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把你的记忆还给你

  • 天降雷神
  • 玉面仙狐
  • 3013字
  • 2015-05-13 05:43:30

“我们是市医院的,不是你们打的120电话吗?”杨主任怎么努力也看不清眼前这个人的面貎,除了两只眼睛一张嘴之外,全部黑乎乎一片。

“用不着你们了,赶紧离开,别让我动手啊!”郑力明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你!”杨主任的脸变成了紫猪肝色。

“来人!”郑力明转过身去大手一挥,跑过来两个消防战士,“把这些废物哄走,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说完头也不回地向火场走去。

“请你们离开!”消防战士们的态度更为恶劣,几乎是连推带踹地把这些人赶上了车。

三辆120急救车关了鸣笛,静悄悄地开走了。

“轰隆!”随着几声巨响,最先烧起来的几间厂房倒塌了,灰尘伴随着火苗冲天而起。

“撤回来!撤回来!”郑力明对着通话器大喊着。

消防员们纷纷从火场中撤了下来。

“轰隆!”又有一间厂房倒塌了。

随着三个方向的厂房全部坍塌,秀根堂周围的火墙终于消失了,只剩下南面那间最高的主厂房仍然冒着黑烟。

肖根儿面无表情地和肖防员们站在一起,目睹着一间间厂房轰然倒塌。

消防官兵们对这位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充满了感激之情,对他也格外的亲热。

“小肖子,你们这秀根堂是医院吗?”郑力明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那张脸上左一道右一道的变成了山水画。

“不算是!”肖根儿的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那间黑烟滚滚的主厂房。

“那里面有人吗?还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郑力明不解地顺着肖根儿的眼睛望过去。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有古怪。”肖根儿摇了摇头。

“根儿,我爸爸经常一个人到那里去,有时候一整天也不出来。”站在肖根儿身边的丁小惠说。

“你知道他去那里干什么吗?”肖根儿问。

“不知道,那里是他以前上班的地方。”丁小惠摇了摇头。

忽然,一辆奥迪汽车从大门外冲了进来,丝毫没有减速,直接开进了冒着黑烟的厂房里。

站在那里的人都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辆车消失在厂房中。

“根儿,是我爸!”丁小惠脸色大变,拉着肖根儿的胳膊声音颤抖着叫了起来。

“你在这儿等着我!”肖根儿拍拍她的手,箭步如飞地冲了进去。

“肖根儿!”

“小肖子!”

肖根儿已经听不见后面的叫喊声了。

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车里的丁兆国,面色狰狞地猛踩着油门,汽车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在黑乎乎的车间里横冲直撞。

再黑的空间,再快的车速,对于拥有超级眼的肖根儿来说,也根本不是问题。

他仔细观察着丁兆国的反应,在他的大脑皮层深处,无数杂乱无章的电波纵横交错,彼此缠绕。正是这些电波的存在,导致了丁兆国异常暴躁的举动。

“车门!”肖根儿在汽车经过他身边的刹那,大吼了一声。车里的丁兆国愣怔了一下,嘭的一声,车门打开了,肖根儿双手齐探,把丁兆国硬生生的从车里拉了出来。

“轰!”巨响传来,失控的汽车撞在墙壁上,在半空中翻滚了两下落地,熊熊燃烧起来。

肖根儿紧紧地握着丁兆国的手腕,把他拖到另一侧墙角。

“轰!轰!”又是两声巨响,汽车爆炸了,十几米高的厂房一角也轰然塌落。

肖根儿无暇顾及其它,一股强大的电波从他的手掌透出,沿着丁兆国的手臂迅速冲进他的大脑。

“嘭!嘭!”巨震传来,肖根儿喉头一甜,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但他仍然死死地抓着丁兆国的手腕不放。

这是他第一次被自己体内的电波反震受伤。两组截然不同的电波在丁兆国大脑中碰撞,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

肖根儿的电波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源源不断地输入到丁兆国体内,而此时的丁兆国,双目无神,表情呆滞,与木偶无异。

又是“嘭”的一声巨震,肖根儿拉着丁兆国被高高抛起,又狠狠地摔在地面上,他的鼻孔,眼睛,耳朵,嘴巴都渗出了鲜血。

意识在逐渐丧失,眼前的景物也越来越模糊。

丁兆国大脑中的电波大战也终于分出了胜负,来自肖根儿体内源源不断的强大雷丝电网把那些杂乱电波包裹起来,顺着肖根儿的手掌重新回到了他体内。

丁兆国闷哼一声倒地不起,肖根儿也扑倒在,双眼翻白,失去了知觉。

“快快!”郑力明和四个消防队员拖起昏迷中的两人向车间外狂奔。

“轰!”烟尘四起,最后一间厂房也轰然落入平地。

肖根儿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无数本不属于他的经历电影般出现在他的面前,下乡,挨饿,返城,娶妻生子,工作,下海,经商,建厂,最后一幕定格在他的全家福上,那个人是丁兆国!

他猛然惊醒,一身冷汗。

“根儿,你醒了?”四张紧张的俏脸,八只忧伤的眼睛,肖根儿终于感觉是回到了人间。

“我这是怎么了?这是在哪里?”肖根儿坐了起来。

青影拿过毛巾帮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你象个疯子似的跑去救你老丈人,要不是郑队长他们,你们两个都被埋在里面了。”

肖根儿这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尴尬地笑了笑,“姐,丁兆国呢?他怎么样?”

刘秀接口说,“他在隔壁呢,人是醒了,不过傻呆呆的谁也不认识,小惠在那边陪着他呢。”

“郑队长他们呢?走了吗?”肖根儿问。

“走了,郑队长说稍后他会让人给咱们送诊疗费过来。”青萍说。

肖根儿抬腿下床,“我去看看丁总。”

“根儿,你没事儿吧,他不要紧的。”郭佳拉住他的胳膊说。

“佳佳,我没事儿,你们放心吧。”他给了几个姑娘一个温暖的微笑,向隔壁房间走去。

丁小惠拉着丁兆国的手,泪水不断地往下流。

丁兆国是醒过来了,可是他失忆了。

“根儿,你也醒了?你没事儿吧?”丁小惠看见肖根儿进来,站起来上下打量着他。

“小惠,我没事儿,丁总怎么样了?”肖根儿来到丁兆国的床前,仔细观察。

“他……他谁也不认识了。”丁小惠又流下泪来。

肖根儿看了一会儿,面色凝重地说,“小惠,你先出去一下,我和丁总说几句话。”

“我也不能听吗?”丁小惠犹豫着问。

“是的,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肖根儿坐在床上,拉过丁兆国的手腕。

“好吧,要多久啊?”丁小惠问。

“好了我叫你,你去陪她们几个聊聊天儿。”肖根儿微笑着说。

丁小惠开门出去了,肖根儿见她把门关严后,注视着丁兆国无神的双眼缓缓地说,“丁总,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夺走你的记忆的。”

肖根儿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发现他的脑海里多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体内的雷丝电网团团包裹,但是他的思觉可以探查到里面的东西,那是另外一个人,也就是丁兆国的记忆。

而包裹在丁兆国记忆之外的杂乱电波,已经被肖根儿体内的雷丝电网吸收掉了。

肖根儿在犹豫。

他要把本就属于丁兆国的东西还给他,可是他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于他于己,都是未知数。

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把刘秀叫了过来。

“秀姐,如果一会儿你发现我和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让我们两个分开。”肖根儿小心地说。

刘秀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她对肖根儿的信任已经接近于盲目的程度。

“好,我知道了。”刘秀坐在肖根儿身边,紧张地看着他和丁兆国。

肖根儿微微闭上眼睛,驱动脑海中的那团记忆体,向丁兆国的手腕处缓缓移动。

在雷丝电网的牵引下,记忆体进入丁兆国的神经脉络。刚刚接触到那些神经网络,记忆体迅速分散,沿着大大小小的主干分支闪电般溶入到丁兆国的脑海之中。

肖根儿长出一口气,刚要收回自己的雷丝电网,忽然他发现返回的丝网中有一个小小的结点,在他的大脑中某个部位停留下来,他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丁兆国大睁的双眼忽然有了神采,他转动着头左右看了看,“谢谢你,肖根儿!”,丁兆国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

肖根儿目瞪口呆!

停留在他脑中的那个结点随着丁兆国的动作轻轻地动了动,他的脑海里迅速出现了丁兆国想要说的话,“谢谢你,肖根儿!”,而丁兆国真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是在他感觉到这一切之后的几秒钟。

我怎么会提前知道他的想法和要说的话呢?

“根儿,你怎么了?”刘秀推了他一把,肖根儿这才惊醒过来,脸色有些发白,“没事儿,我想到了别的事情。丁总,你没事儿了吧?”

丁兆国摇了摇头,翻身坐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