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七孔桥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86字
  • 2022-03-12 12:43:32

万靳方缓缓道,“你们护佑我爱孙回归,居功甚伟,功过相抵,朕即不加赏,也不追责。小王孙没有本元灵体,所以你们不能跟在他身边。”,他爱怜地看着肖根儿,“孩子,你受苦了!”

肖根儿止住悲声,“爷爷,奶奶,你们不用为我担心,能看到你们,我就别无所求了,至少我知道了我是从哪里来的了。”

万靳方沉默了一会儿,眼中闪过坚毅之色,“孩子,你是男儿,就要象男儿一样活着。朕在左岸行宫等你,你过来见朕吧!”

“陛下不可啊!”英伏渠抬起头来,“少殿下没有灵体,他……他无法穿越七孔桥啊!”

“陛下,你……你当真要根儿去过七孔桥吗?”姬王妃面色苍白地问道。

万靳方斩钉截铁地说,“凡我王族后裔,必过七孔桥,这是铁律。”

“可是……可是根儿他没有灵体啊,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姬王妃争辩道。

“爱妃,你认为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吗?”

姬王妃顿时无语,眼中泪水又扑洓洓流下。

万靳方注视着肖根儿,“孩子,在爷爷的眼中,你和其它的王孙没有任何分别,所以……来吧!”

肖根儿心里七上八下的,初见亲人的激动心情逐渐平复,摆在自己面前是无法避过的身份考验,可是自己只是一个地球人,谁知道那个七孔八孔的桥里面有什么呢?

这时英伏渠颤声道,“陛下,在回归的路上,老臣也曾和少殿下讲起帝国的规矩,少殿下自知没有灵体,所以……所以请求老臣代为奏明,允他去一颗平民星安度此生。”

万靳方一愣,“平民星?”

肖根儿忙道,“是的爷爷,孙儿多次在梦中见过一颗蓝色星球,经英帅证实,那颗星叫做紫微星。请爷爷允孙儿去那里吧。”

万靳方和姬王妃面色数变,“英伏渠,你可曾对根王孙讲过那颗星的事情吗?”

英伏渠点头道,“是的陛下。”

万靳方沉思了片刻,毅然道,“孩子,你要是过了七孔桥,别说是紫微星,爷爷把帝国新增的万里疆域都分封给你,由你作主!”

肖根儿可不知道什么万里疆域,他见此事无可避免,颓然道,“爷爷,奶奶,既然我必须得过,那么……能不能让我看看我父亲的样子啊?万一我过不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根儿!”姬王妃悲道,“孩子,你不要胡思乱想,你一定能过来的。”

万靳方断然道,“一切等你过来再说。”,说完,和姬王妃一起消失在屏幕上。

肖根儿回过头来问英伏渠,“英帅,七孔桥是什么东西啊?”

英伏渠满面忧虑之色,“少殿下,七孔桥是专门用来测试王族成员身份血统的灵桥,因其有七孔故名七孔桥。少殿下是雷神殿下的后人这确定无疑,可是没有灵体的人一旦进入一孔之内,立即就会被碾压成灰粉。国主对少殿下期待颇高,想必是要为少殿下在众王孙面前正名,否则未成年或是得到国主特许的王孙是可以不用过七孔桥的,国主执意如此,这可如何是好啊?”

洛飞鱼和威氏兄弟等人对望一眼,她悄悄地把英伏渠拉到一边,低声说,“英帅,如果我们都以本元进入到少主体内,助他过关是否可行?”

英伏渠摇头道,“不可!虽然我们没有机会接触七孔桥中的任何一孔,但是那样做,不但帮不了少殿下,我们自己也会触犯律法,累及家族。”他大有深意地望了洛飞鱼一眼,“飞鱼,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你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你父亲,你们洛家,还有威家,明白吗?”

洛飞鱼满脸落寞地撇撇嘴,“我只是一个女子,家族重担我担不起。”说完扭身走到一边,眼睛望向舷窗外,一语不发。

肖根儿把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在耳中,他走过来说道,“英帅,你们不用再为我费心了。我能从地球跟随你们到这里来,见到了我的爷爷和奶奶,知道了我的身世,也就没有遗憾了。如果你们任何一个人因为我再出什么意外,我所做的所有努力就都没有意义了。那个七孔八孔的什么桥,我去试试吧,行不行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不同。”

英伏渠急道,“少殿下不可如此,如果到了这里少殿下再出什么意外,我等如何面对雷神殿下在天之灵啊?”说完悲从中来,老泪纵横。

肖根儿握了握他粗糙的大手,来到每个人身边都握了握他们的手。洛飞鱼的手虽然柔软,但是非常冰冷,她看了肖根儿一眼,眼圈有些发红,没有说话。

片刻沉默之后,战舰舱门打开,几十个高大威武的士兵分列在舱门两侧,走过来一个瘦高的长眉细眼之人,他打量了一眼舱中众人,高声宣道,“有请根王孙上七孔桥,其它随扈人员到前安殿等候。”

肖根儿大步流星地走到舱门口,回头对着众人微笑点头,英伏渠等人脸上的表情却是有惊有喜,很是奇怪。

看着肖根儿跟着那人越走越远,背影消失不见,英伏渠等人仍然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英帅,洛帅,我没看错吧?少主竟然能出舱?”威如虎结结巴巴地说道。

英伏渠喃喃自语,“雷神殿下有灵,雷神殿下有灵啊!少殿下没有灵体,竟然可以直行上七孔桥,雷神殿下……!”,他高呼一声,跪倒在地,放声大哭。其余人也跪在地上,以头触地,身形颤抖,显然都极为激动。

肖根儿可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妥,他只是微微感觉到一丝寒冷,但是那种感觉也只是一掠而过,体内迅速升起的温暖气流就走遍全身,仿佛置身暖房之中,舒畅无比。

豪华的巨型战舰内,万靳方和姬王妃端坐在屏幕前,注视着肖根儿从舱中走出,从容不迫地踏上一座七彩浮桥。

“陛下,根儿没有灵体,为何能出舱不受压迫呢?”姬王妃奇怪地问道。

“爱妃,”万靳方微笑道,“根王孙虽然没有灵体,但是他的体质十分特别,绝非普通平民可比。他如果能平安通过七孔桥,那么星尘就应该把他全部的所得都传给了他,到那时再让他去雷仙塔。”

“啊?陛下,那样会不会太急了些啊?”姬王妃担心地说。

“看看再说吧。”万靳方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本以为他的二儿子万星尘可以让几千年来没有突破过雷仙塔的万家王朝能够再创辉煌,可惜此子实在是过于要强,过早地殒命域外。他把满心的希望又寄托在二王子的遗子身上。可是现在看来,没有灵体的肖根儿,也着实让他高兴不起来,强行输入到他体内的纯阳之气,也只能护住他不被强大的空间之力撕碎,能不能顺利进入七孔桥,还都是未知之数。

肖根儿来到七彩浮桥之下,两侧肃立的士兵躬身致礼,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索性一概不理。

正前方是一座三丈多高的半圆拱形门洞,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肖根儿缓步向前,来到门洞近前,这才发现有一道半透明的门在那里,类似玻璃材质的门板上波光流动,隐隐还有低沉的翁翁之声。

肖根儿伸手按在门板上,有节奏的颤动从手掌传到全身各处,周身每个关节都跟着振动起来。

翻江倒海的眩晕让他眼前金星乱舞,他忙闭上双眼,收摄心神,全力护住心脉,抵抗那振动的同化之势。

“陛下,他在抵抗同心门!这样如何过得去啊?”姬王妃紧紧盯着面色苍白的肖根儿惊叫道。

万靳方摇头道,“他没有本元,无法与同心门取得共鸣,如果不加以抵抗,恐怕就会被撕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再看看吧,如果实在不行……”,他话音未落,忽然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屏幕。

只见那道半透明的大门忽然晃动起来,“嘭”的一声巨响,五彩光芒暴射而出,肖根儿身形一缩,消失在门口。

“同心门……破了?”万靳方站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握住座椅扶手,“同心门竟然破了?”

“陛下,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根儿他会不会有危险啊?”姬王妃急道。

万靳方长出了一口气,“异数!异数啊!”,他颓然坐回座椅上,“根王孙有没有危险我不知道,七孔桥恐怕不保了!”

离此不远了一座大殿里,足有上百人面对同样的情景目瞪口呆。

“老英,这位新王孙是从哪里来的?”,其中一人正是陆一星,他紧皱眉头问身边的英伏渠。

英伏渠也正处于深深的震惊之中,打破七孔桥的同心门,这在帝国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这意味着七孔桥对上桥之人无法进行认可,或者说它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完成这件事情了。

“不会是你们随便找来的异界之人,专伺破坏我帝国灵物的吧?”张明纬阴阳怪气地说道。

英伏渠哈哈大笑,“少殿下乃雷神殿下血脉,区区一个三品七孔桥恐怕还不够资格来对他做认可吧?”

“狂妄!”张陆二人同时冷脸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