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因果皆有缘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2720字
  • 2022-03-12 12:47:03

不仅在她的肝脏上,连带着脾胃和肺部,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肿块,有的已经化脓腐烂,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

“艳姐,可能有点痛,你忍着点!”肖根儿催动雷丝快速地游走起来。

黎秋艳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痉挛着,她死死地咬住下唇,一声不吭。

肖根儿小心地控制着雷丝的走向,把黎秋艳被肿块包围的脏器重新修复起来。

这个过程极为漫长,也极为痛苦。肖根儿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本来已经有所补充的体力因为整晚的剧烈运动而消耗过甚,如今再次催动起来,顿觉力不从心了。

黎秋艳终于承受不住那种锥心刺骨的骨肉分离之痛,眼睛一翻晕了过去,肖根儿也在收回雷丝的刹那间力竭,一头栽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肖根儿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自己重新回到了小柳庄,回到了娘的怀抱,她的唯唯姐,三宝哥,青影,青萍,郭佳,刘秀一个个地在他身边走来走去,温暖而充实。

经历了两次生死大劫的黎秋艳,此时正托着下巴痴痴地看着这个如婴儿般熟睡的男人。

从日出到日落,他就这样睡了一整天,黎秋艳做好了饭菜,热了几次,终于还是没有舍得叫醒他。

肖根儿倒没什么别的感觉,“艳姐,他离开你,是不是和你的身体有关系?”

黎秋艳神色黯淡了下来,“应该有吧,可是我和他约定过,既然医院确诊了是恶性的,我不会花家里一分钱去治,我只要他能陪着我到最后,他都……”,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肖根儿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想见到他吗?我有办法找到他。”

黎秋艳愣了一下,脸色数变,颓然道,“算了,心都变了,见不见还有什么关系呢?”

肖根儿沉默了一会儿问,“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黎秋艳苦笑了一下说,“还能怎么办呢?他卷走了我们全部积蓄,我连下个月的房租都没有了,收拾一下,回老家去。”

肖根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问,“艳姐,我帮你把你的钱拿回来吧。”

“你能把我的钱拿回来吗?不会的,他这一辈子最爱的就是钱,那是比他的命还重要的东西。”黎秋艳摇了摇头。

肖根儿忽然问,“艳姐,你为什么要帮我?”

“什么?”黎秋艳不解地问。

“在大街上,你为什么要帮我?”

黎秋艳脸上浮现出一抹红云,“帮你?现在应该是你帮我才对了。你能冒死把一个小女孩从车轮底下救出来,然后还不讲条件不求回报,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这样的人了。”

“所以,善良的人就应该有好报才对。”肖根儿笑了笑,搂了搂黎秋艳的肩膀。

黎秋艳就势把头抵在他肩上,男人的气息让她眩晕。

“你叫什么名字?”

“肖根儿。”

“这是你的乳名吧?”

“是。”

沉默,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交流方式。

开往津江市的豪华大巴车上,车载电视里播放着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声音非常大。

“师傅,麻烦你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一点,另外把空调也调小一点,我这儿有孕妇。”坐在后排的一个中年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相貌妩媚的年轻女子高声喊道。

“好嘞!”司机答应了一声,把电视的音量调低,空调的呼呼声也小了不少。

“家明,你真好!”那女子幸福地把头靠在男人的胸前。

“你肚子里有我的宝贝,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啊?”男人一脸慈爱地抚摸着女人的脸。

“你这话是不是对老板娘也说过啊?”女子低声问。

“别跟我提那个要死的人!”男人有些不耐烦。

“你是怎么说服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啊?”女人显然对这个话题极有兴趣。

“嘿,那个傻瓜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当初我一穷二白的时候还不一样乖乖地跟我跑了。”男人得意地说。

“我才不信呢!”女人撒娇地嘟起嘴。

“实话跟你说吧,五年前她就查出来患有恶性肿瘤,我们就签了协议,她不动用我们的共同财产去治病,但是钱放她那儿我哪能放心呢,所以我就让她签了另一份协议,其实从那时候起,我们就算离婚了。”男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所以就便宜了你啊!”

“谁让你不老实的,让我怀了你的孩子,得了便宜的人是你吧?”女人不悦地说。

“好好,是我,是我!等回到老家县城里,我们买一栋大房子,重新开一个发廊,开始我们的新生活!”男人得意洋洋地说。

“好,我做老板娘,你当老板。”女人甜甜地笑着。

汽车忽然停了下来,司机喊道,“有没有想上厕所的,中间就停这一站了,下一站就是终点了,两个小时不停车。”

车上的乘客纷纷下车,男人扶着女人也向车下走。忽然一个人急匆匆地从他们身边挤了过去,“不好意思,我有急事,不好意思。”那人边说边冲了下去。

“喂,你瞎啊,没看见我这儿有孕妇吗?”男人吼道。

“赶着投胎呢?小心让车撞死你!”女人也跟着骂道。

那人仿佛没听见一样,跳下车几步就跑得没了影子。

五分钟之后,乘客们陆续返回到车上,司机站起来清点人数,“好了,人都齐了,我们走了。”

男人忽然说,“师傅,还有一个人没上来呢。”

司机说,“没有了,一共三十二人,都在这儿呢。”

女人也说,“不对,刚刚下车的时候撞我们的那个人还没上来呢。”

司机笑着说,“你们一定是看错了,从上了高速到现在,这车上一共就三十二个人,也只有三十二个座位。”,说完他启动车子,一踩油门,汽车嗡嗡了几声,慢悠悠地重新上路了。

“哎?难道是我们眼花了吗?”女人自言自语。

“不可能,他撞到我腰上,现在还疼呢。”男人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腰,忽然脸色变得一片惨白。

“怎么了?”女人问。

“糟了,我的包的不见了!”男人的手颤抖起来,在自己腰间不停地摸索着。

“你包里有什么啊?”女人也担心地问。

“别的倒没什么,我的银行卡在里面呢。”男人的声音颤抖。

女人拍了他一下说,“看把你紧张的,别人拿了你的银行卡有什么用啊,密码是你的吧?身份证是你的吧?挂失一下不就行了。”

男人松了一口气,“是啊是啊,可吓死我了,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说着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女人不高兴了,“钱是你的命根子,那我呢?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男人讪讪地边拔电话边说,“都是!都是!”

“喂,银行吗?我的卡丢了,可以挂失吗?卡号啊,我记得,是……”男人流利地说出一串数字,两分钟不到,挂失成功。

男人放下电话,“好了,这下我就放心了。”

两个小时之后,这对男女惊慌失措地出现在津江市的工商银行营业厅里。

“什么?里面只有两块五毛钱?不可能!不可能!里面明明有一百五十万的!”男人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银行工作人员把流水单递给他,“您自己看吧,这上面从来就没有过您说的那个数目。”

女人一把抢过流水单仔细地看了起来,的确没有什么一百五十万,那上面最大的一笔流水也只是二百五十块钱。

“关家明你这个王八蛋,你竟然敢骗我说你有一百多万存款!”女人把流水单撕得粉碎扔在地上,扑到男人身上又抓又咬。

“闭嘴!”男人一脚把女人踢开,蹭地站了起来,扑到柜台前,“你再帮我查查,不可能啊,我前天还查过,里面的确有一百五十万啊。”

工作人员摇了摇头,“我们的电脑记录是不会错的,而且全国联网,你在别的地方查询的结果不可能和我们的不一样。”

“不对!你们银行想讹我的钱,把钱还给我,把钱还给我!”男人疯狂地拍打着柜台上的防化玻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