上学院,自然有老师教你的。”姬王妃和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肖根儿却没敢乱动。

“呵呵,陛下,这孩子好乖啊,我喜欢!既然叫我一声奶奶,我总得有所表示,这样吧,陛下,我那只三品仙宝就当我送他好了。”郑王妃娇声道。

万靳方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样爱妃,我就说你会喜欢这孩子的。根王孙,被你毁掉的那尊七孔桥可是你这位郑奶奶的心爱之物,如今她不再追究你毁宝之罪,还不快谢过郑奶奶吗?”

肖根儿闻言出了一身的冷汗,难道自己真的把那个什么桥给废了吗?他赶紧高呼道,“多谢郑奶奶大仁大量,孙儿保证以后给您找一个更好的宝贝。”

那郑王妃咯咯地笑道,“好,乖孙儿,郑奶奶我记住你今天的话了。”

万靳方抬了抬手,“根王孙,起身吧。”

肖根儿谢过之后,站起身来,左右看了看,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个队伍中。

万靳方对站在身边的一个黑衣小帽说,“给根王孙备座。”

那黑衣小帽恭身应是,从后面搬过一把椅子,放到左首边一个俏丽的女子身边,肖根儿道了声谢,坐了上去。倒是把那个黑衣小帽吓得频频弯腰,连道“不敢,不敢!”,退了回去。

万靳方左右环视了一圈,高声道,“列位爱卿,朕之二子星尘多年前失踪,近日惊闻他已身故……”,他脸现戚容,“我雷泽帝国千年以来,唯有星尘我儿一人从雷仙塔破顶而出,本以为他会让我帝国绽放异彩,谁知天妒英才!”,说完以手拭面,百般伤怀尽在深深一叹。

姬王妃泪流满面自不必说,那郑王妃也是双眼发红,神色极是悲恸。

下面站着的众人都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万靳方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所幸我儿有后,”,他指着肖根儿说道,“星尘我儿殒命前留下一子,乳名为根,从今日起序入我王族谱,正名为万灵根,为朕之第九位王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