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再见故友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220字
  • 2015-05-30 06:39:50

“同志,请你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两个保安人员走过来,把情绪激动的男人和坐在地上嚎哭不止的女人拉了起来,推到大厅门外。

“关家明你这个王八蛋,两块五毛钱就骗姑奶奶给你怀孕,我好好一个姑娘身子,让你两块五毛钱就给骗了,我……我跟你拼了!”女人又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

男人抬起手刚要一巴掌扇过去,忽然看见女人微微挺起的肚子,犹豫了一下放下了手,“小洁,你现在有身孕,不要冲动。”

“让你妈给你生去吧!”女人嚎叫着在男人脸上抓出了五道血沟。

“你妈的,给你脸了是不是?你一个臭村姑,要不是你主动脱裤子勾引我,我能看上你!”男人轮圆了巴掌扇了过去。

女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头磕在台阶上,登时晕了过去。男人气乎乎地在她腿上踢了一脚,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艳姐,这是你的钱,都在这里。”肖根儿把一张银行卡递到黎秋艳手里。

“我的钱?”黎秋艳疑惑地看着肖根,“你……看到他了?”。

“我不认识你说的人,”肖根儿笑了笑,“难道你忘了吗,这是你二十二岁时,你爸爸送你的礼物。”

“可是,那些钱都被他花掉了。”黎秋艳仍是不信。

“你记错了,他根本没有花过你的钱。你到银行去查一下记录就明白了。”肖根儿平淡地说。

“四百万?”黎秋艳从银行走出来好远了,神经仍然有些麻木。

“怎么了?银行的记录还会有错吗?”肖根儿笑着问。

“我爸给我的五十万嫁妆钱,存到股票帐户里去了,现在变成了四百万,这……根本就是在作梦啊!”黎秋艳傻傻地摸着自己的脑袋,“我什么时候开的股票帐户,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肖根儿拍拍她的手,“艳姐,记住,这是你的婚前财产,与任何人无关。”

黎秋艳机械地点了点头。

“艳姐,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就不陪你回去了。”肖根儿说。

“啊?那……那晚上……你回不回来住啊?”黎秋艳相比那莫名其妙的四百万,更关心的是这件事。

一直恪守于心的规则一旦被打破,那因此而衍生出来的渴望是极为强烈的。黎秋艳对肖根儿的渴求正是如此。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肖根儿轻轻抱了抱黎秋艳。

“如果……如果你能天天陪着我,我可以不要这张卡,什么都可以不要!”黎秋艳紧紧地抱住肖根儿,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他。

“艳姐,会有更好的人出现在你身边,他会陪你一直到天荒地老。那个人叫于成。”肖根儿贴在她耳边说。

“于成?他是做什么的?”黎秋艳将信将疑地抬起脸。

“他是你的仆人。”肖根儿笑着说。

“他说我是你的仆人?”花白头发的老者呵呵笑了起来,他紧紧地牵着同样银丝如雪的老妇人。

“是啊,他还说你会一直陪我到天荒地老呢。”老妇人满脸的皱纹都在笑。

“老伴啊,你这个故事讲很很好,回家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豆腐!”老者拉着老妇人蹒跚前行。

老妇人回头望了望天空,喃喃自语,“肖根儿,你在哪儿呢,你找到你生命中的那个人了吗?”

肖根儿和黎秋艳分手之后,打车来到了工业大学。

他现在的体力恢复的速度还不够快,所以也不敢轻易的启动长生树,那是一个极为耗费体力和精力的过程,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那样做的。

要想知道这四十年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必须尽快想办法恢复自己的能力,否则他必定会成为这个时代的边缘人。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要有自己的谋生手段,他来到工业大学,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回自己的学籍。

本来他也有在黎秋艳那里恢复的想法,可是他在帮助黎秋艳修复受损器官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她下一个人生的节点已经开启,自己在那里她是无法进入的,所以才选择了离开。

这也是深埋在肖根儿心底的一丝善念,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存在,无缘无故地影响甚至是破坏别人的人生。作为一个从小就没有父爱的人来说,他在这方面的体会尤为深刻。

工业大学仍然一如她的往昔一样宁静详和,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们就是这所百年学府的动力所在。

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直到他出现在学生处的办公室门口时,里面传出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呼,“肖根儿!你是肖根儿!”

肖根儿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眼前的人一动不动。

虽然已经人过中年,虽然头上已经白发丛生,但是那眉眼,那脸庞,无一不是当年的样子。

“小惠,你……是你吗?”肖根儿从喉咙深处发出这几个音节。

丁小惠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斥着异样的红色,她颤抖着跑了过来,在肖根儿面前停下了脚步,“不对,你不是肖根儿,你……你是他的儿子吧?你爸爸呢,他在哪儿?他还活着?”

一连串的问题让肖根儿猛然醒悟,自己的样貌和四十年前没有丝豪的变化,而四十年后的丁小惠,已经是六十多岁的阿婆了。

“如果我说我是肖根儿,你一定不会相信,对不对?”肖根儿微笑着说。

丁小惠点了点头,“是的,四十年了,他不可能象你这么年轻。”

肖根儿向办公室里面看了看,只有丁小惠一个人在。他走进去,轻轻地把门关上,拉着丁小惠满是老年斑的手,坐在椅子上说,“小惠,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就是肖根儿本人。”

丁小惠摇了摇头,“你不用骗我,这个世界上没有长生不老的人。”

肖根儿温柔地看着她,“小惠,你大腿内侧有一块蝶形胎记,对不对?”

丁小惠瞪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是她的秘密,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和她现在的男人,就只有另一个人知道,那个人就是肖根儿。

他们两个人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肖根儿虽然没有登堂入室,但是却把她的身体研究了个仔细通透。

丁小惠身子晃了晃,被肖根儿扶住,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你……你真的是肖根儿?”丁小惠眼里泪光涌动。

“是,小惠,我也没想到,我这一进去就是四十年过去了。”肖根儿的神色也落寞起来。

“你跟我走!”丁小惠拉起肖根儿就要往外走,肖根儿忙拦住她,“小惠,你在这里就太好了,我想知道我的学籍还在不在。”

丁小惠一愣,“你要它干什么?”,她随后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虽然四十年过去了,但是这四十年对于肖根儿来说,恐怕连四天都比不上,学籍对他当然重要了。

丁小惠微笑起来,“你要感谢我呢,我在学生处最大的一项任务就是保护你的学籍不被注销,因为……我相信,终究有一天,你会回来的。”,泪水终于从她苍老的脸颊上滑落。

她转过身从一大堆档案里翻出一份来递给肖根儿,“你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都在里面,你先看看,现在你想用的话,我得帮你做做功课才行。”

肖根儿感激地笑了笑,虽然当年自己心仪的女神变成了大妈,但是她的心里一直有自己的位置,这就够了。

丁小惠一如她雷厉风行的作风,打开电脑飞快地操作起来,很快肖根儿的入学时间和毕业时间都改成了和现在相应的时段,辟哩叭啦地盖好了章,把档案袋一封,递给肖根儿,“现在和四十年前不一样了,你要是找工作,自己拿着档案就行,不需要学校托管了。”

肖根儿接过自己的档案,深深地鞠了一躬,诚挚地说了声“谢谢”,丁小惠拉着他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图书馆前的长廊里,长凳仍然在,只是多了几处翻新的痕迹。

两人坐下之后,丁小惠娓娓地讲起了这四十年发生的事情。

肖根儿静静地听着,内心波澜起伏,尽多苦涩。

丁兆国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之后,性情大变,又回到了在化工厂时的样子,唯唯喏喏,遇事没有主见。很快,他的那些至亲兄弟就把他从董事长的位置上挤了下去,五年不到他就抑郁而终。这也是自从丁兆国离开秀根堂之后,丁小惠一直没有和肖根儿见面的主要原因。

肖根儿把自己关到实验室里不到半年,丁兆国失去了对特钢集团的主宰能力,丁氏兄弟几次来到秀根堂想要分红,发现肖根儿莫名其妙地消失之后,便强行收回了化工厂的土地,卖给了市里的地产商。

秀根堂的人没有肖根儿作主,地盘也没了,顿时变成了一盘散沙,没多久就各自回家了。

梅氏姐妹和郭佳刘秀等人找到丁小惠,说肖根儿并没有失踪,而是躲在实验室里,于是联合刘原,肖刚和杜子礼等人上演了一出对抗强拆的大戏,他们这些年轻人围在实验室外面,无论如何也不肯让开发商拆除那间破败的房屋。

最终开发商同意,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不动。众人强行打开紧锁的大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年轻人们失望地离开了。但是所有人都不相信肖根儿失踪了,所以在学校里一直找各种理由帮他拖延,直到毕业。

而开发商也遇到了怪异的事情,他们无论使用何种手段,也没有办法从那间实验室上铲下一块土来,最后只得把它封死了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